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欲愛美嬌娘 > 第一章 變了味的黃瓜

第一章 變了味的黃瓜

接著就悶悶的點了點頭,推開門走了進去,滿臉傻笑的看著李翠花:“嘿嘿,翠花嫂子,你讓俺幫你啥忙啊?”“你……你先把門關上,這件事啊,可不能讓別人知道。”李翠花用一種哄小孩子的口吻對李向說到。馬向乖乖的關上了門,這才問李翠花到底幫啥忙。李翠花猶豫了一下,慢慢的掀開了蓋在上的被子。一張俏臉之上掛滿了的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張開的雙中間的那條隙。直到這一刻馬向才發現一斷了的黃瓜,正在那隙的深,若若...火辣辣的太高高的掛在空中,雖說已經是九月份了,但是秋老虎帶來的炎熱卻讓人有些不了。

馬向拿著一籮筐的芋頭出了門,朝著隔壁李翠花家走去。

哪知道他走到李翠花的院子裡麵,卻聽到屋裡傳來了一種十分古怪的聲。

他當下有些疑,以為李翠花生病了,就走到了院子裡麵去一探究竟。

卻見到東邊的房間門是開著的,李翠花正躺在床上,上的釦子已經解開了大半,大片大片白花花的皮在外麵,頭發散,眼如,高高的鼻尖上還帶著些許的汗珠。

更讓馬向覺奇怪的是,李翠花的一隻手,正進被子裡麵,旁邊放著半帶著水的黃瓜。

此時的李翠花正好看到從外麵投進來的一道人影,當下心中就是一驚。

但等看清楚窗外站著的是馬向的時候,也就釋然了。

馬向是村裡出了名的傻子,一個傻子就算是看了自己子又能咋滴?何不如找這個傻子幫個忙?

李翠花正因為那半斷在裡麵的黃瓜而束手無策呢,正好見到了馬向,就趕的招手說到:“向啊,快進來,幫嫂子一個忙。”

是這麼尋思的,反正馬向腦袋不靈,就算是讓他看了自己的子,了自己的那地方,也不會傳出去,反正啥都不懂。

可若是要讓醫生來取的話,那傳出去多難為啊。

馬向一愣,接著就悶悶的點了點頭,推開門走了進去,滿臉傻笑的看著李翠花:“嘿嘿,翠花嫂子,你讓俺幫你啥忙啊?”

“你……你先把門關上,這件事啊,可不能讓別人知道。”李翠花用一種哄小孩子的口吻對李向說到。

馬向乖乖的關上了門,這才問李翠花到底幫啥忙。

李翠花猶豫了一下,慢慢的掀開了蓋在上的被子。一張俏臉之上掛滿了的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指了指自己張開的雙中間的那條隙。

直到這一刻馬向才發現一斷了的黃瓜,正在那隙的深,若若現。

“那俺就用手給你拽出來吧。”馬向捲起袖子,傻笑了兩聲之後,出的手指,緩緩的探進了那潤的隙之中。

“啊……”李翠花不住的了一聲,下麵不由自主的了一些,一張一合的,好似是一張。

“嫂子你咋了?是不是很疼啊?俺輕點。”馬向甕聲甕氣的說著,了額頭上的汗,眼珠子死死的盯著那一張一合的小裡麵的半截黃瓜,三手指再次的深了一些。

“嗯哼……別,別往裡麵去了。”李翠花全一,控製不住的出了聲。

……

五分鐘後,李翠花渾癱的躺在床上,床單上已經是噠噠的一片。

馬向看著手裡那半的黃瓜,就了:“嘿嘿,翠花嫂子,這黃瓜,能給俺吃嗎?”

“啊?不……不能吃……”

一聽到這話,李翠花的臉噌的一下就紅了,趕出聲阻止。

但終究還是遲了一步,馬向一邊咀嚼著黃瓜,一邊皺眉道:“這黃瓜,咋有子的怪味呢?是不是放時間長了?”

李翠花對此也隻有苦笑一聲,索不再解釋。心說這個馬向長得倒是不賴,人也結實,就是腦袋不好,可惜了。

馬向吃完了這半,又拿起了桌子上的半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李翠花懶得去阻止,反正剛才那從自己裡麵拿出來的他都吃了,這半也就是沾著點水,也沒啥。

“向啊,你走吧,今天的這件事可不能到的跟別人說啊,否則的話,我撕爛你的。”

可不敢讓一個男人在自己的房間裡麵待太久,不然回頭被自己男人發現可麻煩了。

“那,沒事俺就先走了,下次要是還有這種黃瓜的話,記得給俺留著啊。”馬向抹了抹,就轉準備離開李翠花的房間。

哪知道這個時候,門外卻傳來了腳步聲。李翠花當下心中一驚,知道是丈夫劉國回來了!

“傻子,別出去,回來。”眼看著馬向要開門,李翠花趕低了聲音喊了一句。

馬向有些木訥的轉過了子:“咋了嫂子?還有黃瓜嗎?”

李翠花是心如麻,急的滿臉都是汗。若是被自己丈夫看到別的男人在自己的房間,而且自己下麵還沒穿子,這跳進黃河都洗不清啊。

可此時門外的劉國已經是等的不耐煩了,用力的砸門:“翠花,幹啥呢?開門!”

李翠花已經完全的懵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而馬向則主的說:“嫂子,你要是不方便的話,要不然俺去給大哥開門吧。”

“不要……”李翠花趕的說:“傻子,你聽話,別去開門,若是你哥見到你在俺房間的話會把你打死的。你爬到嫂子床上來,躲在被窩裡,別。”李翠花說完就一把掀開了被子,也不管自己下麵什麼都沒穿了。

“哦……俺知道了,你是想要俺跟大哥玩捉迷藏吧?”馬向傻歸傻,但是也怕大哥的拳頭,當下就趕的鑽進了嫂子的被窩。

李翠花趕的拉住了被子,將馬向蓋子了被窩裡。

可被子裡麵藏著兩個人,那隆起的高度明顯的不對。李翠花索直接用自己的大著他的腦袋,雙隆起,讓被子看上去尋常一些。

外麵的李國喊了兩嗓子見到沒人開門以為李翠花不在,就自己拿出鑰匙開門走了進去。

李翠花的反應也夠快的,趕說:“剛才……剛才俺睡著了,剛想著去給你開門來著。”

“是嗎?你的臉咋這麼紅?”劉國見到李翠花的臉發紅,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李翠花的心裡就是咯噔一下,慌忙的轉移了話題:“那啥,這不是剛睡醒嘛。對了,今天你咋回來這麼早?不在外麵打牌?”

一提到這個,劉國就有些惱火的撓了撓頭:“這不是手氣不好,輸了,回家拿點錢。”

劉國是村裡出了名的賭徒,平時不著四六的,隻要是有錢就會去賭。

“國,咱別再賭了不?家裡實在是沒錢了。”李翠花幾乎是用央求的語氣對劉國說。

劉國哪裡肯放棄,開始在房間裡麵翻箱倒櫃的找錢。

隻是翻找了一會兒也沒找到,因為家裡真的是沒錢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躲在被窩裡麵的馬向可不住了。

本來天氣就十分的炎熱,又被悶在被窩裡麵,他本想著出來口氣,可沒想剛就被李翠花用雙給了下去。

馬向給的實在是難,雖然李翠花的雙很溜,可實在是不過氣了。

他下意識的出了舌頭,好像是一條死狗一般的口氣。

“嗯……”李翠花就覺一條溜溜的東西了自己大側一下,不住的發出了一聲的、,隻覺渾的力氣都沒了。

正因為沒找到錢而惱火的劉國正氣憤呢,突然的就聽到李翠花傳出了一聲無比的聲。

這一聲異常的聲,瞬間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到了床邊,眼睛上下的打量著李翠花,沉聲問道:“翠花,你咋了?”

可憐的馬向本不知道外麵的況,的更加劇烈了。

李翠花敏的部位不斷的被馬向給著,更是不安的扭了起來。

可現在劉國正看著自己呢,所以也不敢表現的太大,就一邊扭著一邊綿無力的說:“沒……沒事,就是有些不舒服。”

“不舒服?不舒服就撐著,家裡沒錢看病了。”劉國冷哼一聲,眼睛就注意到了李翠花上蓋著的被子。

他也不是傻子,這大熱天的,了還嫌不涼快呢,誰還會蓋被子睡覺?

“你被窩裡藏著什麼呢?”劉國狐疑的看著李翠花,越看越覺被窩裡麵像有貓膩。

“娘們,是不是背著俺男人?”說完這句話,也不等李翠花解釋,劉國直接一把掀開了被子!懵了,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而馬向則主的說:“嫂子,你要是不方便的話,要不然俺去給大哥開門吧。”“不要……”李翠花趕的說:“傻子,你聽話,別去開門,若是你哥見到你在俺房間的話會把你打死的。你爬到嫂子床上來,躲在被窩裡,別。”李翠花說完就一把掀開了被子,也不管自己下麵什麼都沒穿了。“哦……俺知道了,你是想要俺跟大哥玩捉迷藏吧?”馬向傻歸傻,但是也怕大哥的拳頭,當下就趕的鑽進了嫂子的被窩。李翠花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