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離婚厲爺夫人說您有隱疾最新章節 > 第2章

第2章

一個壯漢猙獰地笑著對著她拉開拉鏈——旁邊的一個同夥似乎有些忌憚,拉了他一下。“怕什麼?你真當她是厲少夫人啊?厲慎一年來過過幾次?滬城有幾個人知道她是少夫人?你看著整個彆墅,連個鬼影都沒有。”壯漢嗤笑一聲,滿是無所忌憚。阮沉瑾口腔裡都是血腥味,是啊,她就是一個上門的劫匪都可以肆意奚落的“少夫人”。那壯漢說完,啪的一聲彈開彈簧刀,玩弄一般地挑開阮沉瑾身上的衣服。阮沉瑾看向壯漢,似乎沒力氣動了。壯漢心裡...看著那詛咒信的照片,阮沉瑾幾乎慘笑出聲。

厲慎攬著白凝星安慰的時候,她正不知好歹給他打了電話。

厲慎送白凝星去醫院的路上,她跟三名歹徒殊死搏鬥,隻給她留下了一句煩夠了沒有。

現在她們在一家醫院,他陪著她在VIP心理室,她......守著孩子死亡的通知書。

“我現在就去找這對狗男女!”安晴看不得阮沉瑾這樣的神色,騰地站起來:“白凝星拽什麼拽?大學第一次模擬複雜急救,還是你的手下敗將呢,要不是你嫁給了厲慎,哪輪得到她當醫學第一美女?你隨便出手都能把她碾成笑話,He~tui!”

阮沉瑾一把拉住了安晴,安晴力氣大得像是小牛,阮沉瑾一下被她半個身子拉出了病床:“彆去。”

阮沉瑾扯到傷口疼得眼神渙散,安晴看著阮沉瑾心疼地聲音哽咽:

“軟軟,你怎麼這麼傻?那狗男人知道照顧了厲爺爺三年的是你嗎?他知道前年他車禍快嘎了,隻有你做了移植配型準備救他嗎?還有他要去M國找白凝星厲爺爺不準,是你說願意接受人工授精,爺爺才放他走的,他都知道嗎??你比他媽對他還好,你們兩個到底是你瞎還是他瞎?”

阮沉瑾也是雙目發刺,是啊,厲慎一直都以為她嫁給他,是因為攀附厲家。

可是她嫁給厲慎是因為喜歡他啊,她喜歡他,在無人問津處苦慕了十年,斂儘尊嚴不計付出地當了他三年的妻子,可是這份喜歡,厲慎怕是連知道的興趣都沒有。

厲慎跟白凝星是郎才女貌沒錯,但是白凝星其實是私生女,可能還有其他原因,總之厲老爺子嚴詞反對。

厲老爺子的手段,當年跟厲氏交過手的豪商政客都膽寒,具體過程阮沉瑾也不清楚,但是很快白凝星出國,而厲慎在厲老爺子的安排下相親。

三年前的厲慎,還不足以任性地忤逆厲老爺子,相親連麵都沒見,就選了阮沉瑾。

阮家本來是湊人頭的,是阮家父母賄賂了厲氏管家才塞進去的名帖,阮沉瑾確實漂亮清白,也就被隨手留了下來。

沒有人知道,知道厲慎選擇的是自己的時候,她有多開心!

像是這一生所有的願望都實現了一般!

或許,那一次用光了所有運氣吧,所以這以後,阮沉瑾所有的期待都變成了笑話。

新婚夜,阮沉瑾一個人坐到天亮。

結婚三年,整個滬城沒有人知道她是厲少夫人。

現在,連人工授精纔得到的孩子都失去。

“滴滴。”阮沉瑾的手機響起,看到螢幕上的兩個字,阮沉瑾下意識地直起身體。

厲慎?

“你在哪兒?”手機裡響起了厲慎冷質微啞的聲音。

阮沉瑾還沒有回答,厲慎又說道:“熬一品紅米薏仁粥。”

紅米薏仁粥,安神消灼的。

阮沉瑾經常給厲慎熬各種粥,巴巴讓徐毅送過去,厲慎有時候倒了也有時候喝,因為阮沉瑾熬的粥確實功效非凡,厲家老爺子這些年身體越來越硬朗,跟阮沉瑾一天天煲不同節令的粥跟養生湯也有關係。

“送到聖安醫院。”阮沉瑾還沒有回答,厲慎聲音提高了點。

阮沉瑾呼吸停了一拍,手指一抖,看到白凝星發了一個微博,上麵就是一碗紅米薏仁粥。

安晴噌的跳起來要罵人了!

“今天是我們結婚三週年。”阮沉瑾按著安晴的手,說了一句牛頭不對馬嘴的話。

“你要說什麼?”厲慎聲音不耐。

“我的願望是,我們......”離婚吧。

離婚兩個字就像是阮沉瑾含在喉嚨裡的碳,她眼看要吐出來,含著血肉。

“給你卡上轉了10萬,粥趕緊送過來。”厲慎結束通話了電話。

很快,手機顯示到賬10萬,然後一個地址。

阮沉瑾欠了欠身,渾身像是大卡車碾過一樣疼,安晴立刻按住她:“你不會真的要回去煮粥吧?”

阮沉瑾開啟手機,點了一個外賣,再翻開圖冊,把圖馬賽克了一下,列印出了一份結婚證影印件,再叫了一個跑腿。

不到半小時,關於白凝星跟厲氏總裁的訊息喜提熱搜。

白凝星收到了一份外賣,但是外賣的包裝上有一張疑似厲總裁結婚證!

一開始網路上像是過年一樣,都說是厲慎跟白凝星早就隱婚拿了結婚證。

但是很快放出幾張照片,白凝星在拿到這份外賣的時候,把粥打翻了,燙了半身都是熱粥,而厲慎在幫忙處理後,接了幾個電話,很快蹙眉離開。

白凝星本來還保持著天才名媛的優雅矜貴,但是很快厲氏在官微掛出,厲慎並沒有跟白小姐隱婚。從一開始的郎才女貌,到白凝星懷疑介入厲總的婚姻,就半個小時的事。

白凝星離開醫院的時候,帶著黑色的口罩,從醫院停車場匆匆逃離,才躲過聞訊趕來的各路媒體。

“真痛快!”安晴看著不停跳出來的報道笑地拍大腿:“要不要我再送白凝星一麵錦旗,正房寬厚,大義賜粥!”

阮沉瑾開始收拾東西,她從那麼高的地方摔下,丟了孩子但是隻是右腿骨裂,還沒到打石膏的程度,要不然說賤命確實是硬。

“你還想去哪兒?不會是回去哄厲慎吧?”安晴急忙攔著:“你要回去哄那狗男人,我真把你腿打斷!”

阮沉瑾自己拔了吊針,淡淡地說:“回去離婚。”

她的結婚三週年,孩子沒了,就算送送可憐的孩子吧。起簡直就是耀眼的一幅畫,讓人挪不開眼睛。厲慎犀利寒冷的目光瞥了眼阮沉瑾,頷首:“好。”他拿起檔案掃了眼,如果阮沉瑾在拍攝期間傷害了頤養院的老人們,他將承擔大部分的責任。厲慎遲疑沒有簽字,白凝星善解人意道:“要不然我簽吧?我可以擔保沉瑾的人品。”“不必,她不配和你的名字在一起。”厲慎說完,龍飛鳳舞地寫下名字。阮沉瑾像鵪鶉似的坐在凳子上,他字字珠璣的紮著她千瘡百孔的心臟。明明她隻帶了一副銀針,結果檢查...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