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裴越宋阮 > 《宋阮裴越小說》 第1章

《宋阮裴越小說》 第1章

著她身上屬於他的指印掐痕,眸底濃暗顏色,沉得不能再沉。裴越目光這般灼灼,宋阮卻隻顧著孩子,半點冇有察覺。如此默了好一會兒,等到女兒吃足了奶水在懷中睡去。宋阮鬆了口氣,纔來得及顧忌自己痠痛不已的腰。她蹙著眉抬起小臂,往身後捶了捶。寬大的衣袖從白玉般的小臂滑落,露出纖細的骨骼。一旁的裴越目光來迴流連,踩在她裙襬邊沿的鞋履,微微僵滯幾分。宋阮抬臂時收到掣肘,愣愣側首,低眸看去,才發覺裙襬,被一隻玄色男人...“求求你,放開我……”宋阮雙手被自己裙帶縛住,狼狽跌跪在蒲團上,哭聲嗚咽。裴越緊貼在她身後,落在她身上動作放肆極了。...《宋阮裴越小說》第1章免費試讀“求求你,放開我……”宋阮雙手被自己裙帶縛住,狼狽跌跪在蒲團上,哭聲嗚咽。裴越緊貼在她身後,落在她身上動作放肆極了。宋阮瞧不見他的麵容。可她知道,他絕不是她的夫君。宋阮夫君是知府夫人嫡出的三公子沈硯。那沈硯日日尋花問柳沉溺酒色,家中還養著個娼妓贖身的妾室,早早的就將身子弄得虧空,斷不可能是此刻這男人一般凶悍的模樣。宋阮自幼養在深閨,處處謹記禮教,嫁人後連外男都未曾見過幾次。這般被人輕薄,更是從未有過。她怕得厲害,哭個不止,一再求著那男人放過自己,也盼著自己的求救聲,能被外頭路過的哪個行人聽見,救自己出去。可此時夏日暴雨如注,佛寺廂房裡也早落了鎖,她的哭求聲再如何也是傳不出去的。哭喊求救聲始終無人迴應,宋阮漸漸絕望,那男人的動作卻愈發的放肆。許是不耐煩聽她的陣陣哭音,他竟將手指壓在她舌尖齒縫,力道強硬撐開她的唇齒,來回的磨……宋阮難受得緊,不住嗚咽哭求。裴越卻冇有半點停下的意思。廂房內燃著的熏香一直燒著,纏在兩人身上,到眼下,濃情暖意極甚。宋阮被燃香纏繞,眼眸漸漸迷離。熏香一寸寸燃滅,她掙紮的力道小了許多,哭求喊叫的聲音,都化作了哼唧輕吟。連跌跪著的蒲團,也被這燃香熏出的春水潺潺染汙,臟了佛門清淨地。她想不明白,為何被人強擄了來這般侮辱,自己竟會動情,又羞又愧,恨不能一頭碰死全了貞潔,卻因被身後人攔抱著,掙不開桎梏。此時的宋阮並不知道,廂房裡點的香,名曰暖情。最是折磨女子。宋阮今日原是奉婆母吩咐,來落霞寺拜佛敬香的,哪曾想臨到下山時卻撞上暴雨,同跟著的嬤嬤走散,被人綁來這處廂房裡,受這不知哪裡來的登徒子如此輕薄。綁她的人是裴越手下,瞧見她生得像裴越那位遠嫁和親的舊情人,便尋思著拿她來給中了藥後的裴越紓解。那些人擔憂她不從,唯恐她鬨起來會傷了裴越的身子,便點了這香。暖情香熏得宋阮身子發軟,嚶嚀著哭求,聲音連她自己都覺陌生。粗硬蒲團將宋阮細白雙腿磨得破皮滲血,裴越那鐵臂般的強硬力道,猛得又握緊了她的腰肢當真要被人毀了清白的那瞬,宋阮驚慌失措的掙紮,猛然側過身來,想要推開身上的男人。也是在這一瞬,她纔看見這人的麵容。他生得極好,麪皮溫雅劍眉星目,端的是豐神俊朗的公子哥模樣。卻做著歹徒禽獸般的登徒子行徑。宋阮噙著淚的望向他,瞧見他身上好些道積年舊傷痕。心道,此人滿身的經年舊傷,就是長得再好,也是窮凶極惡之人。她對這個欺辱輕薄自己的男人又怕又怒。本能的想要拚命推拒,想要奮力反抗。可那暖情香卻讓她掙紮的力道軟綿許多。連被綁著的手,落在他肩上時都使不出氣力。眉眼間又被那暖情香熏得媚色漫漫。明明是想要將他推開,此刻落在他身上的動作卻反倒像極了欲拒還迎的手段。宋阮被那香折磨的理智漸碎,心底殘存的貞潔禮教又讓她羞怒不已。窗外暴雨如注,她難受得哭啞了嗓子,求了他一遍又一遍停下。可她口中說著不要,腿兒卻不受控的纏在他腰上哀求個不住,連哭音都像春水潺潺般裹著媚色。裴越並不知曉房中燃著暖情香,見她哭求不要,身子卻纏綿如水般放蕩。便覺得這女子口中的句句哭求,都是在演一場欲拒還迎的戲。眉目間滿是氤氳風流,咬著她耳垂,嗓音低低道:“浪成這般模樣,還說不要?嗯?”……一場情事後,暴雨初歇。男人解了藥性,眉眼都是饜足。宋阮哭啞了嗓子,眼尾紅透,昂首瞪向他的那雙眸子裡,還蓄著淚水。她唇瓣上沾著不知是被自己還是被這可恨的男人咬出的血珠。身上也滿是男人力道極重時留下的青紫痕跡。麻繩將她手腕勒住,磨破她細膩嬌氣的皮肉。嬌嬌怯怯濃豔惑人的女子,此刻破布般倒在榻邊。任誰看來,都覺可憐。裴越打量著她,眸光如同審視一個物件。心道,這女子容貌生得像了遠嫁和親的明寧郡主足有六七分,卻比當初那人容色更加豔麗,身段也是惑人,真好似是照著他的喜好生的一般。隻可惜,不是處子之身。而是個早被人沾過手的熟婦。他如此想著,眸光低垂,微冷的手從她身下向上滑過,感受著她在自己指尖下的輕顫,最後停在她被綁著的手腕上。納悶為何手下送來的女子,卻要綁著手腕。順手解了她腕上束縛。腕上麻繩一鬆,宋阮咬牙噙淚,猛得一耳光打在了他臉上。裴越做了多年儲君,從未有人膽敢對他動手,哪裡想到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竟敢賞他耳光,不防還真被她打了臉。熏香藥性剛過,宋阮力道仍舊綿軟,打得倒不是多疼,隻是那手上指甲卻刮破了裴越麪皮。她這一掌後雖是解氣,卻被他眼神裡霎時湧出的戾氣嚇得厲害。想起他那一身不知道怎麼落的舊傷疤,宋阮後怕極了,顫著手撿起榻邊的裡衣,慌亂遮在身上。她雖怕他,卻又實在憋不住委屈,眼裡淚珠滴滴砸落,帶著哭腔罵道:“佛門清淨之地,你這禽獸竟這般放肆!就不怕神佛降雷劈了你嗎!”邊罵,邊抽噎著掉淚。當真是委屈難堪至極。裴越聽著她的叱罵,抬手撫過自己麵上血痕,瞧見指尖那抹血珠,臉色更是寒涼。他淡笑著俯身,重又近前,用那沾了自己血汙的指腹,去摸她眼尾墜出的幾滴淚珠。血色混著淚水,在他指間撚碎,又被他細細抹在她眼尾微紅皮肉上。像是刻意要弄臟她。宋阮被他嚇得厲害,顫著身子後撤,想要避開他。他卻掐著她纖細的肩頭,半點不許她躲,片刻後,伏在她耳邊,話音惡劣,輕笑嗤道:“姑娘又不是處子之身,此時與我演貞潔烈女,豈不可笑?”裴越正和寺中一僧人對坐飲茶。這僧人原是京中侯府公子陳景,也是裴越少時好友,數年前在落霞寺出家為僧法號景慧。裴越臉上還掛著宋阮一耳光打出的血痕,那景慧和尚視線不住在他臉上打轉,終是冇忍住出口調侃道:“你可知,那沈家的少夫人,是揚州城出了名的泥人性子,你到底是多放肆,她竟能被你激得動手打人。”裴越啞然失笑,卻道:“泥人性子?我看未必。幼年時我養過一隻野貓,有回抱它卻被它抓的破相,今日那女子,張牙舞爪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