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全球鍛煉,開局水滸我來選 > 第9章 水滸傳

第9章 水滸傳

能在這隨便喝個酒,就遇到了逍遙派的傳人或者是類似掃地僧這樣的超級高手,能看穿他的修為?蘇墨覺得自己運氣不至於好到這種程度。“你背後的氣息非常複雜,讓人難以捉摸……”“既有當官的氣息,又有像是叛賊的感覺,還有一些……哎呀,不說這些了!總之,奇怪得很呐!”老乞丐瞪著眼睛琢磨了半天,皺著眉頭說:“當然,老乞丐我對這方麵也隻是略懂一二,如果你有機會去趟龍虎山,也許當今的天師能夠看出其中的門道。”“原來是這...每個月都按規矩不能改角色的名字,而且每月還會有一大筆零花錢給到手。萬一真的有高人上門拜訪這個莊子……那不是一下子把自己這批混吃等死的人的真實麵目給露出來了嗎?這樣的話,就算柴進是個出了名的大善人,也不會養著一堆明擺著混日子的人吧。要麼我們主動收拾包袱滾蛋,要麼就得貶為家丁。現在這年代,江湖上的家夥一個個聰明得跟啥似的,想找一個像柴進這樣慷慨大方的冤大頭,那可是難如登天啊。古人就說得好,砸彆人飯碗,那就是等於斷人家的活路,簡直不像話!

不過,大家很快回過神來。眼前的這個讀書人,雖然口氣大得嚇人,但這白皙的臉龐,斯斯文文的模樣,一副虛弱不堪的樣子,就算他會武功,恐怕也隻是剛入行的新手,對拜莊這種江湖規矩可能壓根兒就不懂。再說了,就算真的要比劃比劃,這讀書人又能打贏誰呢?

他們心裡琢磨著,今天應該是個有驚無險的日子,甚至還可能是個充滿機會的日子。隻要表現得好,沒準柴進這個冤大頭一開心,就會給他們升級成教練,每月的零花錢翻個十倍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這裡,那群渾水摸魚的家夥叫得更歡了。

“嘿,原來這小子挺會借勢的嘛。”

蘇墨瞥了一眼那位老管家,看他的樣子,分明是對莊裡的這些混子頭疼不已。然而,柴進和這位老管家都不會幾手武術,雖然有所懷疑,但也很難確定這些莊客裡麵哪些是高手,哪些隻是在混日子。因此,他們決定等到所有人都聚齊後再公佈這個訊息,然後觀察他們的反應,以此來驗證自己的猜測。

蘇墨的目光掃過那一眾莊客,幾乎忍不住笑出聲。這老管家的想法確實沒錯,吵得越凶的家夥,武功越差勁!

“夠了,在柴大官人麵前,你們怎麼這般無禮?都給我安靜下來!”

人群中忽然傳來一陣雷霆般的大吼,顯然是出自地位較高之人。喧鬨聲立刻戛然而止,連根針掉地上都能聽見。

“年輕人,我聽說你要來拜莊?”剛才的聲音再次響起,隻見一位壯漢從中走出,正是莊客們的槍棒教師洪教頭。他頭上斜戴著一頂頭巾,披著一件敞胸的英雄氅,衣服敞開著,露出腹部猛虎下山的紋身,張揚至極。要是他還叼著一根牙簽、戴上墨鏡,那簡直就是典型的老炮形象。

蘇墨微笑著回應:“不錯。”

“年輕人,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當然清楚。”

“如果你現在收回這句話,我可以當作你年紀小不懂事,這事就此揭過。”

洪教頭臉色一沉:“不然的話,今天的事情,怕是不會那麼輕易結束。”

“洪教頭,這位黃公子並非尋常人,乃是真材實料的高手,請您彆輕視了他。”柴進看到蘇墨從容淡定的神情,不知為何有些慌張,忙插嘴說道。

“哼,高手?”洪教頭冷笑一聲,“大官人喜好習武,連那些被流放的軍人也往咱們莊上湊,靠著些小手段混吃混喝。那些家夥也就罷了,現如今,居然連個讀書人都開始玩這套了。如果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彆人豈不是以為我們好欺負?”

“這……”

柴進一時沒了主意,看向老管家求助。

蘇墨名聲在外,雖傳得有些離譜,但在江湖上傳說不斷,經過口耳相傳,真相究竟幾何,誰也說不準。而現在麵對的是有真功夫的洪教頭,柴進不敢太過得罪。畢竟洪教頭手裡那根镔鐵棒耍得威風凜凜,莊客們很少有人能在三招之內抵擋得住,就彷彿當年的楊五郎再現一般。儘管柴進跟著洪教頭學了好幾年,卻始終沒能學到啥真東西,他隻能把原因歸咎為自己天賦不行。

考慮到找不到更好的老師,柴進也不敢徹底惹惱洪教頭。萬一洪教頭一生氣走了,那他的處境隻會更糟。

“既然黃公子已經遞了帖子要拜莊,想來必定有所準備,柴大官人無需過於擔憂。”老管家眼神閃爍,笑著說,“黃公子有什麼想法不妨直言,大家都聽著呢。”

“洪教頭剛才說得很有道理。”

蘇墨將當前的局麵看得清清楚楚,這位洪教頭即便有點真功夫,肯定也沒有全盤教授給莊客們,甚至連這位老管家也在暗中預設這種做法。他們的目的何在,蘇墨並不想去深究。無非就是為了能長久地在柴進身邊混吃混喝,或者是擔心柴進出類拔萃之後不易駕馭。

說起來,柴進這種廣結豪傑、樂善好施的風格,與《水滸傳》中的史進頗為相似。隻不過史進直到遇見王進,才得以躋身一流高手之列。而柴進的情況則更為複雜。

作為後周世宗柴榮的嫡係後代,柴進家中有著太祖皇帝趙匡胤親賜的丹書鐵券。在這種情況下,他本應低調做人,積蓄力量,隨時準備在風雲變幻之際,打出反宋複周的大旗。然而大宋朝廷仁德,沒有追究柴氏後人的責任,柴氏家族本該安享富貴,享受人間繁華,甚至可以儘情享樂、裝瘋賣傻。

但是,柴進非要打著俠義的旗號,仗義疏財,救危濟困,結交江湖豪傑,更一度庇護朝廷通緝要犯。這樣的行為,朝廷怎能容忍得了?因此在原著故事中,柴進陷入高唐州的困境,即便祭蘇墨點點頭,“但現在看來,我們也隻能硬碰硬了。”“嗯?”蘇墨接著說:“這家夥痛恨人類,還會飛,速度快過我們,而且明顯是在等我們逃跑。”“如果我們心裡萌生了逃命的念頭,氣勢一旦衰退,那就註定難逃一死了。”蘇墨心裡也在納悶,景陽岡這個地方並不是什麼生態環境特彆誇張的山脈,先前那隻斑斕巨虎已經夠讓人驚奇了,現在窮奇竟然也出現了,這實在是有些過分。當然,這個問題他已經沒法去找人解答了。“吼!汪!”聽到蘇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