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全球鍛煉,開局水滸我來選 > 第15章 首席財務

第15章 首席財務

趕緊把這個乞丐打發走,忙走到門口,熱情地指示:“他家莊子裡平時總有三五十個閒人吃飯,多你一張嘴也填不滿鍋。”“小旋風?”老乞丐愣住了:“我怎麼從沒聽說過這個人?”“哈哈,一開口就知道你對江湖不太瞭解。”“連柴大官人都不知道,你還混什麼江湖啊?”店小二嘲笑他:“再說,剛才你說自己武功高強,柴大官人可是識貨的人,你厲不厲害,他一眼就能看出來。”“嘿,不認識你家柴大官人,恐怕連江湖人士都算不上了。”老乞...第四十九掌拍出後,蘇墨收手站定,語氣平淡地說。

他連續用了四十九招亢龍有悔,這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消耗。然而,四十九掌過後,降龍掌的勁力似乎已形成了完整的迴圈體係,對他的內外兼修構建起了很好的基礎。對於這一點,蘇墨心裡還是挺感激武鬆的,不然就得硬生生用降龍掌把武鬆打趴下了,那樣的話就不太夠意思了。

“我懂了……”

武鬆喘了口氣,搖搖晃晃地坐到地上,慢慢恢複體力,斷斷續續地說:“這武道其實就是強者欺弱者的法則。如果你的招式不如我無招的狀態,我就能輕易贏你。但現在你那一掌幾乎找不到破綻,內力執行流暢自然,就算再重複上千百次,我還是贏不了你。”

“嗯,有招與無招並無高低之分,關鍵還是要看施招者的修為高低。”

蘇墨笑了笑:“當然,武兄你能領悟到無招之境,已經遠勝那些隻會生搬硬套招式的武者了。”

這其實一直是蘇墨內心的看法。像金係裡的獨孤求敗、張三豐等人,被譽為無招之境的大佬,聽起來非常牛逼。但如果他們真的碰上了“六滅無我劍廿三”這樣的招數,估計也會哭得稀裡嘩啦。

“謝謝你的指導。”

武鬆抹了抹臉,歎了口氣。原本他認為自己已經悟透了高階武道,可以一步登天,超凡入聖。然而,對方隻出一掌,自己卻是用儘全力,變換各種掌法,結果還是被人教訓了一頓。

江湖上,竟然有這樣的怪物存在?一想到這,武鬆的心情變得複雜起來。

“前輩,您的武藝高超如神,晚輩佩服得五體投地,請您收我為徒吧。”

柴進猶豫了一下,走到蘇墨麵前跪了下來。

“柴大官人出身富貴人家,卻有尚武之心嗎?”

蘇墨瞥了柴進一眼,並沒有伸出手去扶他。

“我……我是有的!”

柴進愣了一下,突然靈光一閃回答道。

“拜入我門下,生死不論,你可願意?”

“我願意。”

“好,待明年春暖花開時,你來找我,我會傳授你真正的功夫。”

蘇墨微微點頭,語氣淡然。

“謝謝師父!”

柴進欣喜若狂,接連磕了九個響頭,然後抬起頭,有些不解地問道:“請問師父,為什麼要等到明年春暖花開的時候呢?”

“因為今年我要去參加科舉考試,沒空教你。”

蘇墨笑了笑,理所當然地回答。

這一年來,是他願意花在科舉考試上的最大限度。如果能夠高中進士,他就可以了卻一些因果,然後自由自在地闖蕩天下。就算落榜,他也必須開始真正地乾預這個世界的程序。在這種情況下,收下柴進,對他來說利大於弊。

此外,蘇墨隱約覺得,在這個武道世界裡,成為達摩、張三豐那樣的千年宗師……

恐怕比當皇帝還要風光無限。

“……黃師父您文治武功,抱負非凡,弟子敬佩不已。”

柴進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趕忙拍起了馬屁,極力奉承。

聽到蘇墨的回答,柴進心中不禁有些啞然。雖然人們常說,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但對於已經達到宗師境界的人來說,又是另一回事了。

身為宗師,建立自己的門派就會有許多特權,平日裡可以和朝廷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甚至,當地的衙門還會主動和宗師級彆的高手拉關係,每逢節假日送上禮品也屬尋常。畢竟,武功高強的犯人是很讓官府頭疼的。很多時候,地方衙門也需要和武林正道門派進行合作。

而達到大宗師之境……

那就意味著有了獨自對抗蔡京、童貫、高俅等權臣的實力,甚至,地位可能更高。

畢竟,三公這類官職,曆代都有,死了一個馬上可以換新的填補。但每一位大宗師都是實力、天賦和機緣缺一不可的存在,完全無法批量生產。

一旦真正得罪了一個大宗師,後果也是非常嚴重的。

即使單憑一個大宗師,未必能夠徹底滅掉三公家族。

但是,想要對他們進行製裁或斬首行動,還是相當輕鬆的。

至於更高等級的境界……

柴進壓根不敢想,也沒有途徑去瞭解。

這些存在本身就已經成為了傳說的一部分。

比如:少林寺的達摩老祖!

以蘇墨展現出的實力,晉升到宗師之境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甚至,隨著時間推移,未必就不能晉升到大宗師之境。

這樣一個曠世武道天才,選擇科舉這條路反而顯得有點憋屈。

“起來吧。”

蘇墨笑了笑,伸出手輕輕一托:“武道的巔峰在於出世,但如果不先入世,又如何談得出世?”

原本蘇墨並沒有那麼看重開宗立派的事情,畢竟他隻是一個一流高手,隻是稍微有些天賦罷了。

但在與燕青和武鬆交手之後,他的武道境界似乎又有了一些突破的跡象。

隻要循序漸進,打通經脈,修煉內氣,就能穩定進入宗師之境。

就算沒有特彆的機緣,在明年的春闈之中,也能確保達成這個小目標。

這個時候,也可以提前做一些準備了。

柴進這個人,武功天賦雖然一般,但也還不至於太差。

隻要他肯努力學習,總會學到一些東西。

當然,說到天賦,他肯定比不上武鬆等人。

不過,蘇墨看重的並非柴進的武功天賦,而是他的財富和他的辦事能力。

在任何一個時代,金錢都是非常重要的資源。

無論是建立勢力,還是創立宗門,都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援。

同時也需要善於經營管理的人才。

在原著中,柴進一直在梁山負責財務工作,相當於首席財務官(cFo)。

在這方麵的能力,是蘇墨非常看重的。

因為在任何時代,這種管理型的人纔是非常稀缺的。

“黃師父說得對。”

柴進站起來,連連點頭,儘管他並不十分明白蘇墨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不過此刻,他不需要完全理解,隻需要跟著鼓掌就好。

過了片刻,柴府大廳裡,柴進安排了酒席,按照賓客尊卑順序讓大家入座。

蘇墨自然是坐在上首位,武鬆其次,燕青則位居第三。

席間,大家談論起江湖瑣事和趣聞,燕青和柴進都妙語連珠,氣氛熱烈。

蘇墨隨意吃了幾筷子菜,喝了兩口酒,便閉上眼睛,開始感悟從外至內的武學道理,引導內氣流動。

然後,困擾他小半月的陽維脈與陰維脈豁然貫通,一股宏大磅礴的真氣在他的體內湧動。,隻是昏迷過去了呢?”蘇墨笑著反問。武鬆一聽,臉色又是一變,低頭看了眼自己的拳頭,搖頭否認:“我這一拳下去,他還怎麼能活得了?”“武兄喝醉了,出手沒輕沒重那是肯定的。”蘇墨依舊帶著笑意,“不過,說不定你那一拳剛好打輕了。”武鬆冷哼一聲:“黃公子,你就彆跟我繞彎子了,要說動手,我或許不是你的對手。但是你要想騙我去清河縣,就算他們在那裡設下了天羅地網,也未必就能把我抓住。”“我離開京城之前,請朋友幫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