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逍遙天醫 > 第1章 狗男女

第1章 狗男女

哮著,一想起母親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模樣,怒火就製不住,將王強打得鼻青臉腫。“草,你特麼敢打我?”王強怒了,剛吼了一句,迎接他的是更加兇猛的拳頭。“陳東,你瘋啦?”周琴這纔回過神來,一邊吼著一邊用鋒利的指甲在陳東上抓出幾道痕。啪!陳東反手一個耳將周琴倒在地,怒視著這個讓自己了好幾年的人,失頂,“周琴,你個賤人,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不要臉的爛貨,連這種老狗都能上。”陳東心中無比憤怒,以前的周琴拉一下小手...“上來了上來了,小東子上來了……”

“嘿,這小子真行,還真把東西給撈上來了……”

“快快快,清水……”

某建築工地上,一群工人圍著一個鉆孔激地喚著,手忙腳的將一個渾泥漿的影拉了上來,用清水沖洗一番,摘掉頭套,出一張蒼白的麵龐。

“東子,你沒事吧?”

一旁的工友擔心的問道,此刻的陳東的臉慘白,殷紅的鼻流下,看上去憔悴無比。

“沒事。”

好半晌緩了過來,陳東抹掉鼻擺擺手,出一笑容,從地上吃力的爬起來,險些摔倒,虛弱的開口,“錢……”

“錢錢錢,就知道錢,你小子真是要錢不要命,這麼深你都敢下去,也不怕死在下麵,行了,趕去王老闆那領錢吧。”

一個工友笑著拍了拍陳東的肩膀,後者笑了笑,拖著疲憊的軀朝著專案部走去。

“終於有錢了。”

抹了一把鼻,陳東卻發自心的笑了起來,他年喪父,全靠母親一把屎一把尿將他拉扯大,為了供陳東讀書,母親多次悄悄賣,幾次因為失過多暈倒。

前不久,母親突發車禍,危在旦夕,急需二十萬手費,家裡值錢的東西都賣了,還差最後五萬。

為了這五萬塊,他找遍了親戚朋友,但是一聽借錢,這些人全都拉下了臉,甚至將他電話拉黑。

走投無路之際,正巧遇到鉆頭掉進鉆孔,深達幾十米的鉆孔本無人敢下去,但陳東卻毫不猶豫的下去,因為工頭說了,誰把鉆頭撈上來立馬給五萬,上不來,五十萬!

好在老天保佑,他功了,這險冒的值!

一想到有了這五萬塊,就能給母親手,他的腳步都輕快了許多,但是他剛走到專案部,打算手去推辦公室的門,一男一的聲音就從裡麵傳了過來。

“強哥,這裡可是辦公室,你就不怕被陳東撞見?”

“陳東?那個廢怕是已經死在鉆孔裡了,那麼深的鉆孔,他本不可能活著上來!”

“強哥,你好壞哦,不但讓人把他媽撞住院,現在又弄死陳東。”

“切,誰讓那個老東西發現咱倆的事,那是活該,對了,等陳東的卹金下來,給你買輛寶馬……”

“謝謝強哥,還是你對人家好……”

接著,裡麵便是傳來一陣浪的聲……

“這對狗男!”

門外,聽到這段對話的陳東眼睛頓時紅了,這一男一不是別人,正是包工頭王強和他的友周琴,自從那次周琴來工地找他被王強撞見,王強的眼神就賊兮兮的一直往周琴上轉悠,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搞在一起了。

母親發現兩人的茍且之事,王強居然下狠心將母親撞倒,差點去世,事後怎麼查都找不到肇事者,原來真相是這樣。

想到這裡,陳東的怒火一下子發了,一腳狠狠地踹在了辦公室的大門上。

砰~

“王強,你個狗雜種,老子弄死你!”

怒吼一聲,陳東沖了上去,王強二人正在辦事,哪料到會這樣,本沒機會躲閃,直接被陳東一腳踹翻。

“你個狗東西,讓你開車撞我媽,我弄死你!”

陳東咆哮著,一想起母親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模樣,怒火就製不住,將王強打得鼻青臉腫。

“草,你特麼敢打我?”

王強怒了,剛吼了一句,迎接他的是更加兇猛的拳頭。

“陳東,你瘋啦?”

周琴這纔回過神來,一邊吼著一邊用鋒利的指甲在陳東上抓出幾道痕。

啪!

陳東反手一個耳將周琴倒在地,怒視著這個讓自己了好幾年的人,失頂,“周琴,你個賤人,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不要臉的爛貨,連這種老狗都能上。”

陳東心中無比憤怒,以前的周琴拉一下小手都會臉紅,現在卻大白天著子跟五十歲的老男人做著茍且之事,真是不要臉。

“我爛貨?陳東,要怪就怪你自己是個廢,本以為你家庭條件差就算了,至績好,以後也能找個好工作,誰知道你個廢居然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被學校開除。”

“實話告訴你,上次來找你就是為了跟你分手,誰知道正好遇到強哥,也多虧了強哥,我才知道做一個人是多麼幸福,看到這個包了麼,古馳的,好幾萬一個,你搬一年的磚都買不起!”

周琴指著陳東的鼻子唾罵道,理直氣壯,彷彿這一切都是值得炫耀的資本。

“你!”

聽著周琴毀三觀的話,陳東氣的臉鐵青,他怎麼也沒想到,當初拉一下小手都會臉紅的周琴,現在居然為了一點錢變得這麼下賤。

“好好好,算我陳東瞎了眼,看上你這種爛貨。”陳東怒道,心灰意冷,他原以為可以跟周琴從校服到婚紗,卻沒想到……

“草泥馬,你個廢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就在這個時候,後傳來王強的怒吼,陳東連忙回頭,但還是晚了,隻見一個煙灰缸在眼前快速放大。

砰……

伴隨著一擊重擊,鮮從他的額頭流淌而下,陳東頓時覺一陣天旋地轉,直接栽倒在地,意識逐漸模糊。

“強哥,他……不會死了吧?”

“死了正好,待會找個柱子丟進去,混凝土一倒,神不知鬼不覺……”

看著倒在地上的陳東,周琴有點害怕,王強卻是不以為然,反正這種事他也不是第一次乾了,混凝土乾了,誰都查不出來。

然而就在兩人議論著怎麼理掉陳東“屍”的時候,誰也沒發現,流淌在地上的鮮在到陳東脖子上一塊古樸吊墜的時候,鮮以一種眼可見的速度被吸收了進去。

下一刻,芒一閃而過,沒了陳東的。

咚……

伴隨著鐘聲傳出,即將失去意識的陳東隻覺一熱流鉆進了腦海,下一刻,海量的資訊猶如水一般湧。

“三千年了,吾之傳人終於出現了,從今天開始,你便是我逍遙門第十六任門主,這《逍遙醫經》和《萬象道法》你好生參悟……”拉一下小手都會臉紅,現在卻大白天著子跟五十歲的老男人做著茍且之事,真是不要臉。“我爛貨?陳東,要怪就怪你自己是個廢,本以為你家庭條件差就算了,至績好,以後也能找個好工作,誰知道你個廢居然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被學校開除。”“實話告訴你,上次來找你就是為了跟你分手,誰知道正好遇到強哥,也多虧了強哥,我才知道做一個人是多麼幸福,看到這個包了麼,古馳的,好幾萬一個,你搬一年的磚都買不起!”周琴指著陳東的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