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全球鍛煉,開局水滸我來選 > 第21章 打虎英雄

第21章 打虎英雄

點不高興:“這位柴大官人不是江湖中人,我也不方便去找他麻煩。”“那隨你便吧,反正我這裡吃喝隻認現銀。”店小二攤開雙手。“罷了罷了,既然你不肯換我的武功,那就拉倒吧。”老乞丐歎了口氣,提起腳邊的一個酒葫蘆,起身準備離開。他的身上掛著九個小布袋,有的脹鼓鼓的,有的卻空蕩蕩的,看上去十分奇特。“等等老人家。”看到老乞丐真的要走,蘇墨微笑著插話說。“嗯?書生,有何貴乾?”老乞丐一愣,嘴角上揚:“難道你想請...在創作過程中並未更改角色名稱,故事繼續如下:

蘇墨在不到一杯茶的時間裡,解決了困擾他好多天的難題,甚至還剩下一些精力聚集在他的丹田位置。每次呼吸都能感受到一絲清新透徹的舒爽。

那些剩餘的妖獸精氣,完全可以用來一口氣提升他的穴位修煉。不過,蘇墨之前對穴位修煉的研究並不多,所以他並不急於嘗試。他知道,這些精氣雖不如高手傳授的那樣持久穩定,但在體記憶體放個十天半月是沒有問題的,無需操之過急。

“但這枚窮奇妖丹確實有點詭異。”他想著,“妖獸辛辛苦苦凝聚出的內丹,我一個人類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吸收呢?很有可能,這東西被人動過手腳,甚至故意把窮奇放在這裡製造殺戮。難道他們是用人命來喂養妖丹嗎?怪不得這畜生看我們的眼神充滿了刻骨的仇恨。”

蘇墨琢磨了幾秒,皺起了眉頭。事情不合常理必定有問題。他覺得,既然自己不是妖獸,理論上是不會那麼容易吸收妖獸內丹的。這很可能牽扯到某個勢力的陰謀詭計。他一時半刻也想不出哪個宗門會有如此反人類的行為。但是,謹慎總沒錯。

他們敢把窮奇放出來,肯定就有回收的辦法。如果不是有絕頂高手,那就是有著極其深厚的底蘊。憑他目前宗師級彆的修為,雖然應該能對付得了窮奇,但如果這畜生真要逃跑,他也確實束手無策——畢竟,窮奇還會飛呢!

當然,這一切或許隻是蘇墨的猜想。窮奇的妖丹也許就是這麼難以置信地易於吸收。猜錯了也就錯了,小心駛得萬年船!

念頭一閃,蘇墨決定謹慎行事,他輕輕一握,將黯淡無光的妖丹碾成粉末,隨風散去。接著,他提起窮奇的屍體,向遠處走了幾十米,用力一扔,將屍體丟進了深深的山穀之中。隨後,他從武鬆的揹包中抽出一把佩刀,在斑斕巨虎的屍體上劃了幾刀,弄出了像是刀傷的樣子,力求做得逼真。

整個過程花了幾分鐘時間,蘇墨將現場佈置完畢。背起武鬆,沿著亂樹林邊緣,一步一步離開了山崗。一路上並沒有再次遇到窮奇,平平安安地走了數裡路,蘇墨視野開闊,已經到了山腳下。

遠處的山嶺下方,有一個平台上集結了數百士兵,人人表情嚴肅。看到蘇墨走近,他們驚訝不已。

“你是誰?是怎麼過來的?”

“你運氣真好,景陽岡上的那隻大蟲極其凶猛,凡是經過的人都是有去無回。”

“不對呀,這條路不是已經封鎖了嗎,你怎麼能過去?”

“嗯?你背上還背著個人呢?”

“這個人怎麼了?是死是活?”

眾多士兵紛紛發問,一時之間,幾個小頭目走出來,七嘴八舌地質問他。

“在下姓黃,是一名返鄉參加科舉考試的學子,這位武鬆兄弟,是我路上認識的朋友。”

蘇墨聽著眾人的問題,有些頭疼,便自我介紹道:“我們剛才路過這裡,遇到了猛虎。雖然武兄弟英勇地殺了猛虎,但也身受重傷。”

“對了,就是那隻東西,那大蟲真是恐怖,前後一共折了我們一百多人……哎?不對,你剛纔是怎麼說的?”

一位明顯患有猛虎創傷後應激障礙的隊長接話,突然愣住了,遲疑地問道。

周圍的其他幾位小頭目也都目瞪口呆地看著蘇墨,剛才嘈雜的場景瞬間安靜了下來,靜得彷彿連掉根針的聲音都能聽見。

“請問這裡有隨行的醫生嗎?”

蘇墨歎了口氣,問道。

“有有有!我們縣令也在,公子請稍候。”

那位隊長立刻清醒過來,欣喜若狂,立刻派人去通報。

“快去救治這位打虎英雄!”

一會兒工夫,一名身穿縣令官服的中年男子疾步走來,身後跟著兩位醫生。

兩位醫生看見武鬆的傷口,皆是一驚,趕忙生火消毒,開始進行治療。蘇墨看了眼,發現這兩位醫生的手法嫻熟,並非庸醫,於是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對於普通人而言,腹部貫穿傷無疑是非常致命的。但對於武鬆這樣的異人,生命力強大,隻要沒立刻死去,基本都能救活。

“下官乃是陽穀縣縣令,不知……公子剛才所言是否屬實?”

過了片刻,兩位醫生向縣令彙報後,麵露喜色。縣令放心下來,朝蘇墨拱手請教。

“那隻老虎被我武兄弟斬成了兩段,現在還留在山上。”

“縣令大人,如果您信得過,在下願帶上幾個人上山,將那老虎抬下來。”

蘇墨笑了笑,簡單描述了一下武鬆打虎的過程,畢竟老虎確實是武鬆打死的,他自始至終並未插手,因此也不能算虛假陳述。

“太好了,太好了!那就麻煩公子一趟,請公子帶人前往。”

縣令一聽蘇墨所言屬實,心裡頓時踏實了許多,興奮地搓著手。

此前一段時間,景陽岡頻發虎患,數十名過往商人和趕來除害的江湖豪傑慘遭毒口。更誇張的是,朝廷派來的一位將軍帶著百多名兵士,竟然也被這隻老虎全部咬死。由此可見,這隻老虎的戰鬥力實在是令人瞠目結舌。

如今,縣令若是讓這隻老虎逃了出去,附近村民們恐怕都會成為它的美餐。出了這樣的事情,縣令自然是首要責任人。不僅仕途堪憂,說不定為了安撫民心,朝廷還會給他定個死罪。

想到這裡,縣令嚇得直哆嗦,隻好鼓足勇氣,提筆寫了份遺書,帶著幾百名兵士堅守在山腳下。此刻,他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片刻之後,一百多名兵士在蘇墨的帶領下,找到了被武鬆砍成兩截的老虎屍體。儘管這老虎的戰鬥力比不上窮奇,但兩米多高、五米多長的巨大身軀,給縣令帶來的震撼遠超窮奇。

縣令看得瞠目結舌,更加堅信這隻老虎的強大實力。

“這位英雄體質出眾,醫生說他隻需修養幾天,就能恢複大部分體力。”

縣令滿臉笑容,合不攏嘴:“如果公子不嫌棄的話,不妨與這位英雄一同來我陽穀縣府暫住幾日,下官也略表心意。”

在確認了武鬆的情況並無大礙以及得知老虎已經被消滅後,縣令滿心歡喜,邀請蘇墨和武鬆前往縣府作客。洪教頭,柴進不敢太過得罪。畢竟洪教頭手裡那根镔鐵棒耍得威風凜凜,莊客們很少有人能在三招之內抵擋得住,就彷彿當年的楊五郎再現一般。儘管柴進跟著洪教頭學了好幾年,卻始終沒能學到啥真東西,他隻能把原因歸咎為自己天賦不行。考慮到找不到更好的老師,柴進也不敢徹底惹惱洪教頭。萬一洪教頭一生氣走了,那他的處境隻會更糟。“既然黃公子已經遞了帖子要拜莊,想來必定有所準備,柴大官人無需過於擔憂。”老管家眼神閃爍,笑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