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神醫狂妃乖乖受寵 >

皙修長的手點了顧初蘭的麻,優雅地取過臉上的麵紗,隨手往自己臉上一套,鄙夷地掃了一眼慌的顧初蘭,子一閃,如清風一般閃到柱子後,冷眼看著門外幾個壯漢著手,猥瑣的靠近。"不是說是個醜嗎?怎地長得這般好看?""管他呢,反正有錢又有人,何樂而不為。""住手,那個賤啼子剛剛離開,你們趕去找,是我花錢雇你們的,啊……你們敢我,我讓我姨娘殺了你們……"月黑風高,一破廟裏,幾個人影窸窸窣窣,正在上演著不堪的一幕幕。...疼,腦子疼,上也疼,尤其是下腹升騰起的一陣又一陣異樣,不斷衝擊著顧初暖。

猛地打了一個寒,為二十一世紀高階特工兼世界頂級醫師,又怎麼不知道自己上怎麼回事。

思緒還未理清,耳邊是一聲聲得意的自言自語。

"姐姐,你可莫怪妹妹,要怪隻能怪你無才無德又無貌,就因為是嫡出三小姐,所以你從小便被定為澤王妃,那般風華俊逸的人,豈是你能配得起的。"

"姨娘已經將丞相府的人都引了過來,那些漢子馬上也到了,你放心,你中的千日醉,絕對會讓你仙死。"

陌生而又悉的記憶排山倒海湧上心頭,顧初暖怒,滔天的怒。

區區螻蟻,膽敢設計陷害。

"等今天過後,你這輩子再也別想攀上澤王……"

噝……

還在得意的顧初蘭瞳孔一,花容大變,腳步不由自主的後退幾步。

本該中了千日醉昏迷不醒的顧初暖竟然生生站在麵前,且對森而笑,那笑容彷彿來自修羅地獄,讓人不寒而慄。

"哢嚓"一聲,也不知顧初暖是如何作,五指屈指爪,已然扼住了的嚨,那力道如銅牆鐵壁,竟無法掙。

"那撈什子破澤王能不能攀上我是個未知數,不過你嘛,是沒有機會攀上他了。"

顧初暖氣勢凜然,眉宇間儘是狂傲,顧初蘭驚了。

這賤啼子什麼時候有這麼強的氣勢?

很快,便慌了,因為顧初暖取過上另一瓶千日醉,一腦灌在嚨裡,似笑非笑留下一句。

"千日醉這麼好的東西,我怎敢一人獨。"

"你……你想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我便想幹什麼嘍。"

白皙修長的手點了顧初蘭的麻,優雅地取過臉上的麵紗,隨手往自己臉上一套,鄙夷地掃了一眼慌的顧初蘭,子一閃,如清風一般閃到柱子後,冷眼看著門外幾個壯漢著手,猥瑣的靠近。

"不是說是個醜嗎?怎地長得這般好看?"

"管他呢,反正有錢又有人,何樂而不為。"

"住手,那個賤啼子剛剛離開,你們趕去找,是我花錢雇你們的,啊……你們敢我,我讓我姨娘殺了你們……"

月黑風高,一破廟裏,幾個人影窸窸窣窣,正在上演著不堪的一幕幕。

很快,破廟外浩浩來了一大群人,為首的赫然是顧丞相。

"相爺,三小姐也許是一時想不開,才會跟下人離家出走,等想通了,就回來了。"

"就是嘛,三小姐雖然……但也不是不懂事的人,斷然不可能跟下人有什麼……噝……"

大門踹開,所有人都驚呆了,顧丞相臉塗上染料般不斷替著。

"混賬……"

一聲怒吼,所有人撲通跪了下去。

尤其是姨娘張氏瞳孔巨,幾乎不敢相信。

"老爺息怒,這一定是個誤會,蘭兒絕不可能做這種事。"

上的邪火一陣強過一陣,顧初暖無心再看下去了。

顧丞相那般麵子的人,自己的兒被當場捉,物件還是幾個鄙流氓,他焉能饒過。

趁,顧初暖跌跌撞撞地離開,極力下那的異樣。

想了數種解毒的方法都不管用,這千日醉太霸道,要嘛死,要嘛解毒,而解毒之法隻有合歡。

死跟失去清白兩者之間,果斷選擇後者。

荒山野嶺,毫無人煙,就在顧初暖幾近崩潰的時候,眼前出現一道曙。

那是三個黑人,橫七豎八倒了一地,以多年的職業生涯來看,這些人全部中奇毒,力耗盡,才會倒在地上,無法彈。

顧初暖一喜,快步上前,角嘟囔了一句,"全是公的,天不亡我。"

倒在地上的人角紛紛一?

全是公的?

合著他們都是?

顧初暖纖細的手挑起黑人的下頜一個個端詳著,有些嫌棄的搖搖頭,"材夠,值不夠。"

"太瘦了,著不帶。"

"……"

前兩個黑人臉極度難看。

這是誰家的人?

素質呢?

向來以冷酷著稱的夜景寒角微揚,如寒潭般深不見底的眸子染著幾分笑意,夾著幾分興緻。

很快,他的下頜也被霸道地挑了起來,眼前子星辰般耀眼的眸子映他眸中。

四目相對,一個戴著麵紗,一個戴著鬼臉麵,彼此看不清對方的容,不過兩人眸中都帶著一抹探究。

顧初暖挑開他的鬼臉麵,眼中驚艷一閃而過。

那是怎樣一個風華絕代的男,劍眉斜飛,眼若寒星,五稜角分明宛如雕刻,竟是挑不出一病,彷彿上天最傑出的作品。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重傷,他的臉有些蒼白,可即便如此,他的周依然散發著睥睨天下的霸氣與渾然天的尊貴優雅。

顧初暖心跳加快了些許,男人長這樣,還真是妖孽。

夜景寒看到眼底的驚艷,有些自豪,可眼前人突然盯著他殘廢的雙,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一怔,隨即怒氣排山倒海而出,恨不得將狠狠掐死。

"以為是個王者,沒想到是個破青銅。可惜了這張臉,罷了,誰讓我是個值控,勉強湊和吧。"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夜景寒從牙裏迸出了一句,威脅意味十足。

顧初暖不知是不是故意忽略他話裡的警告,一雙眼笑了月牙,"知道,我的解毒工,放心,我會好好寵你的。"

噝……

兩個黑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再看緋紅的臉,心裏一個不詳的預逐漸升起。

這個人不會中了葯,想拿他們主子當解藥吧?

這人哪來的狗膽,知不知道他們主子是夜國戰神,手握重權,翻手雲覆手雨,隻消他一句話,便能死無葬之地?

又知不知道,他們主子最恨別人嫌棄他殘廢的雙。

再看這個人,小小板,費力地將他們主子拖到草叢裏,作急不可耐,他們再一次風中淩了。

居然真的敢……而慄。"哢嚓"一聲,也不知顧初暖是如何作,五指屈指爪,已然扼住了的嚨,那力道如銅牆鐵壁,竟無法掙。"那撈什子破澤王能不能攀上我是個未知數,不過你嘛,是沒有機會攀上他了。"顧初暖氣勢凜然,眉宇間儘是狂傲,顧初蘭驚了。這賤啼子什麼時候有這麼強的氣勢?很快,便慌了,因為顧初暖取過上另一瓶千日醉,一腦灌在嚨裡,似笑非笑留下一句。"千日醉這麼好的東西,我怎敢一人獨。""你……你想幹什麼……""你想幹什麼,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