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七零糙漢的嬌嬌媳 > 第1章 穿越七十年代

第1章 穿越七十年代

沈漫漫會反抗。“好啊你,沈漫漫,我看你又欠收拾了!”說著,沈夢夢沖到跟前,想著耳子。“啪”的一聲,最後落了掌的人不是,而是沈夢夢。“賤人,你敢打我!”沈漫漫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隨後傳來了尖銳的聲。當沈夢夢再一次沖過來的時候,沈漫漫直接一個利落的過肩摔,將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不自量力!”沈漫漫沒了父母後,為了保護自己也是學了些防手段的。散打,跆拳道都學過,別說沈夢夢一個滴滴的娃娃,就是一個年男人...沈漫漫著天花板發呆。

是昨晚穿到這個裡來的,過了一夜才接了自己穿越的現實。

穿越來之前,沈漫漫是個富家,雖說父母去世的早,可是給留了一筆厚的產,足夠食無憂一輩子。

誰知道旅遊回來的途中,飛機失事。等再次醒來,就到了七十年代,了原主。

原主也是無父無母的小可憐,父親在五歲的時候便因公去世,母親在父親去世後便直接改嫁離家。

看在原主父親因公去世每個月能領到十八塊錢和二十斤糧的補的份上,大伯一家收養了。

被收養了以後的原主,日子過的並不容易。

大伯大伯母對的和善都是做給鄰居們看的,在家裡吃的最差,穿的最破,乾不完的活兒,數不盡的謾罵。

說不好聽點,就是個自帶生活費的保姆。

就在沈漫漫慨這蛋的人生時,就聽到外麵的敲門聲。

沈漫漫開啟門,正是原主的大伯母,劉彩。

劉彩冷著一張臉道,“你下鄉的地方確定了,去遼省。後天出發,你現在就可以收拾一下東西準備準備。”

說完,劉彩便甩了一個背影離開了。

原本這下鄉的名額並不是原主的,知青辦那邊定的是原主的堂姐沈夢夢。

不過沈夢夢不願意下鄉苦,加上談的物件是麵廠主任的兒子,大伯一家想著以後能攀高枝,便讓原主代替下鄉。

原主這麼多年來,已經在大伯家養了唯唯諾諾的子。

他們讓往東,不敢往西。連帶這一次下鄉,即便心裡不樂意,卻不得不同意代替堂姐下鄉。

沈漫漫收拾了一下糟糟的心,起。

一夜沒睡,加上的不行,此時沈漫漫的腦袋還有些暈暈沉沉的。

等著去吃飯,發現鍋裡的飯已經沒了。

“我的飯呢?”沈漫漫了空空的肚子,拔高了聲音質問道,好讓屋子裡的人能聽見。

“你起來的這麼晚還想吃飯?”沈夢夢從房間裡出來,譏笑了一聲,隨後丟下了換洗的服,理直氣壯的扔給道,“把鍋碗刷了,順便幫我把服洗了。”

“我憑啥給你洗,你是沒手還是沒腳?你再讓我洗,回頭我給你服剪的一件都不剩你信不信?”沈漫漫直接將服扔在地上。

不是原主,想欺負也得掂量一下。

沈夢夢愣了愣,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沈漫漫會反抗。

“好啊你,沈漫漫,我看你又欠收拾了!”說著,沈夢夢沖到跟前,想著耳子。

“啪”的一聲,最後落了掌的人不是,而是沈夢夢。

“賤人,你敢打我!”

沈漫漫愣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隨後傳來了尖銳的聲。

當沈夢夢再一次沖過來的時候,沈漫漫直接一個利落的過肩摔,將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不自量力!”

沈漫漫沒了父母後,為了保護自己也是學了些防手段的。

散打,跆拳道都學過,別說沈夢夢一個滴滴的娃娃,就是一個年男人也不見得是的對手。

不過原主這小子骨太弱了,到底還是有點影響的發揮。

劉彩聽到了靜,沖屋子裡出來,看著自己的閨被打了,頓時心疼的厲害。

“死丫頭,你這是想翻了天吧?”

沈漫漫冷笑了一聲,“我是想翻天了,兔子急了還咬人呢,有你們這樣欺負人的?

既然撕破臉皮了,咱們今天就一起算筆賬,好好的掰扯掰扯。”

劉彩看著沈漫漫這樣子,完全變了個人似的,哪還有以前那麼容易拿好欺負的樣子。

聽著這話,劉彩心臟更有些突突的,覺沒啥好事。

隨後便聽到沈漫漫繼續道,“大伯母,你讓我下鄉去,這鄉下的日子可不好過啊!我爸的補你得給我。”

“你想的!”

他們家的日子過的並不富庶,也就今年兒子沈知安參加工作好了些。

在以前,一大家子都沒工作,就指著沈建國一個人工作吃飯的。

當初要不是沈漫漫父親每個月的補,家裡的日子本就過不下去。

饒是現在,他們家每個月十八塊錢,二十斤糧,日子也是非常不好過的。

讓拿出補,劉彩怎麼可能答應?

“我這不是和你商量,這是命令,要不然我就鬧到知青辦。這名額原本定的不是我,你們自己心裡有數!”

劉彩的心一梗,沈漫漫說的沒錯,這事鬧開了,自己的閨就得下鄉。

劉彩想到閨,即便捨不得也得同意拿出這份補。

還沒來得及心疼這一份補的,便聽到沈漫漫又道,“除了我爸的補之外,你還得額外給我拿一百塊錢,一百斤糧票,五斤票,三斤糖票,家裡的工業券都拿給我,還有布票,鞋票……東北那邊的冷,得再買兩件襖子,兩床厚實的棉被。”

聽到沈漫漫的要求,劉彩差點被氣暈過去。“沈漫漫,你太過分了,這是在得寸進尺,我不可能同意的。”

“過分?和你們著我下鄉比起來,我可不覺得自己過分了。

這些要求你們不滿足,就等著我去知青辦那邊鬧去吧。

除了這個,我還要讓鄰居們都知道你苛待侄,舉報沈夢夢吃飯讓人端,服讓人洗,妥妥的樂主義,資本家做派。”

見劉彩氣的熱翻湧,沈漫漫也不給考慮的機會,直接開門,“既然大伯母這麼為難,那我也就不勉強你了,到時候你別後悔就!”

劉彩趕喊住沈漫漫,咬牙切齒的說出來了幾個字,“我答應你就是!”

這一場戰鬥在沈漫漫的勝利中告一段落。

在下鄉之前,為自己爭取到了最大的利益。

劉彩的疼的拿出來了原主父親的補本,以及一踏錢和票。

不過拿給沈漫漫時,那眼神好似能吃人的。

沈漫漫可不管劉彩怎麼想的,既然要下鄉,下鄉前得把需要的東西置辦齊。

拿著錢和票,沈漫漫到了百貨大樓。

買了一些生活日用品。

主要就是皂,牙膏,巾,牙刷,之類的。

搪瓷盆,熱水瓶這些大件不好帶,等下鄉了以後再過去買。

再就是直接去挑了兩件厚實的大襖子。出來,譏笑了一聲,隨後丟下了換洗的服,理直氣壯的扔給道,“把鍋碗刷了,順便幫我把服洗了。”“我憑啥給你洗,你是沒手還是沒腳?你再讓我洗,回頭我給你服剪的一件都不剩你信不信?”沈漫漫直接將服扔在地上。不是原主,想欺負也得掂量一下。沈夢夢愣了愣,萬萬沒想到有一天沈漫漫會反抗。“好啊你,沈漫漫,我看你又欠收拾了!”說著,沈夢夢沖到跟前,想著耳子。“啪”的一聲,最後落了掌的人不是,而是沈夢夢。“賤人,你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