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至尊狂婿 > 第1章童養夫

第1章童養夫

說,我這樣混吃等死,不是林氏宗族中很多人也願意看到的結果麼?我又憑什麼去以犯險,趟這趟渾水?”林棟說著,電瓶車發出一陣陣滋滋的電流聲,繞過林忠之後,對著前方緩緩而去。“哎……這脾氣,真跟他爹當年一樣……”著林棟的背影,林忠無奈的嘆了口氣,角呢喃。“不過若是你爹還在,看到你這樣自甘墮落下去,他……會欣麼?”林忠幽幽的說到,而電瓶車上的林棟則是頭也沒回,隻是那角,卻勾勒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看到林棟...“廢,真是個廢。”

“這點事都做不好,真不知道你還有什麼用。”

城,東園別墅八號樓。

楊秋葉一臉不耐煩的罵罵咧咧,目嫌棄的著大廳的一名年,出無比厭惡的表。

“還愣著乾嘛,收拾乾凈了滾去做飯。”

“要不是看在你那死去爹媽的份上,你早就被趕出這個家門了。”

看到年站在原地,楊秋葉再度訓斥道,眉宇之間滿是不爽。

林棟麵無表的蹲下子,將灑在地上的垃圾重新收了起來,旋即倒掉之後,轉進了廚房,開始準備午飯。

他今年十八歲,七歲那一年,林棟的父母幫他跟沈家定下了娃娃親,當時也在城引起了不小的轟。

畢竟當初的林家在城有著不小的影響,而那時的林棟,也算的上名副其實的富二代。

直至林棟九歲那一年,林家突然遭變故,所有家產一夜之間化作烏有,林棟父母兩人也在萬般無奈之下,將林棟托付給了沈家之後徹底失蹤。

而林棟,也徹底的為了沈家的養夫。

然而即便是有婚約存在,林棟在沈家的日子也過的非常艱難。

可以說,在沈家,他的地位還比不上一個保姆菲傭。

“我父母,一定沒有死。”

林棟低聲說道,手下的作乾凈利索,很快,一桌香味俱全的菜肴被烹製完。

此時,沈以及小兒沈琳也一同進門,習慣的坐在桌前,等候開飯,對於一旁忙碌的林棟,則是直接無視了去。

“心若怎麼還沒回來?”

沈放下手裡的報紙,自語了一聲。

“是啊,姐姐今天怎麼回事?我都了。”沈琳也在一旁說道。

“估計公司忙吧,要是了的話,你們先吃。”李秋葉開口說道,旋即慵懶的在飯桌旁坐了下來,目隨意的掃過剛剛放下最後一碗湯的林棟,眉頭微皺。

“行了,飯也做好了,你去公司看看心若怎麼回事。”

李秋葉開口說道,旋即招呼著沈以及沈琳兩人開始吃東西。

“這丫頭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電話都不接一下的。”

看著三人其樂融融的吃著,林棟心頭嘆了口氣,麵無表的轉過,走出了別墅。

“別說,這個廢也並不是一無是,最起碼,做飯的水準還是過得去的。”

“行了,安心吃飯,這時候說這麼惡心的話題,你就不怕影響孩子食麼?”

耳旁傳來李秋葉兩人的對話,林棟也不在意,轉走出了別墅。

九年來,例如這樣難聽的話他聽得太多了,早已麻木。

走出別墅,林棟目淡然的掃過停靠在車坪上的寶馬,騎著綠化帶旁的一輛破舊的電瓶車,對著別墅外而去。

“看到了嗎?那就是沈家的那個養夫,這一晃都大小夥子了,可惜啊,除了吃飯之外一無是,實打實的廢。”

“你看看他騎的那破電瓶車,我們家保姆出門都不至於這麼寒蟬,真是丟死人了。”

“可惜了那張臉了,帥氣一個小夥子,卻活的沒臉沒皮,不管別人怎麼嘲笑他從來都不以為意,我要是他,早就沒臉在這個別墅區待下去了。”

周圍傳來路人的指指點點以及議論聲,林棟沒有去理會。

因為準丈母孃李秋葉的原因,幾乎整個別墅區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他隻是個吃飯的廢。

“還有三天……”

林棟心頭暗道,再有三天,他就徹底的年滿十八歲了,而到時候,則是該正式的討論他跟沈心若的事了。

寬闊的綠蔭大道上,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幻影緩緩的停在了林棟前,車門開啟,一名五十多歲的老者從上麵走了下來。

“小爺,咱們又見麵了,不知道現在,您考慮的怎麼樣了?”

林忠佝僂著子來到林棟麵前,語氣恭敬的問道。

“我的條件呢?他們答應了麼?”林棟淡然的回應了一句,漆黑的目著林忠。

“這……”

林忠臉上出為難之:“你也知道,家主那個脾氣,當初……”

“夠了。”林棟擺了擺手:“當初驅逐我父母出林家斷絕關係,不許我父母的名字出現在宗祠。”

“如今林家年輕一輩相互爭名奪利損傷慘重,想要讓我重新認祖歸宗,憑什麼?”

“不幫我父母正名,不讓他們的名字出現在宗祠,我便跟林氏宗族沒有任何瓜葛,更不會你們的族譜。”

“再說,我這樣混吃等死,不是林氏宗族中很多人也願意看到的結果麼?我又憑什麼去以犯險,趟這趟渾水?”

林棟說著,電瓶車發出一陣陣滋滋的電流聲,繞過林忠之後,對著前方緩緩而去。

“哎……這脾氣,真跟他爹當年一樣……”

著林棟的背影,林忠無奈的嘆了口氣,角呢喃。

“不過若是你爹還在,看到你這樣自甘墮落下去,他……會欣麼?”

林忠幽幽的說到,而電瓶車上的林棟則是頭也沒回,隻是那角,卻勾勒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弧度。

看到林棟逐漸消失在視線,林忠搖了搖頭,撥通了手裡的電話。

“老爺,老奴辦事不利,又讓您失了。”

電話另一端沉默了許久,方纔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響:“告訴他,他的條件,我同意了。”

“不過,這件事,一定要低調,盡量不要讓太多的人知道。”

“知道了,老爺。”

林忠掛了電話,旋即臉龐上出一震驚之,他怎也沒想到,那個從來說一不二的老爺子,竟然在麵對林棟這個問題上,做出了讓步。

另一邊。

林棟將電瓶車停在一旁,著眼前足有十幾層高的大樓,抬腳對著其走了進去。

“站住,乾什麼的?”

兩名保安頓時將林棟攔了下來,尤其是看著林棟一的地攤貨,更是從心底產生了鄙夷。

“我找沈心若。”

林棟平靜的說到,而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其中一名保安頓時眉頭微微一皺。

“有預約麼?”

林棟搖了搖頭,他並不是第一次來沈家的公司,以往的時候,他都隻是站在遠看著沈心若進去,至於走進來,這還是第一次。

“鄉佬……找我們董事長,我們董事長是你說見就見的麼?”

“趕的,沒有預約就趕滾蛋。”

另一名保安臉一沉,旋即揮手沖著林棟麵不善的道。

“吵什麼呢?”

這邊的靜吸引了大廳不人的目來,當即,一道清冷的聲音從不遠響起,接著,伴隨著高跟鞋踩踏地麵的清脆聲響傳出,一道靚麗的影,對著這邊走了過來。

人穿著一得的灰職業西裝,將欣長的材襯托的淋漓盡致,一雙職業高跟鞋搭配著姣好的五,尤其是那一對噙著些許冷意的明亮眸子,更是讓整個人都充斥著一淡淡的冷意。

“高經理,這個鄉佬想要找沈總,而且還沒有預約,我們正準備趕他出去。”

看到高琳走來,兩名保安神頓時一正,甚至連軀都拔了一些,其中一名保安連忙上前,開口說道。

高琳抬起頭,目向林棟的一瞬,眼中掠過一譏諷之,而臉龐上更是升起一毫不掩飾的厭惡以及不屑。

“你來乾什麼?”

高琳冷冷的問道,作為沈心若最好的閨以及直屬下屬,對於這個廢養夫並不陌生。

“我來,還能乾什麼?”

林棟淡淡的說到,聲音落下,高琳臉頓時微微一怔,旋即眼中的厭惡之更為濃鬱。

“跟我來。”看在你那死去爹媽的份上,你早就被趕出這個家門了。”看到年站在原地,楊秋葉再度訓斥道,眉宇之間滿是不爽。林棟麵無表的蹲下子,將灑在地上的垃圾重新收了起來,旋即倒掉之後,轉進了廚房,開始準備午飯。他今年十八歲,七歲那一年,林棟的父母幫他跟沈家定下了娃娃親,當時也在城引起了不小的轟。畢竟當初的林家在城有著不小的影響,而那時的林棟,也算的上名副其實的富二代。直至林棟九歲那一年,林家突然遭變故,所有家產一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