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開局伴生混沌世界 > 第1章 修羅皇子

第1章 修羅皇子

做我的對手。”“那個小子嗎?”聽到秦瑯之言,秦昊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滯,眼中瞳孔微微收,眉頭微蹙。十年之前,八域爭鋒,萬族戰,修羅皇率軍征戰諸天戰場。大軍歸來之時,修羅皇卻帶回來一名五六歲的孩。賜名軒轅,立為皇子!雖然皇子不代表可以直接繼承皇位,但在修羅皇沒有退位之前,其地位乃是一人之下,無人可及!雖然沒有人知道這名孩從何而來,而修羅皇又為何會立他為皇子。但以修羅皇的眼界與格,他會看上一個平庸之輩?莫...太古八域,修羅域,獄城。

昏暗的蒼穹之下,赤地百萬裡。濃濃的腥味遊離在空氣中,充斥人的鼻腔。視野所見,一片暗紅,宛如鮮河。

獄城,便坐落於這片大地的正中央,乃是修羅域的皇城!

由森森白骨鑄就的大殿中,王座之上,端坐著一道巍峨影。濃鬱的霧繚繞周,散發著恐怖的戾氣與殺意。一雙瞳閃爍著幽幽寒,彷彿蘊藏屍山海。

修羅皇,修羅域之主,統修羅域無盡生靈。

每一任修羅皇,都是踏著累累白骨登上王座,代表著死亡與殺戮。

此時,大殿之中還有著諸多影。每一道影之上,都湧著極致恐怖的兇威與殺意。而他們此刻的目,都聚焦在上方的修羅皇上。

“十天之後,開修羅獄,定修羅子。”毫無的冰冷聲音,自修羅皇的口中傳出,在這片空曠的大殿中回開來。

諸人目閃爍,修羅子,乃是修羅皇的繼承人,未來執掌太古八域修羅域的新皇!非妖孽中的妖孽,無法勝任。

修羅皇麾下五大族,每一族都有著一名新晉王者。這五名年王者,盡皆是天賦絕頂的妖孽之輩,有資格角逐修羅子,未來為下一任的新皇。

這便是修羅域千古不變的鐵律,修羅皇位並非世襲,而是靠實力去爭,去搶,去殺,去奪!

即便是修羅皇子,若是在子之爭中被人斬落馬下,也隻能黯然收場。並且連帶著後整個家族,都會被剝奪皇族的份。

可想而知,每一次的子之爭會何等激烈。那不僅僅代表著個人的勝負得失,更代表著後家族的興衰榮辱。

“散了吧。”王座之上,修羅皇大手一揮。諸人躬行禮,各自散去。

……………….

獄開啟,王者爭鋒,修羅子將在十天之後確定。這個訊息如同颶風一般,在極短的時間,便傳遍了整個廣袤的修羅域。

修羅北域,五大族之一,秦族。

一座高閣之上,一道偉岸影負手而立,周散發著王者霸氣,睥睨不可一世。

秦族之主,秦廣王,秦昊!

作為曾經的修羅皇族,對於修羅皇位,秦昊乃至整個秦族都有著極深的執念。他的曾祖父秦傲,便是上一任的修羅皇!

忍數代,對於這一任的修羅子,秦昊勢在必得。

秦昊後,站著一名穿紫袍的年輕人。十六七歲的年紀,但其氣勢卻是極為驚人,通環繞,劍眉星眸,傲氣沖霄。

“此次子之爭,夠資格與你相爭的隻有楚家的楚天,閻家的閻宸。餘者,不足為慮。”

秦昊微微側頭,看向後的年輕人,沉聲說道。

秦瑯,秦族這一代的年王者。小小年紀便顯出極其恐怖的天賦與實力,被譽為是足以鎮一個時代的絕頂妖孽。

“楚天?閻宸?”秦瑯聞言一笑,微微搖頭。“我從來都沒將他們放在過心上,他們兩個,哪有資格與我相爭?”

秦瑯臉上的笑容雲淡風輕,自信而驕傲。

“好,這份氣度,方纔不愧為我秦昊之子。”看著秦瑯,秦昊臉上出一抹滿意的笑容。“這一次,我秦族一定會重新登上皇族之位!”

然而秦瑯並未回應,他的目看向遠,星眸中閃過一道如電芒。

“我真正在意的,是被皇雪藏了十年的那個人。隻有他,才夠資格做我的對手。”

“那個小子嗎?”聽到秦瑯之言,秦昊臉上的笑容頓時一滯,眼中瞳孔微微收,眉頭微蹙。

十年之前,八域爭鋒,萬族戰,修羅皇率軍征戰諸天戰場。大軍歸來之時,修羅皇卻帶回來一名五六歲的孩。

賜名軒轅,立為皇子!

雖然皇子不代表可以直接繼承皇位,但在修羅皇沒有退位之前,其地位乃是一人之下,無人可及!

雖然沒有人知道這名孩從何而來,而修羅皇又為何會立他為皇子。但以修羅皇的眼界與格,他會看上一個平庸之輩?

莫說是平庸之輩,即便是妖孽天驕,修羅皇又豈會多看一眼?

“寧軒轅,我等了你十年。希這一次的子之爭,你不要讓我失。”秦瑯目遠眺,眼中戰意奔騰。

………..

修羅西域,五大族之一,楚族。

漫天,戾氣沖霄。無盡的遮天蔽日,掩蓋蒼穹。一道影踏空而立,周沐浴霞,霸道囂張,不可一世。

一縷縷如同凝聚為實質,繚繞在此人的軀周圍。之間,彷彿有著萬鬼厲嘯之聲響起,攝人心神,令人骨悚然。

“不錯,天兒!你的修羅已經大,此次子之爭,你必然能夠力群雄,登臨絕頂。”一道影仰天大笑,眼中有著難掩的喜悅之。

說話之人,楚族家主,楚江王楚羽!而半空中的那名年,則是楚族之中,與秦族秦瑯齊名的年王者,楚天!

芒收斂,楚天淩空踏步,落在楚羽前。那腦後一頭隨風狂舞的長發,妖異而邪魅。

“我們那位皇子殿下應該出關了吧?”手接過下人遞來的衫披在上,楚天看向父親楚羽,開口問道。

楚羽聞言頓時一怔,旋即臉微變,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麼。旋即他輕輕搖頭:“不知道,這個我還真沒得到訊息。”

“應該是了,否則皇怎麼會突然宣佈開啟獄,進行子之爭?我可不認為,我們的皇是那種會心甘願將皇位拱手於人的格。”楚天笑了笑,微微側頭,看向皇城方向。

“其實我真的很好奇,這位皇子殿下究竟有著什麼過人之,居然會讓皇另眼相看?”

楚羽的臉有些沉,眼中的喜也是收斂了不。他可是清楚的記得,當年因為立寧軒轅為皇子一事,修羅皇可是滅了一方族。

隻因為那一族,持反對意見。

六大族,如今隻剩其五。不惜滅絕一族也要確立皇子之位,可見修羅皇對寧軒轅的看重。

“修羅皇子,寧軒轅…….”楚天微微一笑,但那一雙眼瞳中卻是有著芒綻放。“殿下,這次你可一定要出關啊。我是真想看看,當我把你踩在腳下的時候,皇會是什麼樣的表。”

………………

修羅域西南,五大族之一,宋族。

熊熊焰,焚天煮海。恐怖的高溫令得這片虛空都是劇烈的扭曲起來,分外駭人。

在那焰之中,一尊影淩空翱翔,高傲尊貴。

“呼!”

漫天焰席捲,宛若天河倒瀉,自天穹而下,然後如同一洪流般卷那一尊影的。展翅,當其落於高臺之上時,竟是化為一道曼妙影。

“恭喜小姐,功覺醒脈。”

一名滿頭白發的老嫗站在那裡,渾濁的雙目中湧出濃濃的喜。而口中的小姐,正是宋族天驕,宋帝王之,宋幽兒。

“十天之後便是子之爭,小姐能在此時功覺醒,實在是天佑我宋族。”白發老嫗眉眼含笑,邁步上前。

“五大族,我宋族一向勢弱,不被其他四族放在眼中。”白發老嫗來到宋幽兒旁,輕輕的為其披上一件披風。“這一次便讓他們知曉,我宋族威。”

對於宋幽兒,顯然白發老嫗有著強烈的信心。

然而宋幽兒卻是明眸低垂,神平靜。

“婆婆,你不要忘記了,皇族之中,可還有著一位深藏不的皇子殿下。”幽幽之聲,從宋幽兒的檀口中傳出,令得白發老嫗臉頓時一僵。

三千青,隨風飄,宋幽兒抬起那張傾國傾城的俏臉,目遠眺。

“能讓我們的皇,不惜滅絕一族也要冊立皇子之人,我宋幽兒倒要看看,你究竟有著什麼能耐?”

…………………..

修羅皇宮,祖地府。

一名看起來不過十五六歲,穿白的年,正盤膝而坐。

年麵容清秀,略顯稚。一頭黑發隨意披散在後,卻是給人一種難言的飄逸出塵之。

縷縷的天地靈氣繚繞在他的周圍,閃爍著淡淡的靈。而在他的表麵,同樣附著一層玄妙的暈,順著周的孔不停穿梭,宛如在為他洗經伐髓。

倏的,年那閉的雙眼猛然睜開,看向前方。在那裡,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巍峨的影,兇戾霸道,唯我獨尊。

府幽暗,看不清麵容,隻能看見那一雙幽瞳,令人心悸。

“我已宣佈,十天之後,開啟修羅獄,決出修羅子。”漠然的聲音在府中傳開,帶起陣陣迴音。

“開就開唄,和我有什麼關係?”年眉尖挑了挑,神隨意。似乎並不知道,站在他眼前的影,乃是整個修羅域的皇。

修羅皇的幽瞳微微閃了閃,漠然的語氣中似乎也泛起了一細微的波:“你也要參加。”

寧軒轅聞言,抬手了自己的臉頰,有些無奈的看向對麵:“你就真的,那麼想死嗎?”

番茄萌新發書,求各位大佬支援廣王,秦昊!作為曾經的修羅皇族,對於修羅皇位,秦昊乃至整個秦族都有著極深的執念。他的曾祖父秦傲,便是上一任的修羅皇!忍數代,對於這一任的修羅子,秦昊勢在必得。秦昊後,站著一名穿紫袍的年輕人。十六七歲的年紀,但其氣勢卻是極為驚人,通環繞,劍眉星眸,傲氣沖霄。“此次子之爭,夠資格與你相爭的隻有楚家的楚天,閻家的閻宸。餘者,不足為慮。”秦昊微微側頭,看向後的年輕人,沉聲說道。秦瑯,秦族這一代的年王者。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