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紫鼎仙緣 > 第1章 放牛的二娃子

第1章 放牛的二娃子

走,是往山裡走的方向,山裡可是有一些兇猛的野,牛要是跑山裡的話,那就麻煩了。去年村裡幾個獵戶結伴進山去打獵,就沒有出來了,全村人都上山去搜尋了,隻找到一堆骨頭,就很久沒有人敢去山裡打獵了。想到牛丟了的後果,二娃子一咬牙,還是朝山林尋去。初冬的天氣,外門的草都半枯萎的,但是山裡的草木還是綠油油的,難怪那些該死的牛跑進山裡吃草去了。希那些牛別跑太遠了。二娃子心中祈禱著,順著牛走過的痕跡,朝前麵走去。越...二娃子躺在一堆乾草堆中,破爛的草帽遮住半個腦袋,裡叼了草咀嚼著,裡傳來一陣甘苦味道。

遠五頭牛正在悠閑的吃著地上半乾枯的草,一頭老牛吃飽了,啪嘰啪嘰的拉了一大坨,牛屎的芬芳散發開來。

初冬的太照在上,上暖洋洋的,昏昏睡的覺。

二娃子愜意的想著,要是晚上也有太暖子那該多好,也不想想晚上有太還晚上嗎?

這是因為晚上他隻能睡在王老財的乾草房,裡麵除了乾草,就隻有冷,所以才會有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昨天晚上冷得他一晚上都沒有睡著,現在都還困著呢。

但是他不能睡著,得打起神來,看著這些牛。

這些牛可是王老財家的,他每天幫王老財放牛,得到的報酬是一頓飯,王老財媳婦心好,就給他多一口吃的,心不好隨便給個糧窩頭打發他了。

即便如此,二娃子還是十分珍惜這份差事,因為青牛村太窮了,其他村民自己一家都吃不飽,哪有餘糧給他這個孤兒呢?

因為每天也就有一頓,得骨瘦如柴,還好從小熬習慣了,子骨不錯,不然哪天被老天爺收了也不知道。

他除了幫王老財放牛,還會去蘭青先生那裡幫他洗服,打掃衛生,不為別的,隻是為了聽蘭青先生講課,識字寫字。

因為蘭青先生是村裡唯一識字的先生,平時教導村裡的孩子寫字識字,村民的報酬就是糧食。

因為別人家的孩子都給了糧食,他沒有糧食給蘭青先生,先生隻能讓他在院子外聽課,不然大家都不給,蘭青先生也很難做。

不過他理解能力,記憶力都十分好,往往蘭青先生教一次,他就記住了,不像有些孩子,榆木腦袋,怎麼不開竅。

有一次上課,蘭青先生講了一個問題,院子裡的孩子們都回答不上來,院子外的二娃子馬上就回答上來。

蘭青先生就問二娃子,想要什麼獎勵。

自二娃子記事以來,別的村民都他二娃子,他也不知道為啥別人他二娃子,據說他父母在的時候,這樣的。

二娃子就請蘭青先生給自己起了名字。

他打聽到自己家姓葉,蘭青先生思索了一下,就給他起名葉寒。

他問蘭青先生什麼意思,蘭青先生說,你出貧寒,生活貧寒,起名葉寒是他熬過寒冷,將來富貴不能忘卻過去的貧寒。

對這個名字,二娃子很是喜歡,剛開始時候別人他二娃子,他都會糾正別人,自己葉寒。

然而,別人還是他二娃子。

不過比起別的孩子狗蛋,二狗子,二愣子,牛支北,小黑,小白……

起碼二娃子聽起來好那麼一點點,他也就隻能自我安的接了。

昨天晚上被凍了一晚上,二娃子心裡想著,等熬過了這個冬天,就離開青牛村,去外門的世界闖一下,再呆在這窮地方,一輩子都不會有人他葉寒的。

因為他聽蘭青先生說過,外門的世界如何如何繁華富饒,他可不想一輩子在青牛村給王老財放牛,有一頓沒一頓的,出去闖幾年,或許會為蘭青先生說的富貴的麪人。

或許是昨天晚上沒睡好,又或者說太曬得太舒服了,不知不覺間,就迷迷糊糊睡著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陣風刮過來,殘葉飛舞,把葉寒蓋在臉上的破草帽都吹跑了。

二娃子幽幽的醒過來,撓了撓後腦勺,太高掛,居然已經快中午了,曬得他有點發熱。

咕嚕嚕!

腹部一陣抗議,二娃子覺最近得越來越快了,正是半大年紀,長的時候,特別容易。

從懷裡掏出半個糧窩頭來,這是他昨天晚上節約下來的,留著中午吃的,幾口吃掉,起碼覺肚子裡有點東西,沒那麼。

不過曬了太久了,又吃了半個窩頭,這玩意乾得很,正準備找點水喝。

突然。

二娃子臉大變,覺不對勁了,猛的跳了起來,四張起來。

牛呢?

隻見四靜悄悄的,本來在不遠吃草的牛,居然不見了,踮著腳跟四張,牛不知道跑什麼地方去了。

要是讓王老財知道了,自己睡著了沒看住牛,這差事肯定要黃了……

平時他都是看著這些牛吃飽了,他就把牛拴起來,然後去蘭青先生那裡聽課,結果昨晚凍了一晚上,沒有睡好,這一睡著,牛居然不見了。

整個青牛村,除了王老財有五頭牛,其他人也隻有一兩頭牛,還有丟牛的事還是偶爾會發生,不是被人順走了,就是被山裡跑出來的兇猛野給吃了。

“跑什麼地方去了?”

二娃子急得汗都下來了,也顧不得口乾舌燥了,跳上山坡上的大石頭,四眺起來,放眼過去,本看不到牛的蹤影了。

要是五頭牛丟了,王老財打死他那也是很正常的,不然就是要被王老財當牛使喚一輩子了。

二娃子可是村子裡最聰明的孩子,腦瓜子一轉,馬上就有主意了。

對了!牛屎!

牛都有邊吃邊拉的習慣,順著新拉出來牛屎,應該能找到牛……

走了一段距離,二娃子發現了一堆看起來新鮮的牛屎,心中一,跟了上去,越往前走,二娃子臉越難看。

因為,順著牛屎往前走,是往山裡走的方向,山裡可是有一些兇猛的野,牛要是跑山裡的話,那就麻煩了。

去年村裡幾個獵戶結伴進山去打獵,就沒有出來了,全村人都上山去搜尋了,隻找到一堆骨頭,就很久沒有人敢去山裡打獵了。

想到牛丟了的後果,二娃子一咬牙,還是朝山林尋去。

初冬的天氣,外門的草都半枯萎的,但是山裡的草木還是綠油油的,難怪那些該死的牛跑進山裡吃草去了。

希那些牛別跑太遠了。

二娃子心中祈禱著,順著牛走過的痕跡,朝前麵走去。

越是朝山裡走,山林越是茂盛,他回頭看去,都看不見來的路了。

而這時候太西下,快要天黑了。

“不能往前麵走了,一會回不去了。”

二娃子看了一下天,自語一句,犯不著為了幾頭牛,把小命賠上,實在不行連夜離開村子跑路吧。

他剛轉。

突然。

“哞!”

一聲牛從不遠峽穀傳來。

“牛在哪裡!”

二娃子驚喜呼道,撒就朝峽穀跑去,剛跑到峽穀前,就聞到了一濃烈的腥味。

剛前進十幾丈,就看到一隻黃牛的骨架在峽穀口,牛骨架還有新鮮的,臟一地,鮮一地,一看就知道是什麼猛吃的。

怎麼回事?

本不敢進去峽穀,二娃子臉大變,猛的掉頭就要跑。

嗷……

一聲野的咆哮,跟著一陣劇烈的腥風襲來,二娃子覺被一個比牛還要大的影撞飛了,腦袋撞擊在了石壁上,暈倒了過去了。

眩暈的瞬間,腦海閃過一絕,這回死定了……一堆看起來新鮮的牛屎,心中一,跟了上去,越往前走,二娃子臉越難看。因為,順著牛屎往前走,是往山裡走的方向,山裡可是有一些兇猛的野,牛要是跑山裡的話,那就麻煩了。去年村裡幾個獵戶結伴進山去打獵,就沒有出來了,全村人都上山去搜尋了,隻找到一堆骨頭,就很久沒有人敢去山裡打獵了。想到牛丟了的後果,二娃子一咬牙,還是朝山林尋去。初冬的天氣,外門的草都半枯萎的,但是山裡的草木還是綠油油的,難怪那些該死的牛跑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