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億萬盛寵:爹地,媽咪有喜! > 第1章 暗夜妖嬈

第1章 暗夜妖嬈

的結果!裴逸昌和秦嫻芬走了出來,裝出應有的端莊姿態。許雲煙看著他們,想要偽裝平靜,聲音卻在發抖:“你們竟然……”“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也沒必要瞞下去了!許雲煙,我的人是芬芬!跟你訂婚,不過是利益需要!”裴逸昌猛地抓住,將往地下室拖去。他將扔在冰冷的地上,從車子裡拿出了沉重的藥箱。開啟藥箱,從裡麵拿出一把程亮的手刀。“你要乾什麼!”許雲煙驚恐地問。手刀在的眼睛上,晃出一道冷森的,亦如他角的寒微笑。他...第1章暗夜妖嬈

火,洶湧的火,席捲著的,吞滅著的意誌。流竄的暗,宛如驚濤駭浪,一波一波地沖刷著。

“救我……誰能救我……”無助呢喃。

影影綽綽中,隻看到一抹寒意闖房間。就像是乾涸的魚,癡狂地纏了上去。

在春中盛放,約隻能看見男人的汗珠。

“啊!”

好痛!

許雲煙尖著睜開眼睛,著窗外熾烈的,下意識地輕自己高隆的腹部。

又夢到了那一晚的沉淪,痛楚綻放出靡麗玫瑰!

穿好服,慢慢地走到外麵。

無意中轉到假山後麵,卻突然聽到,旖旎的聲音從後麵傳來。

正準備離開,卻響起男人的聲音:“芬芬,你真夠味兒!”

聽到這個聲音,如遭雷擊,呆立當場!

男人竟然是剛訂婚的未婚夫裴逸昌!而至於芬芬——

是的小媽秦嫻芬!

“芬芬,放開點!咱們又不是頭一回!怕什麼!”

“逸昌,許雲煙那個丫頭知道了怎麼辦?”

“許雲煙才剛大學畢業就懷了別人的野種,我沒有捅出去,已經很對得起!”

‘轟’的一聲,假山外麵的許雲煙如同五雷滅頂,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說什麼?懷的是別人的孩子?竟然以為——那是他那晚沖的結果!

裴逸昌和秦嫻芬走了出來,裝出應有的端莊姿態。

許雲煙看著他們,想要偽裝平靜,聲音卻在發抖:“你們竟然……”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也沒必要瞞下去了!許雲煙,我的人是芬芬!跟你訂婚,不過是利益需要!”

裴逸昌猛地抓住,將往地下室拖去。

他將扔在冰冷的地上,從車子裡拿出了沉重的藥箱。

開啟藥箱,從裡麵拿出一把程亮的手刀。

“你要乾什麼!”許雲煙驚恐地問。

手刀在的眼睛上,晃出一道冷森的,亦如他角的寒微笑。

他慢條斯理地拭著手刀,秦嫻芬回答了的問題:“取出你腹中的胎兒,用它來挽救我的親生兒!”

秦嫻芬說的親生兒,是許雲煙同父異母的妹妹秦汐玉。從小不好,一直依賴藥勉強保命。

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說法,說是至親的臍帶,可以當作藥引,給的兒治病。為了救的兒,也為了奪得許雲煙的份,所以八個月前,與裴逸昌合謀,在許雲煙的酒裡加了料!

許雲煙很快就明白過來,徹骨寒涼攀上了的。

手刀在的上逡巡,就像是在刻畫的廓。最終,停在了的肚子上。

抓住他的手臂,痛苦地哀求:“求你……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

裴逸昌冷笑著說:“本來想對你仁慈一些,你竟然為這個野種求!既然這樣,就別怪我殘忍!”

話音未落,手刀毫不留地劃破了的肚皮!

“啊!”淒厲地尖起來。

鮮噴濺,他如同地獄惡鬼,而在鬼門徘徊,萬劫不復!

偏偏,他還在用他殘忍的笑意,給致命一擊:“知道嗎?今天出門之前,我將你懷孕的真相告訴了你的媽媽,沒有想到,所謂的乖兒竟然如此放,一氣之下就住進了醫院!這個時間,我派去的人應該已經得手了!”

說話間,他的手機響了,他將手機遞到的麵前,眼睛裡閃過詭譎的:“你們一起死,黃泉路上也不寂寞!財產,就都是我們的了!”

許雲煙看著手機裡的照片,隻見母親躺在泊裡,了無生息。

睜著一雙空的眼睛,絕地大哭起來。

撕心裂肺的搐中,昏迷過去。

渾渾噩噩中,恍惚聽到嬰兒的哭聲。

還有一道男人清朗的聲音:“雲煙!雲煙!”

青梅竹馬的玩伴寧如風來救了,還有邊氣息奄奄的嬰兒。

“撐住,我帶你走!”

接著,許雲煙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

億萬盛寵:爹地,媽咪有喜!治病。為了救的兒,也為了奪得許雲煙的份,所以八個月前,與裴逸昌合謀,在許雲煙的酒裡加了料!許雲煙很快就明白過來,徹骨寒涼攀上了的。手刀在的上逡巡,就像是在刻畫的廓。最終,停在了的肚子上。抓住他的手臂,痛苦地哀求:“求你……求你不要傷害我的孩子……你想要什麼……我都給你……”裴逸昌冷笑著說:“本來想對你仁慈一些,你竟然為這個野種求!既然這樣,就別怪我殘忍!”話音未落,手刀毫不留地劃破了的肚皮!“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