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盛世寵婚:霍總的小嬌妻 > 第1章 曾經的少年

第1章 曾經的少年

,通過自己的努力考到了爸爸和姐姐所在的城市,D城。可始終都沒能如願的見上他們一麵,直到大學畢業後的一天,爸爸忽然找到,此時的父親像變了一個人似得,他不在藏,不在對的長冷漠,而是,對充滿了‘熱’和關心,不僅讓搬到‘家裡’住,還給買了化妝品,首飾和新服……從小沒有過父的,瞬間就變得迷迷糊糊的,幾乎父親說什麼,就做什麼,還不停的對外宣稱,爸爸每天都在‘關心’,甚至還在朋友圈不停的炫耀,父親給買的禮。現在...西郊別墅,時憶婷躺在偌大的雙人床上,潤的頭發黏在臉上,邊帶著跡,的裡也泛著腥的味道,難以抹去,甚至是整個口腔中都彌漫著腥的味道。

很想逃,可被他掐住了腰,卻怎麼都逃不掉,隻能任由著霍黎鬱一下又一下的淩遲著的。那種痛如同一把進口的手刀,在切割著的,死命的揪著床單,不敢發出任何聲音,更不敢求饒,時間彷彿被無限拉長,五臟六腑都快移了位,覺得自己快要昏死過去了。

隨著那一聲‘砰’的浴室關門聲,才意識到原來已經結束了,隻不過是疼的麻木,早已沒了知覺。就在隻剩下半條命的,昏昏沉沉即將睡去之時,男人則換了一乾凈整齊的服,冠楚楚的走了過來,他一邊走一邊不忘係著襯衫的釦子,這種清凈高雅的氣質,跟剛剛那個魯對的男人,簡直判若兩人。隻是,男人走到床邊時,停住了腳步,他低頭頷首,看著床上狼狽不堪的時憶婷,鼻腔中都帶著蔑視,忽地一下,時憶婷的臉上被一隻冰涼的手狠狠地住,著的臉跟他對峙。

“如果你很想我這樣對你,盡管去爺爺那兒告狀!”

時憶婷張了張,卻一句完整地話都說不出來。接著就是‘砰’的一聲,重重的關門聲,結束了這一場不該發生的一切。

時憶婷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陣刺耳的音樂吵醒了,緩緩地出手,了半響纔到手機。

“我告訴你,這是你姐姐的願,你就算是你死,也要給我守住霍太太的位置。除非你姐姐回來,否則你永遠別回家。”

時憶婷握著手機,拖著奄奄一息的子,乾的嚨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以後沒事別往家門口放‘垃圾’。”隨著那一聲‘嘟嘟’的結束通話聲,時憶婷整個人心都涼了,從頭到腳的涼。

家門口‘垃圾’?這哪裡是什麼垃圾,分明就是的包裹。從小到大,一點都沒有得到爸爸的疼,隻知道自己的家在城裡。可不明白,為什麼自己偏偏在鄉下讀書,知道城裡有一個和長的一模一樣的姐姐,但是從來都沒見過。

外婆說:“憶婷啊,你好好念書,等你考上大學以後就能進城,見到你的姐姐和爸爸了。”

可後來通過努力終於考上了大學,爸爸還是不理,不給學費,不見,從來都不認。

外婆一年年老了,上大學的錢,都是靠著自己打零工賺來的。但是,有一天,看到一個跟長的一模一樣的孩子,還有專門的司機護送,知道那是同父同母的雙胞胎姐姐。或許是不甘心,更或許是好奇,一路追過去,看到住在偌大的別墅裡,外麵有保安,那是時家在D城買的別墅。

好大,好漂亮的房子!

過別墅的院子,可以看到房間裡,有很多很多的可的絨玩,一款歐式的窗簾風格,若是說不羨慕,那是不可能的,可不明白,為什麼是同父同母的雙胞胎姐妹,而們倆的差別竟這麼大?

的姐姐可以住在城裡,而隻能住在鄉下,姐姐可以得到爸爸的寵,而卻不能。

外婆說媽媽是難產,生下們兩個之後,就走了。起初,覺得可能是爸爸負擔不起姐妹兩個人的生活費用,所以,選擇了理解爸爸。

隨著,年齡的增長,見過去城裡打工的爸爸,每到逢年過節都會回家看自己的子,而一直都會在村口等著、盼著……這一等就是十九年,傳說中的爸爸始終都沒有出現。

或許是沒有路費,聽說,進城的路費都要花很多很多錢的,或許,爸爸很忙,上麵的領導不批假,或許……這些認為的或許,一直困擾著,伴隨著度過了那個青的朦朧時。

終於,通過自己的努力考到了爸爸和姐姐所在的城市,D城。可始終都沒能如願的見上他們一麵,直到大學畢業後的一天,爸爸忽然找到,此時的父親像變了一個人似得,他不在藏,不在對的長冷漠,而是,對充滿了‘熱’和關心,不僅讓搬到‘家裡’住,還給買了化妝品,首飾和新服……

從小沒有過父的,瞬間就變得迷迷糊糊的,幾乎父親說什麼,就做什麼,還不停的對外宣稱,爸爸每天都在‘關心’,甚至還在朋友圈不停的炫耀,父親給買的禮。

現在看來,是多麼可笑的諷刺啊!

原來是姐姐生病了,要出國治療,姐姐好不容易爭取來的婚姻,不想因為這場‘病痛’而告終。所以,爸爸這才找到了。

是一個替代品,爸爸對所有的和關心,都是為了讓去替代自己的姐姐出嫁。

自己也傻了,因為,從未見過這麼大的訂婚場麵,穿著晚禮服差點都不會走路了,甚至是先邁哪條?

忘了來時禮儀老師是怎麼教的,可這時候的父親,又像是一個慈的長者一般,麵帶著和藹的微笑主把臂手腕,了過來,讓挽上,帶著一步一步的踩著紅地毯,像姐姐的未婚夫走去,可當看清臺上男人的相貌時,整個人都抑不住地洶湧澎湃,是他!

姐姐口口聲聲要嫁的那個人是他,那個讓魂牽夢繞,在夢裡百轉千回的英俊年。

那個曾經為打架,為走進泥水河撿起一元錢幣,那個曾經塞給巧克力,夕西下,騎著單車載賓士在鄉間小路的那個瀟灑年……

雖此時已時過境遷,可曾經回憶中的一幕一幕,像是過電影般的在時憶婷的腦海中回。

當年那個帥氣的年,經過歲月的沉澱,已褪去了青,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難以言說的和穩重,舉手投足間帶著說不出的貴氣。爸的寵,而卻不能。外婆說媽媽是難產,生下們兩個之後,就走了。起初,覺得可能是爸爸負擔不起姐妹兩個人的生活費用,所以,選擇了理解爸爸。隨著,年齡的增長,見過去城裡打工的爸爸,每到逢年過節都會回家看自己的子,而一直都會在村口等著、盼著……這一等就是十九年,傳說中的爸爸始終都沒有出現。或許是沒有路費,聽說,進城的路費都要花很多很多錢的,或許,爸爸很忙,上麵的領導不批假,或許……這些認為的或許,一直困擾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