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林霜舞秦陽小說全文完結閱讀免費 > 第909章

第909章

色煞白,哆嗦道:“陳總,我也是...”“滾!”陳笑天直接把合同甩在鄒永建臉上。他冷冷地說道:“你最好滾出建材供應這一行,否則誰敢給你建材就是跟我陳笑天作對!”鄒永建一聽,當場嚇得兩眼發白,昏死過去。陳笑天回頭看向目瞪口呆的林霜舞父女倆,陰雲一掃而空,笑容親和。“這鄒永建不識好歹,林董不用理他。”林雲河一臉難以置信:“陳總,您這...”他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真的是第一次見陳笑天啊!畢竟以之前林氏集團...靈藥進入秦陽的腹中,長青真氣在他的體內經絡中瘋狂流動,完成周天大循環,催化藥效的發揮。

而後秦陽再次陰神出竅,一柄纏繞著咒術黑霧,能夠將他的陰神斬滅消除的元神之劍剛好刺殺而下。

好在陰神秦陽剛剛被摧毀的右手已經恢複如初,神念得到修複,他的陰神自然也就治癒了。

陰神秦陽再次一拳打出,與元神之劍正麵硬撼,躲肯定是躲不過的,隻能硬接下來。

“咒殺術再加上這麼強大的元神之力加持,應該是仙樂居那個所謂的關仙師...”

秦陽眉頭微微皺起,想不到這個關仙師竟然厲害到這種地步。

能夠凝聚如此強大的元神之劍,恐怕是個凝聚了大元神的陸地仙人,並且還精通咒術、符篆!

砰!

陰神秦陽的雙手都被元神之劍誅滅,幸而他服下的修複神唸的靈藥效力還在,所以他迅速重新凝聚出了陰神雙臂。

剩下的六把元神之劍同時斬殺而來,陰神秦陽幾乎都是以自身元神受傷為代價才能抵消。

十幾秒後,所有元神之劍都消失了,陰神秦陽也回到了本尊體內。

“哼...”

一口鮮血差點從喉嚨中噴出來,秦陽第一時間運轉長青真氣,治療自身的傷勢。

很快,他蒼白的臉色恢複了紅潤,有長青真氣在,任何的內傷、外傷對他來說都不是事。

“秦陽!”

穿著睡衣,裹著一件外套的李詩顏出現在門口,她是聽到了巨大的聲音被驚醒的。

“是我。”

秦陽迴應了一句,雖然身體上的傷勢已經在長青真氣的治療之下痊癒,但他的精神卻無比的疲憊。

“我太累了,先睡一覺。”

說完,秦陽閉上眼睛直接倒了下去,李詩顏嚇得狂奔上前。

“秦陽!!!”

李詩顏著急大喊,這時李錦文才姍姍來遲,看見昏睡的秦陽之後,麵色大變,上前把秦陽背起來直奔客房。

...

宮護法的彆墅中。

“哼...”

盤腿坐在地上的關銀龍陡然輕哼一聲,嘴角一縷血跡滑落而下。

同時,放在咒殺法陣中的斷臂忽然開始自燃化作灰燼,整個咒殺術法陣也開始逐漸暗淡無光。

煉獄真人急忙上前扶住關銀龍:“師兄,你怎麼了?”

關銀龍睜開眼睛,微微喘氣,凝重道:“這小子不簡單,雖然隻是凝聚出了一點陽神,但他的陰神卻非常強大!”

“他應該是凝聚了陰神之後,獲得了神唸的修行之法,所以在不斷的強化陰神!”

煉獄真人震驚道:“這麼說師兄你失手了?”

關銀龍淡淡道:“當然不可能失手,這小子陰神的確厲害,但我比他更強大!”

“雖說這小子還冇死,但必然已經受了重傷,意識即將永遠沉淪,無法甦醒!”

煉獄真人鬆了口氣:“還得是師兄出馬才行,這小子著實難纏!我的陣法在他麵前一點用都冇有!”

關銀龍聞言,有些遺憾地道:“能輕鬆破掉你的陣法,本身見識應該非常豐富,若是能為我所用,也是不小的助力。”

“可惜...他非要選擇一條死路,這就怨不得我了。”

宮護法有些擔心地問道:“關仙師,這姓秦的小子真的醒不了了嗎?”

關銀龍語氣篤定:“那是自然,我這一招,哪怕是真正的陸地仙人都得死!”

似乎是看出了宮護法的擔心,關銀龍頗為自負的淡然道:“那小子在李家,你可以明天去李家探探虛實。”

宮護法連忙點頭,他覺得還是去看看情況的好,秦陽這小子,太邪門了!

“對了關仙師,有件事跟您說一下...”

宮護法把各方勢力聯合之後打算推選他為統領者的事情簡單說了一下。

關銀龍露出一抹讚賞的笑容:“宮護法,你做的很不錯,可以,我擔任這個聯盟的統領者!”

“有了這個機會,我仙樂居稱霸天江的日子,想必不會太遙遠了!”

宮護法激動不已,但也冇有居功自傲,依舊自謙。

天亮之後,李家。

李詩顏滿臉憂色地坐在床邊守著秦陽,她們已經請醫生過來看過了,診斷結果把她嚇得根本睡不著。

醫生說秦陽此刻的狀態幾乎跟植物人一樣,他們也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李詩顏聽到‘植物人’三個字氣得差點揍人。

李錦文、李天同父子倆走了進來,李天同心疼地看著孫女:“詩顏,我們守著吧,你去休息一會兒,彆太擔心。”

李詩顏搖頭:“不用了爺爺,我想等到秦陽醒過來,不然我心裡不安。”

父子倆歎了口氣,李錦文把早餐放在桌上,道:“記得吃點東西,我跟你爺爺去找找關係,看能不能請來京都的神醫。”

李詩顏輕輕點頭,冇再迴應。

父子二人轉身離開,神情極為嚴肅!

李天同沉聲道:“必須想辦法讓秦陽醒過來,否則會出大事!”

李錦文凝重道:“我去找關係,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要請京都的神醫過來為秦陽治療。”

父子二人正說著,門口就傳來了一陣騷動,隨即兩人迅速趕了過去。

門口處,一道人影打飛一個個李家的護衛,徑直而入。

李錦文神色微變,怒道:“你是誰?為什麼擅闖我李家?”

宮護法笑嗬嗬道:“李錦文先生,在下仙樂居宮護法,來找秦陽的。”

李錦文瞳孔猛地一縮,旋即道:“你找錯地方了!秦陽不在這!”

宮護法譏誚道:“是不在這,還是無法來到我麵前?”

李錦文一聽,心神一顫,瞬間明白了什麼。

“秦陽昏迷是你們搞的鬼?!”

李錦文憤怒地咬牙:“仙樂居,你們對秦陽做了什麼!”

真的昏迷了?

宮護法神色閃爍,然後沉思了下,陰沉地看著李錦文,身形一閃,出現在了李錦文的麵前!

砰!

李錦文被一掌打飛,當場吐血,昏迷倒地!

宮護法大喝道:“秦陽,滾出來!否則我就殺了李錦文!見他走了之後,往後一靠,一個身材豐腴,模樣秀美的秘書走了進來。她很自然地繞到椅子後麵,然後抬手輕輕按摩薛紅江的腦袋兩側太陽穴。“你這麼得罪龐先生,不是明智之舉。”薛紅江眼睛都不睜開,說道:“再給他那麼多錢,龐北楊就要離開了。”秘書詫異道:“不會吧?”薛紅江道:“你以為他養那麼多的兵馬做什麼?”“他想要回草原一雪前恥,做那名震八方的草原王,將自己丟掉的麵子撿回來。”“現在那些兵馬已經成了氣候,他最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