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讀心:聽到小公主心聲後暴君慌了 > 第34章 等女兒成年就給她送麵首

第34章 等女兒成年就給她送麵首

��w����һ���������”�������L�����T�ޡ����T������ĕr�򣬴_����׌��ȥ���������L�Uـһ�ѡ����������ފZ�գ�������ˡ�ʧ���˾͆������ɹ��ˣ������������ϣ��p����������������������ˣ�߀Ȣ�������������Ů�ˡ���������һ�����Ƶñ������]�뵽�B�F����������֪���ˣ����㶼֪����ʲ�᣿���ʵ�ƽ�o�Ļأ����F���...官差走了過來:“二位貴人,時間到了,我們要上路了。”

許欣姝把鞭子扔回給他,瞥了一眼地上已經渾身傷口的人。

讓下人拿出一袋滿滿的銀子遞過去,官差的臉都笑爛了。

“流放路途凶險艱難,囚犯不能過得太好對吧。”

官差掂著比他一輩子月銀都多的錢袋子,直呼:“明白,明白。小的做事您放心。”

【牛逼,估計這兩人是活不到流放地了。】

抱她的許欣姝有點手抖,從小天真爛漫的大小姐估計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貝婧初很喜歡她,因為她懂得反抗。

貝婧初以前遇到過無論被怎麽虐待都不反抗,甚至深深愛著渣男的女生。

氣得她長了好幾個乳腺結節。

對於清醒的小姐姐,貝婧初就很想貼貼。

但是回去的馬車上,許欣姝的興致不高。

“兄長,你說女人為什麽成親後,就要低丈夫一等呢?”

“因為自古世道如此。”

【放屁。因為你結婚之後就住他家了,周圍都是他的家人,他的仆從。】

【但凡讓他住你家試試,還不是任你拿捏。】

許欣姝覺得公主說得很有道理,但是許家是不會讓她招贅的。

幸好,幸好她以後就是宮廷女官了,可以一輩子不用嫁人。

貝婧初乖乖的窩在許欣姝懷裏的樣子格外的可愛,尤其是又白又軟小臉蛋。

奶香奶香的小寶寶讓許蘭期直恨自己沒生個女兒。

“也不知道將來哪個混小子有這好福氣能娶到咱們公主。”

突然他像是想到什麽:“姝姝,你看我家那小子怎麽樣?”

貝婧初:【不是吧兄弟,我還是個孩子你都能想到這麽遠去了?】

許欣姝默默抱著小公主往角落縮了縮。

她覺得自己的侄子很可愛,但是他不配。

回禦書房之後,顏仲給皇帝匯報今日的見聞。

皇帝聽到暗衛的匯報,並沒有對中書令吐槽他心髒有什麽看法。

許蘭期是他皇子時的伴讀,都是一起長大的兄弟,誰不知道誰。

就是他登基後守著君臣之禮不敢再當麵冒犯。

私底下說兩句,皇帝的氣量還沒這麽小。

他對於能力強、會做事的朝廷重臣還是很寬容的。

隻要不大貪、不惹事、不造反,他都能包容。

而且皇帝想著,許蘭期生的那個兒子也挺聰明的,長大了也是個人才。

但是聽到許蘭期打著主意,想讓自己的兒子尚公主之後……

“朕的刀呢!”

這狗賊打的什麽小算盤他不知道嗎!

就他那流著鼻涕,光著屁股蛋子滿院子撒丫子跑的小烏龜王八羔子。

也配得上他美麗可愛聰慧機靈善良大方開朗活潑文靜純潔天真溫柔伶俐動人的初初?

做夢去吧!

第二天皇帝找芳妃的時候,芳妃邀他對飲。

酒是好酒,芳妃容貌雖然算不上美,隻是端莊。

但半醉半醒,桃腮泛紅之時,也很是可人。

芳妃煽情的講這杯酒的來曆:“這是妾身父親在妾身滿月時埋下的女兒紅。”

“一飲一滴皆是父親拳拳愛女之心。”

“埋著等妾身嫁人之時取出來喝,沒想到世事無常,妾身竟有幸入宮為妃。”

“這女兒紅無法在婚宴上喝到,卻有幸擺到陛下麵前,讓陛下品嚐。”

說到這裏,芳妃打趣道:“大公主才滿月不久呢,陛下也可以現在埋一壇。”

“待公主嫁人時,就是久經歲月的陳年佳釀了。”

酒過三巡,本是醉人之時,但皇帝立刻就清醒了。

埋女兒紅?埋個屁!

芳妃見著突然就站起來的男人,又是驚懼又是疑惑。

皇帝麵色沉沉,甚至咬牙切齒帶著殺意。

芳妃害怕自己是不是哪裏惹到了她,連呼吸都輕了。

老父親的殺意是對著還不知名的未來女婿的,女兒才滿月就被人提醒著她將來要嫁人。

皇帝覺得自己要心梗了,要不把適齡的男孩都鯊了吧?

不行,這太荒唐了。

那就不讓閨女嫁人?

但是清湯寡水一輩子也太委屈他的小公主了。

招贅?

其實駙馬尚主本就相當於入贅皇家。

最後皇帝一拍大腿,決定了。

等初兒成年就每年送她十二個麵首,一個月換一個。

一月是芝蘭玉樹的翩翩君子型,二月就來一身腱子肉的肌肉猛男型。

三月鮮衣怒馬少年郎,四月沉穩睿智老狐狸。

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他不信全部轟炸一輪,還能有大尾巴狼把他養大的小點心叼走!

既不用嫁人,也不會寂寞。

皇帝給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讚。及,竟然敢虐待。】【果然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美女姐姐貼貼~】把許欣姝都誇羞澀了。許欣姝把她抱進了自己的寢室裏玩,貝婧初這段時間終於體會了一把那些後宮妃子的深宮寂寞。每天都是那些熟悉的人熟悉的景物,看得都煩了。區別在於人家還能逛禦花園,她隻能看著禦書房和宣室殿的天花板一個人啃自己的胖爪子。現在換了個地方玩,貝婧初見什麽都新奇。不老實的伸著小手這裏摸摸,那裏摸摸。花瓶裏的白色山丹開得正豔,貝婧初伸著小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