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這裡為什麼這麼痛 > 第1章 成了殺人兇手

第1章 成了殺人兇手

致命傷更是被反複拿水果刀捅過,一張臉也是劃得稀爛了,要不是死者的證件和啊,本就認不出來那死者是誰。”王國冷嗤一聲,將手上的審訊記錄和證據資料一起丟給了對方,“寫結案報道吧!”那個小姑娘文弱?隻是他們都沒有見識過蘇安心的另外一麵而已。“不是說還沒招嗎?”對方不解。“證據確鑿的事,哪管招不招。咱們是刑警,隻負責查案,剩下的問題就給其他人去頭疼去吧。”王國挑挑眉,跟蘇安心打道這段時間,他對可是沒有毫的好...“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這是假的,你們偽造證據!”蘇安心抖著手翻看著檔案,看到最後幾頁照片和現場留下的dna對比資料的時候,已經控製不住的喊了出來。

現場怎麼會出現跟一模一樣的人,而且還有的頭和指紋,這不可能的,那晚明明就在……

“什麼假的!”王國一掌拍在審訊桌上,朝毫不客氣的指責道:“你們這些律師整天就想著怎麼鑽法律的空子,現在證據確鑿,你還不承認嗎?”

“我沒殺人。”蘇安心坐回去,抬頭正視著王國,一字一頓的說道。在律所跟的師父是主攻刑事案件的,而王國是這片兒的刑警隊隊長,平時沒打道。但是這種打道卻不可能作為拉關係的資本。甚至,王國在平時的案子中已經煩了他們這些擅長鑽法律空子的律師。

現在,落在他的手裡,人家沒有給穿小鞋,就已經算是公正的了。

王國哼笑一聲,也不知道是諷刺還是不解,布滿老繭的手指在剛才蘇安心看的檔案上一下一下的敲擊著,“那你昨晚1o點到今天淩晨1點,在哪兒?”

蘇安心無法回答,但是卻蹙著眉,再一次強調,“我沒殺人!”

似乎除了這句話,也已經無話可說。今天早上才剛到公司上班,就被警方帶到這裡來了。說是楊慧欣死了。楊慧欣是律所的同事,昨天還來找故意挑釁,和楊慧欣起了一點爭執。

但也幾乎全程都是對方在說,一直忍,最終是對方指責靠**跟導師拉關係畢業,就算現在進律所也是因為跟合夥人有不正當關係,才沒忍住爭辯了兩句。

但卻沒想到,這段視訊居然會被警方作為的殺人機的判定。

頭頂上明晃晃的白熾燈一直照著,自從進了這裡之後,蘇安心已經不知道時間的流逝,隻知道在這裡度過的每一秒,都彷彿是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白熾燈的太過強烈,照得的眼睛有些酸,有些頹然的閉上眼,但是卻語氣堅定的再次重複了一句,“我沒殺人!”

幹的眼角有淚落,在燈的照耀下,折出五十的絢爛彩,卻陪襯得的臉更加的慘白如金紙。

王國似乎也已經失去了耐心,拿起桌上的資料,開啟審訊室的門,走了出去。

“王隊,那個小律師招了?”同事看見他,立即問道。

王國一屁坐下,灌了一口熱茶,頭痛的著太,“別提了,這些個律師一個個都狡猾得跟狐貍似的,都已經證據確鑿了,而且還沒有不在場證明,除了還能有誰?可就是咬了牙關不招。”

“這小姑娘看著倒是文弱的,怎麼會做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同事有些慨的道:“死者全上下被捅了十幾刀,口的致命傷更是被反複拿水果刀捅過,一張臉也是劃得稀爛了,要不是死者的證件和啊,本就認不出來那死者是誰。”

王國冷嗤一聲,將手上的審訊記錄和證據資料一起丟給了對方,“寫結案報道吧!”

那個小姑娘文弱?隻是他們都沒有見識過蘇安心的另外一麵而已。

“不是說還沒招嗎?”對方不解。

“證據確鑿的事,哪管招不招。咱們是刑警,隻負責查案,剩下的問題就給其他人去頭疼去吧。”王國挑挑眉,跟蘇安心打道這段時間,他對可是沒有毫的好印象,也懶得在一個負隅頑抗的犯人上浪費時間。

畢竟把人移出去之後,自然會提起公訴,到時候檢察院那邊有的是大狀去對付這個小律師。

蘇安心接到訴訟通知,是三天之後。

自從上次被提審之後,就被帶到了拘留所裡,沒有再次提審,也沒有任何人來看過。那時候,心裡就有不好的預,在接到通知的這一刻,知道事比預的還要糟糕。

從知道的所有刑事案件來看,一旦提起警方提起公訴,那殺人的罪名就已經坐實。

但是不能為殺人兇手,不能坐牢,更不能死!

如果出事,家裡應該怎麼辦?已經為植人的爸爸該怎麼活下去?

警方現在掌握的證據完全可以定的罪,需要證據,證明那些證據都是被偽造的,那天本就不在場的證據。但是證據……

不在場證明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提供的。

蘇安心在拘留室的牆角,無力的垂下了頭。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怎麼辦,彷徨,恐懼,懊悔還有深深的無力,襲遍的全。

“蘇安心,有人來看你了。”獄警的聲音打斷了蘇安心的苦惱。

蹙著眉頭站起朝拘留室外麵走去,路過獄警時,看見獄警眼中明顯的鄙夷,“還安心呢,就你這種人怎麼可能人安心。”

蘇安心恍若未聞,知道現在所有的人都已經認定就是殺人兇手,就算再怎麼解釋也於事無補。隻是實在想不到誰會在這時候來看。現在是被刑事拘留的,按理說,除了的律師之外,不能見任何人才對。

可是並沒有聯係律師。不知道為什麼,之前工作的律所裡麵的人對都並不友好。包括的師父,也從來沒有給過好臉。所以,也從來沒有指過律所的同事會主來幫。

“蘇安心,你個死丫頭。”蘇安心才剛走進探視室,就聽見楊秀花刺耳的罵聲,“你說老孃好不容易把你供完了大學,你不想著好好工作回報老孃,賺錢養你那死鬼老爸,你跑去殺什麼人啊你?”

蘇安心看向楊秀花,讓意外的是楊秀花邊居然還有一個人——沈浩。死者全上下被捅了十幾刀,口的致命傷更是被反複拿水果刀捅過,一張臉也是劃得稀爛了,要不是死者的證件和啊,本就認不出來那死者是誰。”王國冷嗤一聲,將手上的審訊記錄和證據資料一起丟給了對方,“寫結案報道吧!”那個小姑娘文弱?隻是他們都沒有見識過蘇安心的另外一麵而已。“不是說還沒招嗎?”對方不解。“證據確鑿的事,哪管招不招。咱們是刑警,隻負責查案,剩下的問題就給其他人去頭疼去吧。”王國挑挑眉,跟蘇安心打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