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夫人,將軍又活了 > 第1章 雨夜來人

第1章 雨夜來人

被放逐到這裏。易卿斜眼睥著趙婆子,「接我進京幹什麼?奔喪嗎?」趙婆子顯然沒想到敢這麼說話,怒氣沖沖道:「二姑娘,你這麼說話,不怕天打雷劈嗎?果然沒教養!」「生而不養的人都不怕天打雷劈,我怕什麼?」易卿冷笑連連,「我和你們懷恩侯府沒有關係,慢走不送。」「你,」趙婆子被氣得渾發抖,顯然沒想到是這樣的滾刀,「恐怕由不得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今日你怎麼都要跟我回去,我就是綁著你,也得回去復命!」易卿聽...深夜,大雨如注,雷電加。

「桑飲中桔杏翹,蘆甘草薄荷繞……」

昏黃的燈,溫暖的爐火,清亮的音背著《湯頭歌》,與屋外的淒風苦雨形鮮明的對比。

易卿靠在羅漢床的迎枕上,手持一卷醫書,漫不經心地聽著。

太多字不認識,這書看起來有些艱難。

聽包子的聲音漸漸染上睏意,開口道:「今日就到這裏。」

四歲半的包子正是貪玩的年紀,聞言黑曜石一般的眼睛裏出歡喜,跑過來膩著,要講故事。

「砰砰砰——」門被重重敲響,在雨夜之中有幾分恐怖的覺。

易卿以為是出去賣葯的丫鬟紫蘇回來了,放下書,踩著木屐,提著燈籠舉著傘出去開門。

誰知道,門開啟後,外麵卻站著個不悉的婆子,後還有撐傘的丫鬟,兩人後還影影綽綽有輛馬車。

「二姑娘,」婆子被凍得不輕,臉青紫,皮笑不笑地道,「老奴是懷恩侯府的趙婆子,奉夫人之命來接二姑娘進京。二姑娘收拾收拾,跟老奴走吧!」

易卿心中一凜,懷恩侯府連夜來人接進城?

是不為嫡母承認的外室之,被發落到京郊的莊子中,在這裏生活了二十年。

不,準確地說是八年。

真正的易卿已經在八年前撞樹而亡,現在的易卿是二十一世紀穿越而來的骨灰級剩,前世是醫生,被患者跳樓不幸砸死,睜開眼睛就穿越而來。

的生父是個吃飯的,靠著嶽家的勢頭才勉強做了個懷恩侯;就這樣的小白臉還不老實,在外麵勾三搭四生下了。

嫡母帶人打到生父金屋藏的地方,生母了驚嚇,一病不起,很快病逝,原被放逐到這裏。

易卿斜眼睥著趙婆子,「接我進京幹什麼?奔喪嗎?」

趙婆子顯然沒想到敢這麼說話,怒氣沖沖道:「二姑娘,你這麼說話,不怕天打雷劈嗎?果然沒教養!」

「生而不養的人都不怕天打雷劈,我怕什麼?」易卿冷笑連連,「我和你們懷恩侯府沒有關係,慢走不送。」

「你,」趙婆子被氣得渾發抖,顯然沒想到是這樣的滾刀,「恐怕由不得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今日你怎麼都要跟我回去,我就是綁著你,也得回去復命!」

易卿聽見雨簾之中傳來了馬蹄聲,心中頓時有了著落,眉眼間出淩厲之:「那你不妨試試。」

如果沒猜錯,是紫蘇回來了。

這幾個人在紫蘇麵前,完全不夠打的。

說話間,屋裏傳來了一聲略帶張的音:「娘,您怎麼還不進來?」

「娘馬上就來,你乖乖的。」

聽見這對話,趙婆子如遭雷劈:「你,你嫁人了?」

易卿微微一笑:「我兒子四歲半了,你說呢?」

故意誤導趙婆子,誰說不嫁人就不能生孩子的?

兒子是一個人的,哼!

「趙嬤嬤,」這時候趙婆子後撐傘的丫鬟著急了,「姑娘嫁過人,還怎麼回去替大姑娘嫁人?這可怎麼辦?」

「你閉!」趙婆子怒氣沖沖地道。

喲,原來是抓回去頂鍋代嫁的,能不能有點新意?

「恐怕幫不了你們了。」易卿皮笑不笑地道,「慢走不送,不必多言。風太大,別閃了舌頭。」

「先把人帶回去再說!」趙婆子頓了下,跺跺腳道。

馬蹄聲由遠及近,終於來到跟前。

紫蘇從馬上跳下來,啪嗒啪嗒踩著泥水而來。

量較尋常子高出很多,手裏拎著空葯簍,後背著一把看起來笨無比的重劍。

「要帶走誰?」紫蘇把葯簍放下,站在易卿前,一臉冷酷。

「你,你是的相公?」趙婆子顯然看錯了紫蘇的別。

易卿「噗嗤」一聲就笑了,也不嫌棄紫蘇上,歪頭靠在肩膀上,用甜膩膩的聲音道,「相公,你回來得再晚一點兒,我就被人綁走嫁人了呢!」

「我看誰敢!」紫蘇的聲音淬了冰一般,給這寒冷的雨夜增加了幾分肅殺。

陪趙婆子來的隻有後的丫鬟和趕車的車夫,飛快地權衡一番,覺得自己三人不是紫蘇的對手,心裏大呼失策,下意識地後退兩步,踩到丫鬟腳上,回手就是一掌:「沒眼的東西。」

易卿冷笑:「欺怕的東西。」

趙婆子頓時漲紅了臉,然而看看紫蘇,不敢做聲,腦子則飛快地轉著——千算萬算,沒算到九姑娘已經嫁人。

現在這種況,還是回去稟告再說,這可不怨,誰能想到二姑娘如此膽大妄為?

「二姑娘,你不告父母自行婚配,這件事沒完!」

「生而不養,這件事我也不想放過,咱們前見!」

聽說要告狀,趙婆子臉慘白一片,狠話也不敢再放了,灰溜溜地走了。

易卿鬆了口氣,見馬車在雨簾中疾馳而去,這才笑瞇瞇地對紫蘇道:「相公回來得可真及時。」

紫蘇撇撇:「你去告狀,子告父,鞭一百。」

易卿:「……哼!我這不是嚇唬嚇唬那刁奴嗎?快點進屋,凍死我了!」

上怎麼能吃虧?不懟最後一句今晚都要失眠。

兩人進屋後,包子衝過來,看紫蘇的眼神充滿了崇拜:「紫姨,你回來了就好。壞人就不能把我娘抓走了!」

「你娘是貓,有九條命,沒有我也不會出事的。」紫蘇對包子態度十分溫和,他的頭,從懷裏掏出個九連環遞給他,「買給你的,明日再玩,快去睡吧。」

包子乖乖地謝過,拿著九連環自己爬到炕上睡了。

易卿給紫蘇盛鍋裡留下的湯,紫蘇則在屏風後一邊換服一邊道:「總共賣了二兩銀子並三百個錢,三百個錢我花了,買的東西都在葯簍裡,銀子我也收起來了。」

「好。」易卿對十分放心,「你怎麼回來這麼晚?是躲雨去了?那不如就在客棧住一天,明早再回來。」

「我回來晚了,是因為蕭靖寒死了。我打聽訊息,浪費了些時間。」

易卿手中的碗,「啪嗒」一聲掉到地上,摔了個碎。閃了舌頭。」「先把人帶回去再說!」趙婆子頓了下,跺跺腳道。馬蹄聲由遠及近,終於來到跟前。紫蘇從馬上跳下來,啪嗒啪嗒踩著泥水而來。量較尋常子高出很多,手裏拎著空葯簍,後背著一把看起來笨無比的重劍。「要帶走誰?」紫蘇把葯簍放下,站在易卿前,一臉冷酷。「你,你是的相公?」趙婆子顯然看錯了紫蘇的別。易卿「噗嗤」一聲就笑了,也不嫌棄紫蘇上,歪頭靠在肩膀上,用甜膩膩的聲音道,「相公,你回來得再晚一點兒,我就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