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全球鍛煉,開局水滸我來選 > 第36章 宋江等人領軍征討

第36章 宋江等人領軍征討

功夫。”蘇墨微微點頭,語氣淡然。“謝謝師父!”柴進欣喜若狂,接連磕了九個響頭,然後抬起頭,有些不解地問道:“請問師父,為什麼要等到明年春暖花開的時候呢?”“因為今年我要去參加科舉考試,沒空教你。”蘇墨笑了笑,理所當然地回答。這一年來,是他願意花在科舉考試上的最大限度。如果能夠高中進士,他就可以了卻一些因果,然後自由自在地闖蕩天下。就算落榜,他也必須開始真正地乾預這個世界的程序。在這種情況下,收下柴...創造過程中不要更改角色名字在金庸小說係列裡,人們提起明教,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倚天屠龍記》,畢竟它是唯一一部深入描繪明教故事的作品。但實際上,明教的存在遠早於此。它的源頭在波斯,由摩尼創立,原名為摩尼教,約在唐朝武則天時期傳入中國內地。

這個宗教的教義非常獨特,一開始受到了基督教和祆教的影響,可以說是一個融合多種信仰的產物。傳入中原後,為了更好地在當地推廣,它又進行了二次改造,加入了當時流行的佛教元素。儘管融合後的教義確實更利於傳播,但好景不長。可能是因為借鑒的東西太多,在唐武宗滅佛之際,發現摩尼教似乎也有點可疑,於是順便將其一同打壓。

遭受重挫的摩尼教被迫轉入地下,並披上道教的外衣,更名為明教。教徒們堅信黑暗終將過去,光明必將到來。這一教派經曆多次融合改良後,恐怕連創始者摩尼本人也認不出來了吧。由於教義複雜難以解釋,麵對信徒們的不斷質疑,教主和高階領導們也很頭疼。最終他們決定引導信徒通過起義的方式來宣泄和展現力量。

於是,從唐代到宋代再到元代,起義成為了明教的主要活動之一。直到元末,明教竟然意外地起義成功,其領袖朱元璋曆經血戰,成為明朝開國皇帝。接著,朱元璋毫不留情地揮刀斬草除根,將明教徹底消滅。

然而,明教餘孽並未就此消亡,他們重組為日月神教,一方麵在江湖中悄然發展,另一方麵則籌劃著統一江湖並繼續起義的大業。總結起來,明教就是一個有著悠久起義曆史,且前景看似光明的龐大江湖勢力。

在這段曆史中,明教教主張臘起義尤為突出。他的行動有點類似模仿東漢末年太平道創始人張角的模式,一度形成瞭如黃巾起義般的聲勢。張臘自稱聖公,設立年號永樂,接連攻占多地,震撼東南。在其勢力巔峰時期,手下擁兵幾十萬。

雖說是烏合之眾,但這規模已足以震懾四方。張臘信心滿滿地設想劃江而治,休養生息,準備在十年內推翻大宋王朝。然而,宋徽宗坐不住了,派出太傅、樞密院事童貫帶領十五萬大軍,一舉擊敗了張臘的明教勢力。而在另一部作品《水滸傳》中,宋江等人領軍征討,付出了巨大代價才終於斬殺了張臘。

如今,在這個混亂的世界裡,蘇墨對接下來的發展並無清晰的認知。不過,在這個時候,他也無需過多思考了。最近幾天,他閉門不出,專心研讀了幾本書籍,並將大半年來的所見所聞一一對照,大大提高了自己的文章水平,心境也隨之變得平和,不再輕易與人爭執。

原本,對於明教如果隻是小範圍起義,蘇墨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互不乾涉。大家各有各的生活道路,他要考科舉,他們要去造反,互不影響,各自都能擁有光明的未來。

但是,起義就起義吧,偏偏要在解試的時候跑去炸貢院,這是什麼意思?如此斷人前程的行為已然觸及了蘇墨的底線,忍無可忍無需再忍!

此刻,蘇墨站立於自家小院中,注視著被夜風吹落的一片葉子,胸中燃燒起了殺意。

“誰在那裡?”

厲法王剛開口警告,倉庫的門就已經被一掌震碎。一人身影淩空飛旋而入,穩穩落在院子中央,是一位麵貌邪魅的青年男子。緊隨其後,又有三位黑衣人在夜色中悄然走出,呈三角之勢圍住年輕人,保護著他。

微風吹過,涼爽宜人,但庭院之中卻寂靜無聲。這位青年看著眼前的蘇墨,語氣平淡地說道:“你是聖使之位吧,挑這個地方倒真是有眼光。”

說實話,這座宅子確實相當不錯。蘇墨的父親特意買下它,就是為了有個清淨之地讀書,以免鄰裡打擾。宅子後靠山嶺,附近還有一個亂葬崗,周圍沒有任何鄰居,異常寧靜,這也正是明教選擇此處作為聯絡點的原因。

對於蘇墨來說,偏僻荒涼一些更好,這樣一來,無論是發生戰鬥還是處理屍體,都不必擔心動靜過大引起他人注意。

雖然把這些家夥交給官府,也能撈到不少功勞和銀兩。但此刻的蘇墨隻想低調地參加科舉考試,並不想因為幾百積分就被明教惦記上。要是因此影響了進京趕考,那就得不償失了。

“你究竟是何人?竟敢窺探我們明教的事務會議!”

被稱為聖使的年輕人瞪視著蘇墨,後者淡然一笑:“反倒是你們幾個人在我的倉庫裡密謀叛亂之事,還指責我在偷聽?我看你們明教乾事情,真是不上檔次。”

蘇墨的目光掠過地麵飄落的落葉,心裡已經燃起了怒火。

“有意思,你還真會選地方呢。”

聽到蘇墨這句話,年輕人愣了一下。最近幾天他在暗中觀察過蘇墨幾次,看到他埋頭苦讀,一副毫無武功的樣子,所以就沒把他放在眼裡。畢竟,讀書人能有什麼用?

但現在想想,這宅子確實是蘇墨的。這麼說來,確實是他們的不對。

由於過於緊張,年輕人的思緒也陷入了僵化。

“沒想到這傻乎乎的書生居然武功高強,你的眼光可真不行。”

就在年輕人還在糾結的時候,厲法王冰冷的聲音從小屋內傳出,打斷了他的試煉者並不那麼在意了,他決定專心修煉自己的功夫。就在這個時候,蘇墨的心神有所感應,抬頭看向破廟一側的窗戶。隻見一位身材嬌小的女子輕盈地翻窗而入,落到了地上。她戴著鬥笠,臉上罩著黑紗,使人無法看清她的麵貌,穿著的夏季丫鬟常穿的薄裙已經被雨水淋得濕透,緊貼在身上,勾勒出了起伏的曲線。“你...你是誰啊?”女子顯然沒想到廟裡有人,身形瞬間繃緊,下意識地摸向腰間的武器,發出的聲音雖稚嫩卻清脆悅耳,聽上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