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真仙奇緣 > 第1章 寶仙鎮

第1章 寶仙鎮

!你不騙吃騙喝?虧你還有臉說,前兩天剛騙了位江湖豪傑,害的我被揣了一腳,現在都還疼!滾!我這裡不歡迎你!”張大富怒氣衝衝的說道,邊說還拉扯著李曉涯起來。“哎!張掌櫃的!那可不關我的事呀!那是人家江湖大哥豪氣,請咱吃頓飯!你被打是因爲你沒招待好人家吧!要不就是那江湖大哥手頭,故意鬧事不給錢吧!?”李曉涯杵著不肯走,還怪聲怪氣的說道。“你!總之你以後都不要上我這裡來!本店伺候不了你這位大爺!”張大富氣...“客!裡邊請!”

“客!慢走!”

“這位客要吃飯還是住店呀…..”

許二滿頭大汗的站在客棧門口點頭哈腰的招呼著進進出出的客人,現在正是晌午午飯時間,雖然寶仙鎮隻有三家酒樓,但是競爭卻十分激烈,這個時候正是四方客棧招攬生意的時候,因爲許二口齒伶俐,又是老店員對於招攬生意是個經驗老到好手。

掌櫃兼老闆的張大富每當這個時候就讓他到門口去招攬生意,這許二也不辜負張大富的“重用”,招攬了不的生意,讓酒樓的生意更加紅火了,張大富也不小氣,給許二的工錢也比一般的夥計要多上那麼三,這也讓許二幹得更加賣力了。

許二了頭上的汗,嚨幹得都快冒煙了,任誰喊了一個多時辰,嚨也要冒煙不了啊,看看裡麵的座位基本上都滿了,就準備趁張大富不注意,溜到後院去喝口涼水解解,剛擡腳準備要走,“許二!”就傳來張大富的一聲高喊。

許二忙回頭道:“掌櫃的!您我呀!”心裡暗自嘀咕道:準沒好事!

“這桌子都快坐滿了,你也別招攬客人了!”張大富不不慢的吩咐道:“你就在門口呆著,不要讓那些乞兒進來!打擾我們的生意!”

許二聞言先是一喜,一聽後麵的話是暗暗苦不已,隻好無打采答應道:“是!”

“尤其是那個李曉涯!千萬不要放他進來,放他進來,我扣你三天工錢!”張大富忽然又補充了說道。

許二聞言,神馬上一震,裡咬牙切齒的嘰咕罵道:“李小騙子!”要問許二在這寶仙鎮中最討厭誰,許二二話不說是李小騙子,這李小騙子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張大富口中的李曉涯,這李曉涯實話說也可憐的,無父無母,小乞丐一個,要是就乞丐一個,許二也不會過於爲難討厭於這個小乞丐,有什麼剩菜剩飯也會施捨一二,也行個善心。

可是這小乞丐可恨得很,剩飯剩菜都不吃,說什麼也不吃客人剩下的飯菜,每次都出謀詭計騙別的客人的飯菜吃,吃完拍拍屁走人。

上了當的客人當然不樂意了,每次都跟張大富鬧騰,時間久了,張大富自然也特討厭這個李曉涯了,最近更是因爲被前段時間新開的萬香樓搶了不生意,張大富心更是不好,看到這個李曉涯更是來氣,而且這李曉涯也不去其他兩家酒樓騙吃騙喝,就往他這酒樓跑,要這李曉涯騙了一般商客,人家也就鼻子自認倒黴,也就算了付賬了事。

而就在前兩天因爲李曉涯騙了一位江湖好漢,張大富被那江湖好漢狠狠揣了一腳,大到現在還腫的,還被砍壞了一張桌子,兩張凳子,最後那江湖好漢拍拍屁揚長而去,氣得張大富牙,一時間又找不到這溜的李曉涯,就把氣撒到看門的許二上,還扣了他三天的工錢,雖然以前也不小心放這李曉涯進去,但是張大富最多也是罵他幾句了事,扣工錢還是第一次。許二也暗暗的詛咒起這李曉涯來了,發誓再見到他非打斷他的狗不可。這幾天也到打聽起這李曉涯的下落來。準備給那臭小子一頓好瞧。許二站在門口看著遠來來往往的人,也沒發現這李曉涯在這附近。

“許二!你過來下!”張大富忽然對許二招手道。

“什麼事啊!掌櫃的!”

張大富左右看看,見沒什麼人,低聲道:“你說這李曉涯好幾天沒來了,不會是跑到那新開的萬香樓去騙吃騙去啦?”張大富有點幸災樂禍的味道說。

許二搖搖頭很肯定的說道:“不會的!那李曉涯不敢到那裡去的!”說到這裡,許二頓了一下,左右看了一眼,小聲道:“我前幾天打聽過了,那李小騙子爲什麼不去那悅來和萬香去騙吃騙喝,就到我們店來,原來每次隻要李曉涯跑到那裡去,那悅來的李守就人打那李小騙子出去,那李老財老狠了,李曉涯一出現在他們店附近,就是夥計拳腳就是往李曉涯上招呼,說是見一次打一次,所以嘛,幾次以後,那李小騙子就不敢去那悅來騙吃騙喝,要說那萬香樓更狠,李小騙子就在門口看了下,就被那的夥計拿著手臂的子追著打,要不是那李丫子跑得快,打個殘廢也說不定….”說到這裡,許二有些幸災樂禍的嘿嘿笑了起來,剛笑兩聲,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笑聲啞然而止,又四瞄了幾眼,眼珠咕嚕咕嚕轉,又湊向張大富湊近幾分,低嗓子道:“掌櫃的!要不要我們也…..”話裡的意思是再明顯不過了。

“這不好吧!”張大富猶豫道,其實張大富早就有這心思了,但是一來怕惹出事來,二來嘛,這李曉涯雖然討厭,倒也可憐的,再說了這酒樓打乞丐的名聲傳出去也不好聽,有損自家聲譽。

“掌櫃的!我們就嚇嚇他不讓他進店騙吃騙喝就行了,又不是要打死打殘廢他,給他點教訓就好了。”許二慢慢的遊說道。

“這有用嗎?不會出事吧?”張大富有些心,假意推辭道。

“不會的,您看那萬香樓,悅來都不知道打殘多乞兒了,那都沒事。”許二見掌櫃的有些心了,繼續說道,他都琢磨這事好幾天了,那李小騙子老到這酒樓裡來騙吃騙喝,遲早要惹出事來,前兩天李曉涯惹怒那江湖好漢的時候,那江湖好漢砍完桌子,自己上前去理論,自己還沒看清怎麼回事,就被那明晃晃鋼刀架在了脖子上,想起來脖子就涼颼颼的。這次是扣工錢,說不定哪天飯碗都丟了,這都是小事,弄不好小命不保,那就冤枉大了,想到這裡,許二繼續想繼續遊說這張大富。

“哎哎哎!那李曉涯來了,快攔住他!”張大富忽然推了許二一把道。

隻見一位年從遠大搖大擺向酒樓方向走來,十一二歲的年紀,上穿得打滿了補丁的衫,卻洗得很乾淨,長得眉清目秀,烏黑的眼珠老是咕嚕咕嚕的轉個不停,一臉狡黠的模樣,正是那李曉涯。

“見機行事!”張大富推了一把許二,小聲說道。

許二回頭看了一眼張大富,打了個眼,三腳兩步跑就跑到門口,雙手抱肩的站在門口。

一會功夫,隻見那李曉涯就走近了,老遠就招呼許二笑嘻嘻道:“許大哥!好哇!生意不錯吧!”一副和許二很的樣子。

許二見李曉涯這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就來氣,冷冷喝道:“你來幾次就更好了!”

李曉涯也不生氣,腳下一轉,就想繞過許二往門走去,許二腳下一橫,擋在了李曉涯麵前,麵無表的道:“李小騙子,識相點,這裡不歡迎你!”

李曉涯也不說話,又往右一橫,想從右邊染過去。

許二往右一橫,又攔在前麵“你….”

許二剛想說什麼,李曉涯又突然往左一橫,許二忙也往左一橫,又攔在了前麵,李曉涯腳下又連續忽左忽右,忽右忽左,左左右,右左左的繞了好幾次,居然玩起了老鷹捉小的把戲。但是還是沒能繞過許二,被攔得死死的。跟李曉涯打了那麼久道,李曉涯這小伎倆早被他破解掉了。

許二得意哈哈笑道:“李丫子!你這招不管用了,乖乖外麵等著,等客人吃完了,老子打個包施捨施捨你!”

李曉涯眼珠子一轉,兩手一攤,一臉無辜的說道:“許大哥,我又不是乞丐!我是來你們這吃飯來著。我是客人。怎麼能把客人往外麵趕呢?那以後誰還來你們這吃飯呀?”

許二冷哼一聲,這謊話李曉涯都不知道說了多次,臉一板,從裡蹦出兩個字:“客滿!”

李曉涯突然腳下往左邊一橫,許二也不慢,忙一橫,又攔住了,李曉涯又突然左一橫,許二馬上又攔住,李曉涯一連往左橫了五六下,許二都一一攔住了,許二高聲道:“李丫子,識相點,老子…..哎喲!”許二還沒說完,就哎喲一聲了出來,同時“咚!”的一聲響起。

隻見許二捂著頭蹲在一旁,原來李曉涯往左橫移得太多次,移到了門邊上,許二眼隻盯著李曉涯,李曉涯往那,他就往那,李曉涯就故意引他撞柱子上了。

“哈哈哈!許大哥沒事吧!”李曉涯假惺惺的關心問道,人卻往大廳走去。

“哎哎哎!李曉涯!你又跑到我這裡來騙吃騙喝呀?!”李曉涯剛進門就被門口櫃檯跑出來的張大富攔住了。

張大富早就見到這李曉涯了,見李曉涯又跑了進來,也顧不得腳痛,急忙跑了出來,心裡直罵許二沒用。

李曉涯見是張大富,一臉茫然狀道:“騙吃騙喝?我那有騙吃騙喝!我李曉涯是這樣的人嗎?”

“哼哼!你不騙吃騙喝?虧你還有臉說,前兩天剛騙了位江湖豪傑,害的我被揣了一腳,現在都還疼!滾!我這裡不歡迎你!”張大富怒氣衝衝的說道,邊說還拉扯著李曉涯起來。

“哎!張掌櫃的!那可不關我的事呀!那是人家江湖大哥豪氣,請咱吃頓飯!你被打是因爲你沒招待好人家吧!要不就是那江湖大哥手頭,故意鬧事不給錢吧!?”李曉涯杵著不肯走,還怪聲怪氣的說道。

“你!總之你以後都不要上我這裡來!本店伺候不了你這位大爺!”張大富氣呼呼的道。拉扯起李曉涯起來更用力了,是想趕李曉涯出去。,這謊話李曉涯都不知道說了多次,臉一板,從裡蹦出兩個字:“客滿!”李曉涯突然腳下往左邊一橫,許二也不慢,忙一橫,又攔住了,李曉涯又突然左一橫,許二馬上又攔住,李曉涯一連往左橫了五六下,許二都一一攔住了,許二高聲道:“李丫子,識相點,老子…..哎喲!”許二還沒說完,就哎喲一聲了出來,同時“咚!”的一聲響起。隻見許二捂著頭蹲在一旁,原來李曉涯往左橫移得太多次,移到了門邊上,許二眼隻盯著李曉涯,李曉涯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