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豪門神婿 > 第一章 明天我在民政局等你

第一章 明天我在民政局等你

的話就相當於聖旨,他哪敢違背,隻好跟著走進了滿是花香味的閨房。“姐夫,我從國外代購了一瓶油,你幫我塗一下吧。”王玥輕輕關上了門,從桌上拿起一瓶油塞到了林風手中。啊?林風聽到這個要求,直接愣住了。還沒等到反應過來,王玥突然勾著他的脖子往前一拉。他沒站穩,直接倒在牀上,在了王玥上。“姐夫,我知道我姐這兩年一直沒讓給你過,你一定憋壞了吧?想不想對我做點什麼呢?”王玥在林風耳邊輕聲說道。溫熱的氣息噴進耳朵...濱海市的一套別墅裡。

“姐夫,你先別忙活了。”

一名穿著睡袍的嫵子從房間裡晃著白雙走了出來。

在麵前,一名男子正一手拿著掃把,一手拿著拖把,力打掃著客廳。

聽到這的聲音,男子下意識回頭一看,正好瞥見子用手著白皙的大。

他不由視線一凝,連忙偏過頭道:“小姨子,你……怎麼突然喊我姐夫了?”

男子名爲林風,兩年前贅到王家。

但是從結婚以來,他這位小姨子王玥從未將他當一家人,不僅連他的名字都沒過,每次張口閉口就他廢,狗東西。

“姐夫,瞧你這話說的,我平時那樣對你,那不是怕我姐吃醋嘛,其實人家一直都喜歡你的。你來下我房間,我有個事想找你幫幫忙……”

王玥說完後就直接回房了,轉的時候叉開的睡袍,讓裡麵雪白的若若現。

林風撓了撓後腦勺,除了老婆之外,小姨子的話就相當於聖旨,他哪敢違背,隻好跟著走進了滿是花香味的閨房。

“姐夫,我從國外代購了一瓶油,你幫我塗一下吧。”

王玥輕輕關上了門,從桌上拿起一瓶油塞到了林風手中。

啊?

林風聽到這個要求,直接愣住了。

還沒等到反應過來,王玥突然勾著他的脖子往前一拉。

他沒站穩,直接倒在牀上,在了王玥上。

“姐夫,我知道我姐這兩年一直沒讓給你過,你一定憋壞了吧?想不想對我做點什麼呢?”

王玥在林風耳邊輕聲說道。

溫熱的氣息噴進耳朵,讓林風一,心跳也急劇加速。

他這兩年確實憋壞了,加上年輕漂亮、如妖般惹火的小姨子主撥,讓他有些把持不住了。

“啊!!!非禮啊!!!”

這時,下的王玥突然發出一聲尖。

林風猛地一個激靈,瞬間清醒了過來。

“別……別……”

“林風,你這個畜生對我妹妹做了什麼?”

這時,外麵響起一個憤怒的喝聲。

接著,林風的妻子王雅雲和嶽母黃玲怒氣衝衝的從外麵走了進來。

林風大腦一片空白,連忙站起來解釋道:“媽,雅雲,你們誤會了,我沒對玥玥做什麼……”

然而,王玥卻依舊一臉驚恐地在牀上,紅著眼哭訴道:“媽,姐,這個廢剛纔趁我睡覺的時候,想對我……快讓他滾出去,我不想見到他……”

“玥玥,你怎麼能顛倒黑白?明明是你讓我給你油的。”林風瞪大了雙眸,滿臉的不敢置信。

“呸!我會讓你這個廢我的!你去死吧!”

“玥玥……你……”

林風話還沒說完,王雅雲卻上前一掌扇在了他臉上,大罵道:“林風,你這個畜生現在還想狡辯?”

“兒,跟這個畜生還有什麼好說的,趕跟他離婚,讓他淨出戶,要不然報警抓他,讓他做一輩子牢!”

黃玲惡狠狠的盯著林風說道。

聞言,林風頓時恍然大悟。

“你們家的公司這兩年翻了好幾倍,今天你們演這麼一齣戲,就是想讓我淨出戶吧!?”林風冷聲道。

“你算什麼東西!我妹妹才十八歲,我們會用的清白跟你這個廢演戲!?你別太看得起你自己!”王雅雲冷哼道。

上雖然這麼說,但事實卻如林風所說,這一切都是們爲了讓林風淨出戶。

的公司這兩年越做越大,所以和林風註定了不是一個世界的人,還不如早點離掉。

而又不想自己打拚下來的家產無故分給林風,所以纔想了這個辦法。

林風苦的搖了搖頭,看著王雅雲道:“雅雲,這兩年我一直對你言聽計從,小心翼翼維護我們的關係,隻是希有一天你能喜歡上我。但是現在看來,我的真心對你來說本不值一提。”

“你想跟我離婚,直接跟我說就行了,淨出戶也沒問題,我不會纏著你,本沒必要用這些齷齪的手段。”

“明天我在民政局等你。”

說完,林風一臉悲涼的往外麵走去。

看著林風就這樣走人,王雅雲愣了一下。

按照這個廢的格,不應該跪下來求不要離婚嗎?

居然走的這麼幹脆?

“等一下!”

黃玲聽到林風答應離婚,臉上已經笑開了花。

但是見林風離開,馬上攔住林風,冷聲道:“你是過錯方!必須把我家當初給你的二十萬彩禮還回來!還有這幾年在我們家白吃白喝,這個錢也要還!要不然就報警抓你!”

林風沒想到黃玲這個時候還提出這麼無理的要求,頓時氣極反笑,質問道:“當初雅雲得了白病,發現我的骨髓匹配之後,你們讓我把骨髓移植給,答應讓我上門,給了我二十萬彩禮!但是這二十萬,後期的治療,你讓我全部拿出來了!”

“結婚的這兩年,我雖然沒出去賺錢,但這個家裡大大小小的家務都是我一個人幹!就算一個保姆,包吃包住都還要給工資!你現在不僅要我把還彩禮錢!還要我給吃喝的錢?你還是個人嗎?”

“你纔不是個人!那二十萬是你自願拿出來的,跟我什麼關係!?而且你這個廢跟專業的保姆能比?沒一件事是做的順心的,還想要工資!?去死吧!”黃玲不甘示弱的罵道。

林風早就知道黃玲不要臉,但是沒想到能不要臉到這個地步。

他懶得繼續跟黃玲爭吵下去,轉過頭,一臉平靜的對在旁邊默不作聲的王雅雲問道:“雅雲,你什麼意思呢?”

“我媽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王雅雲麵無表的說道。

雖然林風說的都是事實,但不可能爲了一個馬上要跟離婚的人跟媽鬧矛盾。

“好!”

林風心裡陣陣痛,深吸口氣之後,轉走進了他自己的房間,拿出一個手機,轉了三十萬給王雅雲。

除了王家贅婿,他還有另外一個份,華夏神的古武家族之一,林家的小爺。

幾年前,家族鬥,爲了保護他,他母親冒死把他送出林家,姓埋名,跟王雅雲了大學同學。一手拿著拖把,力打掃著客廳。聽到這的聲音,男子下意識回頭一看,正好瞥見子用手著白皙的大。他不由視線一凝,連忙偏過頭道:“小姨子,你……怎麼突然喊我姐夫了?”男子名爲林風,兩年前贅到王家。但是從結婚以來,他這位小姨子王玥從未將他當一家人,不僅連他的名字都沒過,每次張口閉口就他廢,狗東西。“姐夫,瞧你這話說的,我平時那樣對你,那不是怕我姐吃醋嘛,其實人家一直都喜歡你的。你來下我房間,我有個事想找你幫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