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全球鍛煉,開局水滸我來選 > 第11章 料事如神

第11章 料事如神

看著蘇墨。剛才的那一刹那,當他用全力揮下的棒子與對方的掌力相撞時,他感到了源自內心深處的恐懼與渺小,就像是麵對著一頭古老的洪荒巨獸一般。此刻,洪教頭滿臉冷汗,臉色蒼白。“你還算機靈,要是你不鬆手,估計現在你的雙臂已經斷了,臟腑也會受傷。”蘇墨瞥了一眼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飛入柴進莊園的镔鐵棍,語氣平靜地說。降龍十八掌對付這種花架子真是綽綽有餘,不管對手如何變換招式、真假難辨,自己隻需挑選一招迎敵即可...蘇墨嘴角上揚,朝燕青微微拱手:“看來是從林衝那裡過來的吧?”

燕青心裡一緊,表情更加恭敬:“黃兄果然是料事如神!”

都知道,在那個時代,除了那些大人物和大勢力擁有自己的情報網,普通百姓要想瞭解訊息,基本隻能靠口耳相傳。

盧俊義雖是個大地主兼江湖上有名的高手,但他想要建立一個情報組織的能力還不夠。因此,他會定期派人去大名府商會,接觸一些來往的商人,打聽些新鮮事,如有不利的訊息也能提前做好準備。

前不久,京城商會傳來了訊息:京城惡霸高衙內因為某個涉及林衝妻子和呂洞賓的事栽了跟頭。盧俊義一聽涉及到林衝,便有些牽掛這位師弟,於是派遣親信家仆燕青前往汴京,去詢問情況並探望林衝。

燕青來到了汴京,碰到了林衝與魯智深兩人。林、魯二人還算直爽,除了關於蘇墨和甘雨的事情講不清楚,其他的事情他們都如實告訴了燕青。

於是,燕青瞭解到的事情經過算是最為接近事實的一個版本。對於蘇墨,他自然是充滿好奇,並進一步打聽了他的經曆——結果震驚不已。

先不說那首讓燕青覺得自己下輩子也寫不出來的上元詞;更誇張的是,蘇墨兩個月前還在練習《清靜吐納法》和《太祖長拳》,兩個月後竟然能拔起垂楊柳,實力甚至超越了魯智深。

這讓燕青不禁心生好勝之意,想著找個機會和蘇墨比試一下。

他心想:得儘快,按照對方這般逆天的進步速度,一年半載之後,恐怕就沒法和他較量了,到時候在一旁給他鼓掌就行了。

蘇墨聽完燕青敘述的事情經過,笑著打趣道:“你這般的直率性格,倒是很像魯大師呢。”

燕青這個人,武藝高強,機靈聰明,擅長撩妹什麼的也就罷了,畢竟天罡星裡很少有弱者。但是他對盧俊義始終忠誠,始終保持著一顆感恩之心,這在當時確實難能可貴。

畢竟,在這個時代,大家都比較現實。有能力還不忘初心的人,總是更讓人信賴。

“哈哈,如果是和其他人交談,我也不會那麼直接。”燕青回應著蘇墨的笑容:“但在京城,人人都傳說黃兄才華橫溢,學識淵博,心思細膩。我這點小心思對公子來說沒什麼用處,不如實話實說,以免惹人笑話。”

“習武之人相遇便是緣分,若要切磋一番,自然是可以的。”蘇墨點頭讚同,轉頭看向柴進:“柴大官人,既然如此,請借您的地方讓我們比試一下,希望您不要介意。”

“好好好!隨你們怎麼用,就算把這些垂楊柳全都打斷了都沒關係。”柴進兩眼放光,忙不迭地說。

“這個……應該不至於全部打斷吧。”蘇墨看著眼前那一片綿延數千棵的垂楊樹林,臉上不禁微微抽搐。

雙方交手產生的餘威能將這片垂楊樹林全部摧毀的話,那戰鬥力估計已經達到了風雲級彆的層次。至於下一世,能否達到這個程度,還很難說。

這時,燕青環顧四周,提議道:“黃兄剛才已經和那位教頭交過手了。不如讓我找兩個莊客也過兩手,然後再和黃兄切磋一下。”

場麵瞬間安靜下來,將近一半的莊客下意識地往後退了幾步,躬身低頭,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樣子。剛剛洪教頭的那一棍子,在他們眼裡已經是無法承受的重量,然而這位黃公子反手一掌就將洪教頭手中的镔鐵棒打飛進了莊園深處,消失不見。

這徹底重新整理了他們對武功的認知。而這位自稱浪子的小白臉居然還敢挑戰這位恐怖的煞神黃公子。這說明即使浪子燕青不能戰勝黃公子,至少也應該具備擊敗洪教頭的實力。

在這種情況下,自己上去顯然是送死!

雖然這些混混們武功不濟,但對於保命之道卻是門兒清。此刻他們一個個低眉順眼,閉口不言,彷彿變成了木樁一般。

“丟人現眼。”

柴進氣得臉色發青,暗暗決定回去就要讓這些裝死的莊客滾蛋。

“罷了,剛剛我已經出手一次,現在體力已經恢複了。”

蘇墨掃視一圈裝死的莊客,搖了搖頭。

“那……我就占點便宜了。”

燕青看看四周,指著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洪教頭說:“來幾個兄弟把他扶去歇息,彆在這裡礙事。”

“你!你……胡說,我……我不是……混子。”

洪教頭聽到燕青的話,心頭火起,掙紮著想要起身反駁。可是手軟腳軟,全身痠麻無力,終究沒能站起來,反倒又摔了個狗啃泥。

“洪教頭,沒事的,大家的實力和那人相差太大,輸給他並不丟人。”

“是啊,差距太大了,輸了也不奇怪。”

“反正他已經不跟你打了,彆害怕。”

“不怕不怕哦!”

幾位莊客看見洪教頭實在爬不起來,有兩個壯著膽子走過去,一邊安慰著他一邊把他扶了起來。

“你……你們!放……”

洪教頭聽著他們的話語,越發憤怒,一口氣沒喘上來,吐出一口老血,昏厥過去。

“……把他帶進莊子裡休息吧。”

柴進覺得有些疲憊,歎了口氣,卻又緊緊盯著蘇墨和燕青。此刻他最懊惱的,是自己浪費了這幾年的時間。

同樣的,一股怒火也在他心中燃燒起來。白白浪費了幾年的時間啊!看看人家黃公子,一個人默默練了幾個月,就成了這樣的高手!如果人家用上幾年時間,豈不是宗師級的人物?

這讓他開始思考問題所在。

首先想到的是:是不是師父沒教好?

不對,換個角度來看,這位黃公子都能把彆人教成這樣,那就說明……

人家黃公子自己本身就是牛人啊!而且他獨立修行幾個月就能有這樣的造詣,如果給他幾年時間……

想想都覺得可怕!

柴進不由得捏緊了拳頭,心中的火焰愈發熾烈。明磊落。如果你真是來捉拿我武鬆的,那就明說好了。”“我隻是聽說武兄武藝超群,特意前來請教一二。”蘇墨笑了笑,接著問道:“不過不知道武兄究竟為何事而要隱姓埋名,躲在這柴大官人的府邸之中呢?”武鬆沉默了一會兒,心想既然已經被揭穿,索性承認吧。他三個月前來這裡投靠,當時展示了一套拳法,柴進看不上眼,隻給他安排了個三等莊客的工作。然而此刻突然冒出一個看似文弱書生模樣的人,卻有著深不可測的武學修為,還說是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