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詭域秘案 > 1

1

走到桌前,從桌子上拿起了一張紙片遞給了嶽誌偉:這個人是嚴部長親點‘詭域’負責人,至於他手下,由他自己去挑吧,你隻要配合他把組織關係給落實了就行了。”嶽誌偉苦笑道:看來這個部門五局隻是掛名吧?喻中國笑道:怎麼?還有想法啊?”嶽誌偉說道:怎麼會?部長放心,誌偉一定會給予他們全力支援。”喻中國說道:‘詭域’這個部門是不能為外人知,就算是我們部也隻侷限於幾個領導知道,所以他們還必須有對外份,方便他們辦案。...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多了,華夏國國家安全總部會議室裡還亮著燈,這裡正召開著急會議,隻是會場氣氛很沉悶,沒有人說話,會議室裡煙霧彌漫,每個人臉上都很沉重。

喻中國副部長清了清嗓子:同誌們,既然大家都不說話,那我說兩句吧。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有五個偵察員失蹤了,而我們卻一點線索也找不到了,這是我們失職啊!”喻中國拳頭敲打著桌子,眾人目都向了他。

喻中國環視了一下座人:今天把大家都召集起來開這個會,不是想追究誰責任,而是要解決問題。嶽誌偉,失蹤人是你們五局,你說說,有什麼想法?”嶽誌偉摁滅了手上煙頭:喻部長,自從五局接手金佛案以來,我們偵察工作取得了很大進展,現已查明,肖航集團明裡隻是一個文走私團夥,暗裡卻幹著出賣國家機勾當。”

嶽誌偉看了喻中國一眼:這些我已經向喻部長匯報過,我們準備放長線,釣大魚,挖出與肖航集團進行易境外組織,可就這個時候,我們偵察員卻出事了。不過據我們瞭解,這件事應該與肖航集團無關,不過讓人覺得古怪是後失蹤那名偵察員失蹤前一天曾經通過我們渠道給我送來一份東西。”

說完他從桌子上檔案袋裡掏出一樣子東西:就是這個,經過鑒定中心鑒定,他們認為這是一類似於琴絃東西,應該是從什麼琴上取下斷弦。”

喻中國說道:斷弦?”嶽誌偉點了點頭,秦雪也說道:嗯,我們仔細檢查過,確實是弦,不過我們卻不知道這弦應該屬於什麼樂。”喻中國接過來看了看:什麼材質分析出來了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秦雪苦笑著說道:分析出來了,象是人或者筋腱。”嶽誌偉說道:所以我們認為這應該和某個宗教組織有關。”

樊江河一直盯著自己手中茶杯,聽到嶽誌偉話,他抬起頭來說道:嶽局,五名偵察員失蹤前有沒有什麼特別遭遇?”樊江河是一局局長,是個解高手,他直覺認為這件事並不尋常。嶽誌偉說道:有,從他們任務日誌上看,五人失蹤前幾天都曾經和一個伊蓮人有過接。”

喻中國問道:這麼重要線索為什麼不匯報?”嶽誌偉說道:這個伊蓮是我們當地請向導,所以之前我們還真沒把這件事放心上。”樊江河問道:這個伊蓮現什麼地方?”嶽誌偉說道:也失蹤了,和後失蹤那名偵察員一起失蹤。”

喻中國說道:嶽局長,說說你打算。”嶽誌偉說道:喻部長,我有個想法,不知道該不該說。”喻中國說道:都什麼時候了,有什麼說吧。”嶽誌偉喝了口茶:大家還記得六年前彭剛案嗎?”

嶽誌偉話才說完,場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大家眼全部停留他臉上。

嶽誌偉說道:當時我們優秀偵察員、七局副局長彭剛同誌執行任務過程中離奇遇害,當時和他一起同誌親眼見到他就象是被人勒住了脖子一般,雙手揮舞著,掙紮著,然後滾到了地上,便斷了氣,任憑戰友怎麼拉扯、阻止都無濟於事。”

嶽誌偉看了一眼秦雪:當時鑒定中心給出檢報告我記得是這樣說,彭剛同誌是窒息死,頸部有明顯勒痕,他手指中有筋腱殘留。嚴部長當時對這個鑒定結果很不滿意,眾目睽睽之下,一個優秀偵察員就這麼沒了,被人活活勒死了,居然還沒有任何人看見兇手。後嚴部長指示,這個案子必須徹查,但一直到現,我們都沒查出一點線索。”

陳斌推了推鼻梁上眼鏡,看了看秦雪,秦雪咬著象是下了很大決心一般:喻部長,我們給斷弦做鑒定時候也有發現,讓陳斌向大家說吧。”

喻中國點了點頭,陳斌說道:各位領導,我們對斷弦進行結構分析時候發現這斷弦分子結構和當年彭局指中殘留那個相似度達到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也就是說,彭局指殘留是屬於這斷弦!”

喻中國沒有再說話,這個案子一旦扯上彭剛案,就著無比詭異。

終於,他站了起來:好吧,這個案子五局再繼續跟進,至於斷弦和彭剛案事,到此為止,不許再提,散會!”

陳斌臉上有些失,又看了看秦雪,秦雪無奈地搖了搖頭。

嶽誌偉上了車,正準備發車子,就接到了喻中國辦公室打來電話。閻書電話裡說道:嶽局嗎?喻部長請你到他辦公室來一趟。”

嶽誌偉趕到了喻中國辦公室,喻中國示意他沙發上坐下,閻正洋給他倒了杯水,然後關上門出去了。喻中國從辦公桌邊走了過來,也沙發上坐下,掏出淺藍包裝盒“熊貓”煙,扔了一支給嶽誌偉:誌偉啊,你回來是有件事要你去辦。”嶽誌偉接過煙,放鼻子上聞了聞,捨不得點。

喻中國說道:散了會以後我把會議況向嚴部長進行了匯報,嚴部長指示,彭剛案和偵察員失蹤案子並案調查,不過調查必須進行。調查工作還是由你們五局負責,不過嚴部長建議,你們五局下麵立一個特別部門,這個部門隻有一個代號,‘詭域’,專門負責對詭異案件調查,彭剛案和偵察員失蹤案子就給這個部門去辦吧。”

嶽誌偉說道:喻部長,那‘詭域’人員你看……”喻中國擺了擺手:人員問題你不用心。”他走到桌前,從桌子上拿起了一張紙片遞給了嶽誌偉:這個人是嚴部長親點‘詭域’負責人,至於他手下,由他自己去挑吧,你隻要配合他把組織關係給落實了就行了。”嶽誌偉苦笑道:看來這個部門五局隻是掛名吧?

喻中國笑道:怎麼?還有想法啊?”嶽誌偉說道:怎麼會?部長放心,誌偉一定會給予他們全力支援。”喻中國說道:‘詭域’這個部門是不能為外人知,就算是我們部也隻侷限於幾個領導知道,所以他們還必須有對外份,方便他們辦案。”嶽誌偉說道:這樣吧,我們五局原本有八個室,他們對外份就是五局九吧。”

喻中國指了指嶽誌偉拿著紙條說道:好,就這麼定了,你明天就和他聯係,嚴部長可說了,這個人不一定會答應,不過嚴部長待,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讓他出來主持這個工作,也隻有他纔能夠勝任。”嶽誌偉站了起來:保證完任務。”

回到鑒定中心,陳斌說道:秦主任,你說這件案子會不會和彭局長案子一樣,又不了了之了?”秦雪黯然地說道:不知道,小陳,這個案子太詭異,已經超過了我們認知範圍,所以部領導自然會很謹慎。”陳斌歎了口氣:可是秦長,彭局是你未婚夫,你難道就不希他死因能夠真相大白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

秦雪說道:好了,小陳,別說了,我相信部裡一定不會放棄調查。小陳,你也是部裡老人了,什麼話能說什麼話不能說一定要有分寸,一定要嚴格遵守保製度。”小陳說道:我知道了,主任。”

第二天一大早,嶽誌偉便驅車來到了坎兒衚衕。

“坎兒衚衕89號,應該就是這了。”嶽誌偉見四合院大門敞開著,便走了進去,一個十四五歲小孩正院子裡自來水管邊刷牙,嶽誌偉問道:小姑娘,請問這裡有個舒逸人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小孩朝南邊那間屋子指了指。

嶽誌偉輕輕地敲著門,半天,門纔開啟:誰呀?這大清早還讓不讓人睡覺了。”一個三十多歲男人睡眼惺忪地著嶽誌偉,男人頭發有些長,看上去很油膩,象是很久沒洗理過了,鬍子拉茬。嶽誌偉笑著問道:請問舒逸是這住嗎?”無錯小說網不跳字。那人上下打量了一下嶽誌偉,讓開了門,丟下一句“進來吧”便轉向屋裡走去。

嶽誌偉跟著進了屋,屋子裡得哪裡有他下腳地,男人理了理沙發上那堆和書籍:我這裡太,讓你見笑了,來,坐吧。”他手上拿著一雙臭子,覺得放哪都不太合適,幹脆塞進了兜。嶽誌偉看了看屋裡,不象有其他人樣子,他又看了看眼前這個人,天哪,他不會就是舒逸吧!

還真讓他猜中了,男人他對麵一張小板凳上坐了下來,雙腳叉向前麵:我就是舒逸,找我有什麼事?”嶽誌偉楞了一下,他沒想到嚴部長看中竟然是這樣一個人。

舒逸淡淡地說道:你很失吧?”嶽誌偉點了點頭。舒逸說道:誰讓你來?季天恒還是嚴正?”嶽誌偉知道季天恒是警察部部長,而嚴正就是他們安全部部長名字,這人居然一眼就大抵看出了自己來頭,他心裡不由得一驚。弦進行結構分析時候發現這斷弦分子結構和當年彭局指中殘留那個相似度達到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也就是說,彭局指殘留是屬於這斷弦!”喻中國沒有再說話,這個案子一旦扯上彭剛案,就著無比詭異。終於,他站了起來:好吧,這個案子五局再繼續跟進,至於斷弦和彭剛案事,到此為止,不許再提,散會!”陳斌臉上有些失,又看了看秦雪,秦雪無奈地搖了搖頭。嶽誌偉上了車,正準備發車子,就接到了喻中國辦公室打來電話。閻書電話裡說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