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冷梟的專屬寶貝 > 第1章 帝王般的男人

第1章 帝王般的男人

。幽暗角落,一黑,宛若帝王般的男人,微瞇銳眸,懶懶的把玩著手中的酒杯。在夏清淺捧著一杯紅酒小心翼翼走過來時,他銳利如炬的雙眸猛然掃向!刀鋒一般鋒利的視線和他上冷冽的氣息,令夏清淺手一哆嗦,酒杯從手中落,剛好落在男人的大上!剎那間,包廂一片死寂,夏清淺覺自己的心臟幾近跳出來!“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連說三聲對不起,慌忙拿過巾在男人大上拭著。這個作做出的一瞬,包廂裡所有人都倒一口冷氣,而沙發上的男人...夜未央,富麗堂皇的總統包廂。

炫目迷離的燈,投在幾個豔麗的夜郎上,火辣的姿不停扭,滿的曲線肆意搖擺,每一次波都人,引得豪華真皮沙發上的幾名男子高呼。

與此同時,豪華套房隔壁,夜總會的媽媽桑雙手抱,打量著夏清淺。

“若不是看在玫瑰的份上,單憑你這種黃丫頭的姿,還進不了夜未央的門。趕去把服換了上班。”

夏清淺穿著簡樸的白t恤,洗得泛白的牛仔,未施黛的白皙臉蛋上染著幾分,一頭墨黑如海的頭髮,綁一個高高的馬尾。

此時,一雙清澈的雙眸,溢著激,看著媽媽桑,輕聲道:“謝謝李媽媽,我一定會做到最好的。”

夏媽媽難產去世後,夏清淺是由夏爸爸一手養大。夏爸爸是一個嗜賭如命的人,短短的幾年,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變賣,爲了補家用,不得不在課餘時間到打工賺錢。

師姐玫瑰是夜未央的頭牌夜郎,夏清淺因爲的原因纔有幸來這裡做服務生。

深深吸了一口氣,推開了總統包廂的門,映眼簾的畫麵頓時讓麵頰緋紅——穿著暴的妖豔人,攀附在男人上,肢纏,不已。

進退兩難,唯有著頭皮上前。

跪下子,小心翼翼地給將酒倒滿,遞給每一個人。

幽暗角落,一黑,宛若帝王般的男人,微瞇銳眸,懶懶的把玩著手中的酒杯。在夏清淺捧著一杯紅酒小心翼翼走過來時,他銳利如炬的雙眸猛然掃向!

刀鋒一般鋒利的視線和他上冷冽的氣息,令夏清淺手一哆嗦,酒杯從手中落,剛好落在男人的大上!

剎那間,包廂一片死寂,夏清淺覺自己的心臟幾近跳出來!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連說三聲對不起,慌忙拿過巾在男人大上拭著。

這個作做出的一瞬,包廂裡所有人都倒一口冷氣,而沙發上的男人,原本就沉的俊臉愈加鐵青!

這個該死的人拿著巾拭他的時候,他的兄弟居然起了反應。

在還沒有繼續蓬起來之前,男人“謔”地將夏清淺一把推開,高大的影站了起來。

“滾!”

低沉冰冷的聲音令空氣中的溫度驟降!未央的門。趕去把服換了上班。”夏清淺穿著簡樸的白t恤,洗得泛白的牛仔,未施黛的白皙臉蛋上染著幾分,一頭墨黑如海的頭髮,綁一個高高的馬尾。此時,一雙清澈的雙眸,溢著激,看著媽媽桑,輕聲道:“謝謝李媽媽,我一定會做到最好的。”夏媽媽難產去世後,夏清淺是由夏爸爸一手養大。夏爸爸是一個嗜賭如命的人,短短的幾年,家裡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變賣,爲了補家用,不得不在課餘時間到打工賺錢。師姐玫瑰是夜未央的頭牌夜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