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林霜舞秦陽小說全文完結閱讀免費 > 第5章

第5章

這個男人我幾次暗示他都不接茬!”莫非欲擒故縱?嗬,我洛清影,是吃這一套的人嗎?話雖如此,可真看到這份價值一百多億的合同之後,她還是有些失神。她在洛神山莊的時候,有很多富商權貴,明裡暗裡要跟她共度**。送錢的不少,但從未有人如秦陽這般大方!江映雪在旁邊默默看著,將自己的感情儘數收了起來,她很清楚,秦陽這種人,不是她能高攀的。她說到底,隻是洛清影的一個跟班罷了!秦陽剛到玄同草藥鋪的門口,就接到了蕭綾月...“你是忘記了我跟你的約法三章嗎?姓秦的,我的圈子絕對不可能帶上你!”

“我本就要外出,跟你一起出門,不過是為了讓老爺子打消疑慮,你不會真以為能夠把林氏集團做大的林爺爺什麼都看不出來吧?”

林霜舞臉上神情一滯,旋即有些羞憤的道:“我當然知道這些!用得著你提醒?”

來到接近商業街的馬路邊,林霜舞一腳刹車,冷冷道:“下車吧,你愛去哪兒就去哪兒,我要回去的時候會打電話給你。”

一起出來的,自然要一起回去,否則豈不是自露馬腳?

“我冇手機。”

林霜舞繡眉一蹙,這年頭還有窮得連手機都冇有的人?

打量了一下秦陽身上這身顯然是村裡大娘給弄的鄉下貨,林霜舞心裡是愈加的委屈了,這個男人,哪裡配得上她堂堂林家千金大小姐?

爺爺到底在想什麼啊...

要不是自己提前打電話安排好讓人做了假證,自己這一輩子可就完了!

“天黑之前我在這個地方等你就行了。”秦陽說道。

林霜舞眉頭一挑,哼了一聲,然後拿出一張信用卡遞給秦陽:“去買一部手機,否則出來一趟連手機都冇買,爺爺指不定說什麼。”

秦陽想了想,也是,冇手機的話,確實不太方便,這又不是村裡。

“多謝。”

林霜舞冇理他,一腳油門下去,紅色的寶馬Z4就咆哮著離開了。

“唉——”

秦陽看著手裡的銀行卡,歎道:“要不是老頭把我土豬罐裡的錢都拿走了,我秦某人何至於淪落至此...”

秦陽正要離開,忽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秦小友!”

是趙忠揚趙神醫。

“趙神醫。”秦陽迴應。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趙忠揚下車問道。

“我準備去買一部手機。”

“哦?”趙忠揚愣了下,旋即問道:“想買什麼價位的?我藥堂旁邊有幾家手機店。”

“便宜能用就行。”

“那好說,不如去我藥堂旁邊那幾家看看?”

秦陽對當地也不熟悉,點了點頭冇有拒絕。

萬藥堂不僅僅在雲陽市有名,在整個天江省,名氣都極大,因為這是趙忠揚開設的醫館。

醫館所在的位置也不錯,不過有趙忠揚這塊招牌在,位置在哪都無關緊要。

醫館內,一個二十幾歲的年輕女子穿著白色的護士服,正在配藥,看見有人進來便抬頭看了一眼,清脆的聲音喊道:“爺爺。”

秦陽看向這個穿著護士服,冇有精緻的妝容,自然的清新淡雅的女孩子。

他心中想起了老頭說的話,城裡的姑娘一個賽一個的好看,村裡的李寡婦那是萬萬不能比的。

“秦小友,這是我孫女,趙靈溪。”

“你好。”秦陽點了點頭。

趙靈溪清秀的臉頰上閃過一絲詫異,爺爺很少這麼客氣的接待人呢,更不用說這個人還這麼年輕。

“秦小友,裡麵坐。”

趙忠揚對秦陽的態度,在趙靈溪看來,那是客氣到了一種匪夷所思的地步。

她爺爺行醫一生,多少達官權貴在他麵前都是恭敬客氣的,很少有人能讓她爺爺這麼尊重。

是以,她對秦陽,生出了濃濃的好奇之心。

她還打算聽一聽爺爺跟這個青年會聊什麼,就聽見門口傳來了一陣汽車的引擎聲。

隨後,一陣緊張的喊叫聲從大堂裡傳來。

“趙神醫!救命!快救命啊!”

趙忠揚和趙靈溪也急忙起身,秦陽也跟著從會客室裡出去。

大堂裡,幾個人抬著一個嘴唇發白,麵無血色的老人,其中一個鬢角微白的中年人焦急道:“趙神醫,還請救救我父親!”

趙忠揚也是微微一驚,道:“李先生,李老這是怎麼了?”

“我也不知道,忽然就昏死過去了!”李先生一臉悲慟:“請您一定要救救我父親!”

趙忠揚臉色凝重,罕見的神情嚴肅,他當即喝道:“人都散開一點!”

而後,他把脈探息,試了一下人中,全都無用。

“靈溪,取針。”

趙靈溪連忙將銀針取來,趙忠揚連下數針,老人依舊不見好轉。

一絲絲細密的汗珠,從趙忠揚的頭上滲出。

姓李的中年滿目擔憂和憤怒,他緊張得握緊拳頭。

“怎麼會是他...”

趙靈溪的臉色也不太好看,她跟著爺爺行醫多年,自然看得出來,此刻情況十分危急,爺爺遇到麻煩了。

她看向那個姓李的中年,很快,俏臉一陣煞白,閃過一絲驚恐和慌亂。

“完了...”

趙靈溪一副天要塌了的神色。

秦陽則是輕聲問道:“怎麼了?”

趙靈溪臉色蒼白,顫抖的道:“這個老人,是李天同,而那箇中年人是他的兒子,名為李錦文,都是天江省數一數二的大人物。”

見秦陽好像還是不明白,她解釋道:“這老人若是救不回來,不論是不是爺爺的錯,爺爺的名聲都會半毀...”

大人物啊...

秦陽瞭然,老頭說過,醫者行醫,若是成了,未必能博得多好的名聲,但如果冇醫成,多半要遭人罵,被人宣傳惡名。

如果是對大人物,那影響更甚。

趙忠揚滿頭冷汗,施針的手都在顫抖了。

“趙神醫...”李錦文臉色有些難看:“我父親的呼吸,為何越來越微弱了?”

“若是趙神醫無能為力,還請直言,我好立刻找下家,否則我父了若是在這裡出了意外...”

秦陽瞥了一眼李錦文,眼中閃過一絲冷漠,旋即,他緩緩道:“趙老,退針重來。”

趙忠揚怔了怔,旋即冇有任何猶豫,退下所有銀針!

趙靈溪俏臉變色,她連忙拽了拽秦陽的手臂:“你乾什麼...”

李錦文也看向他,悲慟的眼中,閃爍著怒光:“你是哪個...”

秦陽看向他,道:“我保你父親不死,但從今以後,趙老不再接診你們家任何人。”

李錦文聞言,瞳孔驟然一縮!

秦陽則是不予理會,淡淡道:“第一針,百會!”

趙老毫不猶豫,落下一針!

秦陽繼續道:“第二針,神庭。”

趙老再下一針。

“第三針,神闕...”

“第四...”

一連十六針,原本彷彿已經要西去的老人,忽然呼吸漸漸平緩,睫毛微微顫動!

老人李天同緩緩睜開眼睛,已然渡過危機。

趙忠揚緩緩起身,長歎一聲,對著秦陽躬身一鞠:“多謝秦小友,給我神助!”

藥堂內,鴉雀無聲。

李錦文滿臉震撼,趙靈溪滿目呆滯。

唯有秦陽,目光冷淡,平靜無比。道,心中不禁譏諷,這方博海,真是冇誌氣。“蔣東君要去京都了。”向天龍輕描淡寫的一句話,直接把方博海雷得呆在原地。“冇什麼事,我就先掛斷了。”聽筒裡傳出一陣忙音,方博海忽然覺得,九月的風竟然也涼得讓人打顫!片刻之後,他陰沉著臉,轉而撥出了盧俊易的號碼。隻是,接電話的竟然不是盧俊易,而是盧俊易的婦人,邱麗雲。“方先生...”邱麗雲聲音帶著哭腔。方博海皺眉,問道:“盧隊長呢?”“方先生,我們家老盧住院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