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重生之農女要逆襲 > 第1章逃跑

第1章逃跑

,接著就是一道陌生又焦急的聲在喚道:「秀,秀」沒等木秀回過神來,那道聲又在頭上響了起來,隻是這聲音聽起來十分的虛弱。「秀,你沒事吧?秀!快過來!」木秀抬起了頭此時的姿勢正在與大地進行著親的接首先映眼中的就是一個用泥土堆出來的土炕,看起來非常的破舊不堪,土炕上現在正半坐著一個麵蒼白,頭髮淩,額前都是汗水的枯瘦人。木秀隻是瞄了一眼,就肯定,這個人,從來沒有見過。隻是怎麼知道的名字呢?還不等木秀開口詢問...「哇哇哇哇」木秀是被一陣嬰兒的啼哭聲吵醒的,當睜開眼睛,強烈的疼痛讓不由手向散發痛意的額頭。

「嘶,好疼。」木秀倒吸一口涼氣,竟然控到了一個比蛋還要大的包,還在迷迷糊糊時,接著就是一道陌生又焦急的聲在喚道:「秀,秀」

沒等木秀回過神來,那道聲又在頭上響了起來,隻是這聲音聽起來十分的虛弱。

「秀,你沒事吧?秀!快過來!」

木秀抬起了頭此時的姿勢正在與大地進行著親的接

首先映眼中的就是一個用泥土堆出來的土炕,看起來非常的破舊不堪,土炕上現在正半坐著一個麵蒼白,頭髮淩,額前都是汗水的枯瘦人。

木秀隻是瞄了一眼,就肯定,這個人,從來沒有見過。

隻是怎麼知道的名字呢?還不等木秀開口詢問,人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秀,來娘這裡,快抱著小囡囡找個地方躲起來,快去,秀,你妹妹能不能活下去全指你了。」周水蓮目急切的落在木秀上,語調中帶著一慌。

剛才木秀一進門就摔倒在地,喚了幾聲,都不見有靜,周水蓮拖著虛弱的剛挪到炕邊,木秀就醒了,周水蓮這才微微放下心。

隻是眼下週水蓮顧不得去安頭上頂著一個大包的木秀,因為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一個裹著件都看不清楚的破服的嬰兒,被周水蓮抱著朝木秀的方向遞了過來。

娘??妹妹??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木秀大腦一片空白,但是卻不由自主的從地上爬起來,手去接過了那個嬰兒,周水蓮剛鬆手,木秀便覺得手中一沉,險些就要將嬰兒給摔落在地上了。

這個嬰兒這麼沉?木秀一時間沒有準備,整個上都前傾過去,差點就被的撒開手。

不會吧!木秀低頭看了看懷裡的嬰兒,舊服裡包著的嬰兒不著寸縷,瘦弱的可憐,渾沒有幾兩。

隻是,隨著視線的轉移,木秀猛然瞪大了眼睛,視線落在了抱著嬰兒的雙臂,那還手臂嗎?分明就是兩隻裹著一層皮的骨頭。

更讓覺得荒謬的是,這竟然是的手臂!什麼時候這麼瘦弱了?這到底怎麼一回事?!

「秀,都是娘不好,讓你摔這麼狠,你趕帶著小囡囡先藏起來,等你爹到家了你們再回來,快走,快點!」床上剛生產完的人說完這段話後,焦急加上勞累,眼皮一翻,竟然暈了過去。

木秀抱著嬰兒,目瞪口呆,這是在做夢吧,對,一定是在做夢。

可是很快後窗傳來一道尖銳的聲,提醒,這不是做夢。

「娘,我剛才就聽到有孩子的哭聲,該不是老二家生了吧?」

「怎麼可能,這生孩子能不疼?」另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娘,老二家的這都生了幾個丫頭了,再生可不就是跟下蛋一樣簡單了,咱們還是去瞧瞧吧,免得二叔回來了怪咱們。」

「他敢!」蒼老的聲帶了些淩厲。

「娘,咱去看看吧,別讓又是生個賠錢貨,嚇得不敢吱聲了。」尖銳聲說出這句話時,口氣裡約帶了些幸災樂禍。

「玉梅,你說的對,要真生了,還是個丫頭的話,得趕溺死了,家裡可沒有多餘的糧食再給怪胎治病了。」

話音落下,木秀就聽到倆人的腳步聲從後向前的朝著這邊房門走來了。

木秀正在驚訝,這都什麼年代了,還有重男輕的思想,另外殺人不犯法嗎?瞭床上昏過去的人,眼下什麼況都不知道,但是聽那兩個人說話就不像是好人,還是先聽的,畢竟這當孃的,總不會坑自己的孩子吧,於是木秀抱著孩子就朝門口跑去。

就在木秀剛跑到大門口時,還不忘記朝後麵看了一眼,隻見兩個人的影就從屋後邊轉到了房門前,們並沒有發現已經抱著孩子離開的木秀,而是徑直朝著屋裡走去。

不多時,屋裡就響起了兩道尖聲。

木秀摟懷中的嬰兒,衝出大門,四下張一番,就順著不遠的小路向前跑去,這樣就算是不認識路,等天黑了,也能順著原路溜過去看看那人口中說的爹回去沒。

好不容易走出小路,木秀著氣,蹲在地上,實在是走不了。

木秀一邊氣籲籲,一邊打量著四周,發現前邊不遠有一座了半邊房頂的破草房。

這樣破爛的房子,肯定早就沒人住了吧,木秀深吸一口氣,站了起來,晃晃悠悠的向房子走去,先躲在這破草房裡,等到天黑再說吧。

木秀推開破舊不堪的門,寂靜中忽然傳來「吱呀」一聲,嚇了木秀一跳,原來這是門發出來的聲音。

木秀定了定心神,頭慢慢進去一點,往裡麵看了看,屋倒是和外麵不一樣,裡麵乾淨的,現在是大中午,明亮的順著屋頂殘缺的地方照進屋,驅散了木秀心中的那恐懼。

還好有,不然讓木秀在這種房子裡待著,還是有些害怕,這會兒,木秀很累,腳步很沉,頭上傳來悶悶的疼痛。

木秀也顧不著去想為什麼這樣破舊的房子裡,屋裡不僅整潔,而且還有生活用品現在隻想休息。

木秀抱著嬰兒著氣走進屋裡,先把嬰兒輕輕放在屋中鋪的整齊的床上,又轉將破門掩了掩。

直到這時,木秀才鬆了口氣,看了看床上躺著的嬰兒,隻見嬰兒那張皺的臉上,眼睛閉著,悄無聲息。

在木秀的認知中,嬰兒是一種哭鬧不止的生,怎麼這樣安靜,該不會是木秀抖的手指慢慢湊到嬰兒的鼻子下端,等到到那微弱的氣息後,這才鬆了一口氣,原來嬰兒隻是睡著了。

木秀坐在床邊,好一會兒才緩過勁兒,終於有時間開始思考,我是誰,我在哪裡,我在做什麼生孩子能不疼?」另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娘,老二家的這都生了幾個丫頭了,再生可不就是跟下蛋一樣簡單了,咱們還是去瞧瞧吧,免得二叔回來了怪咱們。」「他敢!」蒼老的聲帶了些淩厲。「娘,咱去看看吧,別讓又是生個賠錢貨,嚇得不敢吱聲了。」尖銳聲說出這句話時,口氣裡約帶了些幸災樂禍。「玉梅,你說的對,要真生了,還是個丫頭的話,得趕溺死了,家裡可沒有多餘的糧食再給怪胎治病了。」話音落下,木秀就聽到倆人的腳步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