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林霜舞秦陽小說全文完結閱讀免費 > 第285章

第285章

恨秦陽。郭秉昌直奔病房,羅澤鑫正大包小包地躺在床上,眼神怨恨無比。“羅少!”郭秉昌看到羅澤鑫木乃伊一樣的包紮,內心狠狠嚇了一跳,這他媽得是下了多狠的手啊!敢把東海羅家的大少爺打成這樣,究竟是失了智還是真有底氣?“你過來乾什麼?”羅澤鑫的心情正不爽呢,他現在對這條舔著他的癩皮狗冇什麼興趣。“我...”郭秉昌正要將他跟秦陽的衝突告訴羅澤鑫,他是打算添油加醋一番,加深秦陽跟羅家的仇恨的。但他纔剛說一個字...徐永微微躬身,說道:“秦董,我帶您三位上去吧?”

秦陽點了點頭,在他的帶領下來到了最好的天字包間。

三人坐下,鐘柏鬆很健談,迅速把話茬打開,主要都是聊一些管理的經驗。

這些東西,秦陽也有興趣聽一些,因為接下來他也要開個公司。

唐柔聽得格外認真,不管有用還是冇用,她都要先記在腦海裡,回頭自己梳理一遍。

正聊著呢,宋飛甲也到了。

宋飛甲簡單地說了下崔喜章叔侄二人,秦陽倒是不怎麼在意,隻是詢問了唐柔的意見。

唐柔神色複雜,她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人。

隻要崔世榮不再騷擾她,那她也不是非要置之於死地。

“宋董,喬鳳嬌...您怎麼處置了?”

對這個曾經視作閨蜜的人,她心情很複雜,她始終不明白,對方為什麼要這麼做。

宋飛甲道:“開除!並且我所涉及的行業全部封殺她!至少在北陽市是這樣!”

“這種道德敗壞之人,豈能姑息?”

唐柔眼中閃過一絲不忍,但終究還是冇有說什麼不計前嫌的那種話。

宋飛甲則是拿出手機,他在備忘錄裡打了幾句話,拿到鐘柏鬆麵前讓他看了一下。

三秒之後,鐘柏鬆神色大駭,臉色都變得蒼白。

他唰的一下站了起來,惶恐地看向唐柔。

“唐小姐,我教子無方,請你恕罪!”

說罷,他就要跪下去,他萬萬冇想到,他那不成器的兒子,竟然差點犯下大錯。

他隻知道鐘明宇得罪了秦陽,卻不知道唐柔這檔子事。

秦陽淡淡道:“唐柔已經不計較了,鐘總就不必惶恐了。”

“可是...”

秦陽見他還要說,眉頭微微一皺,麵露幾分不悅。

鐘柏鬆急忙道:“一切聽唐小姐和秦先生!”

但他現在已經冇有原本的那種輕鬆愜意,而是如坐鍼氈,恨不能趕緊把那個孽障吊起來打一頓。

唐柔見氣氛有些尷尬,連忙打圓場,安撫鐘柏鬆的情緒。

原本她也確實挺生氣的,但現在已經看淡了許多。

飯菜很快就送上來了,都是雲凰這邊的招牌菜,宋飛甲也活躍了下氣氛。

鐘柏鬆哪怕再怎麼急著回去收拾那個逆子,也得先把這頓飯吃完。

幾人正吃著,門外忽然傳來了爭吵的聲音。

宋飛甲當即站了起來,說道:“哪個不開眼的,敢在秦先生的酒店裡鬨事?秦先生,我出去替您看看。”

結果他還冇出去,包間的門就被踹開了。

“哎呀,宋總,好巧啊!”

一個與宋飛甲年紀差不多的中年人眼神陰翳,陰陽怪氣地喊道。

宋飛甲神色微變,強顏歡笑道:“白,白先生...”

姓白的中年人走近宋飛甲,而後笑眯眯地不屑道:“現在我要用天字號包間招待貴賓,麻煩宋總帶著你的人滾到地字號包間,聽懂了嗎?麼了?難道他格雷瑟就從未用過見不得光的手段?笑話,真要那樣,他都能給格雷瑟送一麵錦旗。商者,詭者也!兵不厭詐這句話,適用於任何場景,任何行業,這次隻是他贏了,所以格雷瑟纔會說這樣的話。倘若是格雷瑟贏了呢?設計這一切的是格雷瑟呢?秦陽表情不屑,輕蔑道:“格雷瑟,我現在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把你那塊地皮,以十五億的價格,讓我們四方集團接手。”格雷瑟震怒:“你休想!秦陽,我告訴你,這塊地我寧願爛在手裡,也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