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我和軟萌女友的戀愛日常 > 第1章 意外重生

第1章 意外重生

口。這是要做什麽?葉凡扭過頭,禮貌地點頭示意。“老師,我們走吧。”“……”教室中的所有學生,不由淩在風中。包括龐建文自己。這年頭,竟然有人上趕著被開除?瘋了!!!-校長辦公室。葉凡和龐文建形了鮮明的對比。一個平淡如水,一個火冒三丈。滿頭銀發,白鬍掛頷的王茂民,頗為頭疼著太。“龐老師,學生上課睡覺不至於開除吧?”“當然至於!”“校長,你今一定要開除葉凡,單是這個月,上課睡覺,逃課上網,遲到,打架;他...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什麽?

錢?

權?

都不是,最重要的就是人。

親人,人——

帝都,中心醫院。

“葉凡,我喜歡你…一直喜歡你…我不想死……不想離開你;倘若有來生,你娶我好不好……”

“滴滴——”

搶救室裏,一陣刺耳的儀聲響起。

著搶救臺上徹底失去脈搏的寧希,葉凡的淚水奪眶而出。

三年前,母親病危去世時,他恰巧在國外進行商業談判,當他收到母親去世的訊息時,彷彿整個世界都變了黑。

而寧希,就是他黑暗世界中的唯一明。

三年的心陪伴,讓他喜歡上了這個單純可、善良的孩。

葉凡不敢對寧希坦心扉,害怕被拒絕以後,連普通朋友都沒得做。

直到今才知道,原來寧希也喜歡自己……

都喜歡這種東西一旦存在,捂住,也會從眼睛裏跑出來。

可他卻跟個木頭一樣,對寧希出的意渾然不覺。

無邊的懊悔襲來……

過往的一點一滴,形一組組畫麵,浮上葉凡心頭。

“哥,涼了記得加服。”

“哥,你不知道熬夜傷嗎?現在,立刻馬上;回家睡覺!”

“哥,我今的服漂亮嗎?”

葉凡恨!

恨自己是個木頭!!

恨自己沒有早點發現!!!

寧希喜歡了他那麽久,連一個答案也沒等到……

世界上最可悲的事,莫過於如此。

可悲,可憐,可惜——

半個時前,兩人在商業談判的途中,車子出現問題。

剛下車,一輛大貨車就朝著兩人衝了過來。

千鈞一發之際,寧希不顧一切地把葉凡推開,那的卻被狠狠撞飛……

寧希逝去前的那番話,無休止地在葉凡耳邊重複響起

無助,悔恨,痛苦;這些緒徹底擊垮了他,心中再無對世間的留。

葉凡巍巍地走到搶救臺前,著寧希的臉,眼中深如同漩渦一般。

“希,我來陪你,等我!”

話落,葉凡躺在寧希旁,握住失去溫度的手,另一隻手拿起臺上的手刀,毫不猶豫地紮進了自己心口。

眨眼間,意識便被無盡的黑暗吞沒。

…………

“故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誌,勞其筋骨,其,空乏其,行拂其所為,所以心忍,曾益其所不能……”

葉凡被一陣朗讀聲吵醒,渾渾噩噩的意識緩緩回歸。

腦中陣陣刺痛傳來,讓他不倒吸了口冷氣。

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為什麽還有痛?

他費力地睜開眼,眼的是一張被歲月侵蝕的臉,皺紋遍佈,彷彿在述著蹉跎年華。

龐文建雙眼微瞇,咬牙切齒地問道:“睡得香不香?”

“還行。”

葉凡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哈哈——”

教室中的朗讀聲戛然而止,學生們一陣鬨笑。

“葉凡!”

龐文建沉著臉,右手在桌麵上得嘭嘭作響,恨鐵不鋼地看著葉凡。

“知道現在是什麽時候嗎?高三!”

“逃課上網,打架鬥毆,上課睡覺,樣樣俱全!!”

“你、你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麵對龐文建的訓斥,葉凡置之未聞。

他的目在教室裏四打量,當看到門口牆上那本破舊的日曆時,瞳孔劇烈收,整個人不自地微微抖。

010年月18號?

這是…自己十七歲那一年?

一張張悉的麵孔,充滿回憶的高三教室……

這一切讓葉凡尚有些迷糊的意識,終於徹底清醒。

他,重生了!

重生到了十年前,也就是他上高三的這一年!!

荒誕,離奇,難以置信!!!

這些緒在葉凡心頭劃過,接著,無邊的狂喜接踵而至。

自己重生到了十年前,也就意味著能見到十年前的寧希。

他和寧希是在015年相識,現在這個時間點,距離他和寧希第一次見麵,還有五年的時間。

失去一切。

一切又可以重來……

不親經曆,很難理解其中滋味。

“你聾了嗎?”

見葉凡不話,龐文建氣得拍了一下桌子,臉鐵青道,“現在跟我去校長辦公室,準備收拾收拾東西滾蛋,你這個毒瘤!”

“看什麽看,都給我好好上自習!”

不學生了脖子,正襟危坐,生怕這座移的火山盯上自己。

葉凡回神,眼神如夜空一樣深邃、神。

既然上給了他從頭再來的機會,那麽這一世,他要去尋找自己的孩,用生命來守護!

可葉凡表現越風輕雲淡,龐文建就越生氣。

在他看來,葉凡是故意在挑釁自己班主任的權威。

一時間,他臉上呈現褐紅,憤怒道:“你等著被開除吧!”

在幾十道目的注視下,葉凡起走到教室門口。

這是要做什麽?

葉凡扭過頭,禮貌地點頭示意。

“老師,我們走吧。”

“……”

教室中的所有學生,不由淩在風中。

包括龐建文自己。

這年頭,竟然有人上趕著被開除?

瘋了!!!

-

校長辦公室。

葉凡和龐文建形了鮮明的對比。

一個平淡如水,一個火冒三丈。

滿頭銀發,白鬍掛頷的王茂民,頗為頭疼著太。

“龐老師,學生上課睡覺不至於開除吧?”

“當然至於!”

“校長,你今一定要開除葉凡,單是這個月,上課睡覺,逃課上網,遲到,打架;他一個都沒落下。”

“據教務統計,這個月,葉凡一共被記兩次過,三次警告;按照校規,三次警告算一次過,三次過算一次大過,而被記大過的學生則直接開除。”

龐文建激言相勸。

“不能開除!”

一個中年人風風火火地走進了辦公室,歲月在臉上留下淡淡痕跡,依然能看出年輕時一定是個人胚子。

看清人相貌以後,葉凡的眼睛瞬間紅了起來,大步走到人麵前地抱住了,艱難地扯了一下。

“媽……”

葉嫻愣在了原地。

記憶中,自從改嫁以後,兒子就再也沒有抱過自己。

改嫁的事,讓和兒子之間產生了一道深如塹的壑。

“沒事。”

葉嫻輕拍了一下兒子的後背,目放在了王茂年上,臉上盡顯焦急。

“王校長,無論凡犯了什麽錯,都不能開除啊!”

“如果連學校都放棄了他,那這孩子以後怎麽辦?”

王茂年眼角瞥了一眼龐文建,微微一歎,“葉士,你先別著急。”

“怎麽能不著急,這……”

“媽。”

葉凡開口打斷,神波瀾不驚,平靜道:“於於理,學校都有權開除我。”

葉慧嫻張了張,難以置信看著麵前的兒子,滿臉錯愕。

“凡,你…你知道自己在什麽嗎?”

“知道。”

過窗,葉凡的目不知飄向了何方,角微微揚起。

“媽,我要轉學!”然而止,學生們一陣鬨笑。“葉凡!”龐文建沉著臉,右手在桌麵上得嘭嘭作響,恨鐵不鋼地看著葉凡。“知道現在是什麽時候嗎?高三!”“逃課上網,打架鬥毆,上課睡覺,樣樣俱全!!”“你、你真是…孺子不可教也!!!”麵對龐文建的訓斥,葉凡置之未聞。他的目在教室裏四打量,當看到門口牆上那本破舊的日曆時,瞳孔劇烈收,整個人不自地微微抖。010年月18號?這是…自己十七歲那一年?一張張悉的麵孔,充滿回憶的高三教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