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性運 > 第1章 :絕望

第1章 :絕望

不過這一刻,覺得有些寒冷。哀怨的甩去一記白眼之後,蘇羽暗歎糟糕。雷昊天不喜歡人在麵前撒。在雷昊天麵前,你可以表現的很妖,也可以表現的很,但是就是不能表現的很自我。簡單來說,在他麵前,你隻是一個人,隻是一個暖床工。不管什麼都要以他為中心,按照他的規矩來。而人不能有自己任何的不滿和自的緒外。這就是他變態的地方!給這樣的變態做了三年的婦,蘇羽自己都佩服自己如今沒有人格分裂。不過想歸想,恨過很,在自己沒有...紐約的夜晚總是那麼絢麗多彩。時至午夜,正是青年男們糜爛的開始,可是雷昊天卻一反常態的坐在電腦前看著這個月的報表,毫沒有要走的意思。

蘇羽坐立不安的來回走著,明的質睡下,旖旎的風若若現。

居然沒有穿!

雷昊天不聲的看了一眼,薄薄的微微揚起,嚨嚥下一口唾,眼眸蓄滿了之火。

他,依然穩穩的坐在那裡,等待著蘇羽的下一步行。

蘇羽懊惱的看著雷昊天對自己的引無於衷,柳眉微微皺起,心裡有小小的慌張。

他從來不會在這裡留宿。每當午夜過後,他都會駕車離去。今天為何還沒有走?是不是他察覺到了什麼?

一想到這裡,蘇羽覺得後背冷汗涔涔。

沒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搞出什麼花樣。

在國,雷昊天就是天!在整個商界裡,他就是高高在上的王者,沒人敢去挑戰他的威嚴!

可是,蘇羽為了複仇,不得不逃離他的邊。一想到這裡,的心髒微微的有些刺痛。可是那濃濃的不安讓忽略了這種覺,握著拳頭的小手已經滲出了汗珠。

雷昊天擁有一頭褐的自然捲發。菱角分明的臉上劍眉高挑。湛藍的眼眸像一潭**,令人沉迷在其中不可自拔。高的鼻梁宛如刀刻,薄薄的帶著一緋紅,卻也彰顯出他的無。這樣俊的一個混兒,真真是個妖孽,可是他的冷冽很絕卻像極了地獄裡的撒旦。

蘇羽在他邊三年。他的鐵手腕和負心薄令寒心。隻是不明白,為什麼三年期滿了,他還不放自己離開。

想起自己這三年來的屈辱生活,蘇羽就忍不住痛恨。即使眼前的妖孽長得再俊,都依然掩飾不了他骨子裡的冷。

想到自己逃離後被他發現的下場,蘇羽忽然覺得恐懼。周遭的溫度好像在瞬間下降了不,在外的已經泛起了一層皮疙瘩。

輕輕的環住自己,蜷在床邊想著自己今晚的逃離計劃。

雷昊天冷眼看著蘇羽的無助,眼眸裡的溫一閃而過,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狠。

“怎麼?你不是要引我的麼?我沒看到績。三年來,我隻教會了你這些麼?”

雷昊天的嗓音帶有磁,特別是他刻意低嗓音說話的時候,總是帶著一令人無法拒絕的力。蘇羽曾經想過,他是不是聲音裡帶著魔力,總能輕而易舉的牽引住人的心神。

不過這一刻,覺得有些寒冷。

哀怨的甩去一記白眼之後,蘇羽暗歎糟糕。雷昊天不喜歡人在麵前撒。

在雷昊天麵前,你可以表現的很妖,也可以表現的很,但是就是不能表現的很自我。簡單來說,在他麵前,你隻是一個人,隻是一個暖床工。不管什麼都要以他為中心,按照他的規矩來。而人不能有自己任何的不滿和自的緒外。

這就是他變態的地方!

給這樣的變態做了三年的婦,蘇羽自己都佩服自己如今沒有人格分裂。

不過想歸想,恨過很,在自己沒有足夠能力對抗雷昊天的前提下,蘇羽隻能默默承著他帶給自己的屈辱。

雷昊天的心在那記白眼之後居然有些悸。一向不喜歡的不聽話,卻在今夜有些想放任的心。

“嗯?”

尾音拖得很長。湛藍的眼眸已經有些發暗。蘇羽知道,這是他發怒的前兆。他的眼睛總能輕易的出賣他的緒。

“哎呦,人家冷嘛!”

蘇羽立刻換上一副諂的笑臉,心裡卻鄙視自己不下千次。

雷昊天怎麼會不明白心裡所想,隻是捕獵的過程他很。

“過來!”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卻總能讓蘇羽渾栗,驚恐連連。

下自己的不安,蘇羽起,扭著腰肢,風萬種的走向渾罩著危險氣息的雷昊天。

“你今晚不走了嗎?”

蘇羽有意無意的挲著自己前的,惹得雷昊天嚨滾,眼眸愈發的暗了幾分。

“今夜,我留下!”

一句話將蘇羽的計劃扼死在腹中。

蘇羽的臉部表有些僵,心裡早就罵遍了他的八輩祖宗,卻在想到自己現在的境時,微微有些栗。隨即笑得更加燦爛。隻能改變計劃,暫時安眼前這隻被挑起的狼。

雷昊天心裡冷笑。蘇羽那一瞬間的呆滯毫沒有逃過的眼睛。想起居然敢串通別人逃離自己邊,一無名火從心口蹦出,不斷的延到四肢百骸。

忽然察覺到雷昊天的緒波,蘇羽的眼皮劇烈的跳著。

他,不會知道了什麼吧?

“昊天,你確定你不走了?”

蘇羽繞道雷昊天背後,纖細的小手像蛇一樣進他的襯衫,在他前遊走。

喜歡在背後取悅他,這樣,雷昊天看不到的眼睛,猜不的心思。三年來,他教會了很多東西,比如偽裝。

雷昊天一把拽過蘇羽,將抱在自己大上坐好。那若若現的紅櫻桃,在在的挑戰著他的自製力。

“蘇羽,你為什麼就不能安分一點?”

雷昊天的語氣有些惋惜。在蘇羽還沒來得及消化他的話時,雷昊天已經扯開明的睡,張含住了前的突起。

渾一陣戰栗。蘇羽閉上眼睛著雷昊天帶給自己的快。有時候很厭惡自己,明明被迫留在了他的邊,可是他卻總能輕易的挑起的之火。

有些嘲笑自己,在雷昊天的**下,已經學會坦然的去麵對自己的了。

雷昊天非常滿意蘇羽的表。修長的手指劃過的大部,直接沒進了的。

“啊!”

蘇羽不自覺的出聲。子一下子好像無力般的靠近雷昊天的懷裡,雙手環住他的脖頸。

“羽兒,舒服麼?”

雷昊天的聲音充滿著。

蘇羽閉著眼睛著他手指帶給自己的快樂,頷首點頭。

他的角微揚,劃出一個詭異的弧度。薄薄的靠近蘇羽的耳際,輕輕嗬了一口氣,惹得蘇羽渾栗,像一潭水般瞬間癱了。

“羽兒,還有一出好戲你要不要看?”

溫熱的氣息還在耳邊輕拂,蘇羽卻猶如被當頭澆了一盆涼水,從頭冷到了腳。睜開眼睛,雷昊天眼底的風暴瞬間將所有的激冷凍。

的心,微微抖著。

雷昊天的手指還留在的。蘇羽如今卻不敢有毫的作。

心,的有些疼。

雷昊天非常滿意現在的表,心裡的憤怒卻早已燃燒了他整個理智。他扯開角笑了,那笑容燦爛的恍如初升的太。

可是蘇羽徹底絕了!三年來早已清他的習。越是笑的燦爛,的下場會越慘!這一刻,知道自己完了!在他前遊走。喜歡在背後取悅他,這樣,雷昊天看不到的眼睛,猜不的心思。三年來,他教會了很多東西,比如偽裝。雷昊天一把拽過蘇羽,將抱在自己大上坐好。那若若現的紅櫻桃,在在的挑戰著他的自製力。“蘇羽,你為什麼就不能安分一點?”雷昊天的語氣有些惋惜。在蘇羽還沒來得及消化他的話時,雷昊天已經扯開明的睡,張含住了前的突起。渾一陣戰栗。蘇羽閉上眼睛著雷昊天帶給自己的快。有時候很厭惡自己,明明被迫留在了他的邊,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