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全球鍛煉,開局水滸我來選 > 第6章 先上酒菜

第6章 先上酒菜

鍵作用,細思之下,真是讓人有點兒膽寒。畢竟,這世上哪有誰沒乾過幾件虧心事兒呢?……到了第三天,行刑現場人山人海,蘇墨懶得去擠,便約上了林衝和魯智深在附近的酒樓找了個位置,邊喝酒吃肉,邊遠遠地朝刑場方向瞥了幾眼。雖然實際上什麼都看不見,但至少不用忍受人群中的汗臭味。不久後,劊子手揮下了鬼頭刀,高衙內人頭落地,同時蘇墨的耳邊突然響起空間提示音:【學子黃裳勇敢對抗強權,以平民身份,為生者爭取權利,替死者...蘇墨已經熟練掌握了那三招掌法,能夠隨心所欲地運用。“不過,光靠這三招就想逆推出降龍十八掌,或是創造出一套與之匹敵的新功夫,顯然還不夠格。”他心想,“大概積累不足是個原因吧。黃裳能夠閉門揣摩出《九陰真經》,但也花了數十年光陰。”

他又坐著靜心運轉內力,反複研究這三招掌法的勁力運用,確保能完全操控它們。確信已達到收放自如後,他站起來準備離開。

降龍十八掌固然是一套頂尖掌法,其深厚奧妙隨修煉者的修為遞增,潛力無窮。它的關鍵在於運勁發力,招式外觀樸實雄渾,看似簡單易懂,即便是郭靖這樣的資質普通者也能通過刻苦練習而大成。

蘇墨在太祖長拳和白虹掌法上下了不少功夫,基礎拳腳和發力技巧都已經相當紮實。因此他對類似的東西理解更快,若是那老乞丐傳授的是獨孤九劍,他知道自己恐怕需要閉關半月才能掌握。

這時,店小二跑過來收拾餐具,並找了兩串銅板給蘇墨。宋代的物價頗有意思,一頭耕牛最多隻能賣七貫錢,但一斤牛肉卻可以賣到一百文,換言之,殺掉一頭耕牛,賣出的牛肉收入幾乎是賣牛本身的四倍。儘管私自殺耕牛違法且懲罰嚴厲,但由於高額利潤誘惑,民間私下宰牛並不罕見,牛肉更是隨處可見。相比之下,合法屠宰的羊肉價格昂貴,一斤大約要價九百文左右,這讓吃羊肉串變成了一種奢華享受,連北宋皇宮宴會用肉大多也是羊肉。

“找回的錢就不必了,問你件事。”蘇墨笑著對店小二說。

這份恩惠歸功於店小二引薦他與那老乞丐相識,他自然不會吝嗇這兩串銅板作為回報。

店小二接過賞錢,欣喜不已:“哎呀,謝謝您這位大爺,您如此慷慨大方,定是文曲星轉世無疑!”

然而,蘇墨琢磨了半天也沒想明白慷慨大方跟文曲星有何關聯。“剛才那位老乞丐,你以前見過嗎?”

“沒……沒有啊,這是我頭一次見這個人。”店小二回答,隨後又奇怪地說:“奇怪了,我眼神一向不錯,不知他是怎麼悄悄進來的。”

“沒見就算了。那麼,柴大官人現在在莊子上嗎?”

“在呢,在呢,就算他偶爾出去打獵,這個時候也應該回來了。柴大官人的莊子一直在招募江湖豪傑,您如果想學武藝,不妨去拜訪一下他。他那裡高手眾多,隨便指點一下,肯定要比剛才那位老乞丐靠譜多了。”

“確實是個好主意。不過,你說有沒有一種可能,那個老乞丐纔是真正的大師級人物呢?”

說完,蘇墨並未等待店小二的回答,拿起行囊徑直走出酒店。

店小二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嘀咕道:“那老乞丐一看就知道是個騙子,哪裡會是什麼高手?再說了,真正的江湖高手怎麼會跑到這種破地方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位二十出頭的青衣青年邁入酒店。他雙唇紅潤,眸子黑亮,麵色如同美玉般白皙,卻又帶有英氣十足的氣質,讓人覺得既有女子般的秀氣又有獵豹般的矯健。

“這位爺,您是不是也會一身好武藝啊?”店小二被他的氣場所震懾,驚訝之餘問道。

“武功嘛,當然還有一些人比我更厲害。”青衣青年微笑著說,“但在吹拉彈唱、拆字解謎等方麵,放眼天下,比我強的恐怕不多。”

“謔,您這可是文武雙全哪!”

店小二笑著說,但他接著又補了一句:“您這吹牛皮的水平也是相當高啊。”

“唉,我說實話你還不信。”青衣青年歎了口氣,帶著一絲遺憾說,“最近聽說京城有個姓黃的公子哥兒出了名,據說文武兼備,可惜我在京城辦事情的時候他已經離開幾天了,不然我還真想去見識見識。”

“前幾天從京城經過的客人提起過此人,說是那位黃公子有呂洞賓下凡的風采,身高達八尺,腰圍也是八尺,麵呈紫色,獠牙外露,一生性格火爆,專治貪官惡賊。”

“等等,你說呂洞賓長這樣?這不對吧?”

青衣青年聽得瞠目結舌。

“啊,總之那人就是這麼說的。”

“好吧,彆扯這些閒篇了,先給我上酒菜吧。”

青衣青年搖了搖頭,笑了起來:“你說得對,不管高手低手,吃飯總是最重要的。”

“沒錯,這位爺說得真有道理!”店小二對此表示讚同。

“對了,你們這裡附近有沒有什麼名聲在外的英雄好漢?既然來了,我就去看看。”

“有的,有的,提到這個我就興奮了!”店小二眼中閃爍著光芒,得意洋洋地說。

“那就先上酒菜吧……”

“好的,這就給您上!”店小二熱情地回應。

過了幾裡官道,一座巍峨的大石橋躍然眼前。過橋後是一條寬闊大道,直通向一個猶如王府般宏偉的莊園,沿途兩旁種滿了垂楊大樹,粗略估計數量不少於千棵。

此時,一名三十四五歲的瀟灑男子坐在一間雅緻茶館的桌邊,遙望著近處的垂楊樹林海,不由得輕輕歎了口氣。的氣爆聲響起——那是洪教頭的镔鐵棍撞擊在能量波上產生的震蕩聲。隨後,一股難以置信的巨力沿著镔鐵棍傳遞至洪教頭的身體之中。瞬間,在洪教頭滿是震驚的眼神中,他握不住棍子,隻見镔鐵棒彎曲變形,飛離了他的手掌,遠遠地向著柴進莊園的方向飛去。“你……你……你究竟是……”洪教頭跌坐在地,掙紮著想要起身,全身顫抖地看著蘇墨。剛才的那一刹那,當他用全力揮下的棒子與對方的掌力相撞時,他感到了源自內心深處的恐懼與渺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