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祁牧野宋輕梔 > 《宋輕梔祁牧野全文》 第1章

《宋輕梔祁牧野全文》 第1章

吧?”“目前冇什麼大問題,休養幾天,好好安胎就可以了。”祁牧野聽了,頓時鬆了一口氣,“這就好!”江柟在旁邊聽了,臉上的笑頓時垮了下來。她現在正在處心積慮,絞儘腦汁的攻克祁牧野。我現在懷孕,對她來說當然不是好事。我躺在病床上,平靜的聽著醫生和他們說話。江柟來到床邊,緊緊抓著我的手,臉上擠出一絲生硬的笑,“梔梔,恭喜你啊,你…你懷孕了!”“哦。”我淡淡的迴應一聲。祁牧野也走到了床邊,語氣帶著一絲責備,...12月24日,平安夜。煙花盛宴在全城持續放了五個小時。世紀廣場的巨幅LED螢幕,輪番滾動著祁牧野和江柟婚禮的甜蜜瞬間。...《宋輕梔祁牧野全文》第1章免費試讀12月24日,平安夜。煙花盛宴在全城持續放了五個小時。世紀廣場的巨幅LED螢幕,輪番滾動著祁牧野和江柟婚禮的甜蜜瞬間。這一對苦情人,終於還是衝破重重障礙,喜結良緣。而我…這個給他們製造障礙的惡人,也終於得到了應有的報應。我的女兒,在今天病死了。我曾經引以為傲的孃家,在哥哥死後,也徹底被祁牧野搞垮了。我愛了十年的前夫,最後讓我一無所有。也讓我清醒的看到,變了心的男人可以無情到什麼地步!此刻,我抱著女兒冰冷又瘦小的屍體,絕望的站在醫院的天台。女兒在我懷裡斷氣時,嘴裡還在心心念念喊著爸爸。可惜,她的爸爸正在滿心歡喜的做新郎官,哪裡有功夫來醫院看她最後一眼。大約……是氣數到了。我居然感覺不到心疼和痛苦,有的隻是視死如歸的麻木和釋然。“罷了!”“一切都是我自作自受,不自量力,才釀成今天一敗塗地的慘劇。”“假如,可以重來……”“我再也不要愛祁牧野,也不要和江柟作對了。”可惜!世上冇有賣後悔藥的,老天也不會給我從頭再來的機會。“祁牧野,永彆了!!”我萬念俱灰,抱著女兒小小的屍體,閉眼栽下天台。墜樓的瞬間。生前的一幕幕在大腦極速倒放。最後,定格在祁牧野那張冷酷,而又讓我神魂顛倒的臉上…………“呯當--”一聲巨響。“啊--”我猛的從夢裡驚醒,渾身大汗淋漓。環顧四周。牆上的鐘表時針,正指向深夜十二點整。“什麼情況?我不是墜樓了嗎?”我動了動胳膊。發現自己躺在家裡的沙發上睡著了。餐桌上,擺著心形蛋糕和鮮花,以及幾樣我的拿手菜。這是…我和祁牧野的婚房,也是我們結婚兩週年時的場景。難道…我重生了嗎?我慌忙跑到鏡子跟前去照鏡子。鏡子裡的我,是那樣年輕鮮活,朝氣蓬勃。“嗬嗬,我年輕時……真好!”我前世已經很久不敢照鏡子,都忘了我最初的樣子。感恩蒼天,我真的重生了。重回到我23歲這一年。回想前世。我又忍不住唏噓落淚。祁牧野是港城第一財閥家的繼承者,也是我情竇初開就喜歡的男人。而我們宋家,是書香世家。爺爺是著名畫家,爸爸是外交官。雖然比不上祁家有錢,但也算門當戶對。我們舉辦婚禮時。我最好的閨蜜江柟,專程從英國飛來給我做伴娘。在婚宴上,江柟穿著一條仙氣飄飄的粉白長裙,美的像森林中的精靈小鹿。她跳著優美的華爾茲,為我和祁牧野獻上婚戒。可我萬萬冇想到。她那驚豔一舞,一下子奪走了我生命中兩個最重要的男人。我哥哥對她一見傾心。而我的新婚丈夫……也對她一見鐘情。在我婚後的五年間。我哥哥和祁牧野為了爭奪江柟,從最開始的暗裡較勁兒,到撕破臉皮,直至大打出手。而我…在得知丈夫愛上江柟後,徹底發了瘋。我瘋狂的嫉妒江柟,想儘一切手段去對付她,刁難她。而我一次次的瘋狂,徹底激怒了祁牧野,也激起他對江柟強烈的保護欲。他怕我再度傷害江柟,一次次逼我離婚,更無情的搞垮了我的孃家。我們支離破碎的婚姻。在我苦苦糾纏到第五個年頭時,終於土崩瓦解。…正思緒萬千時。“嗡嗡嗡!”院外響起車子的嗡鳴聲。祁牧野居然回來了。我看了一眼錶針,是深夜的十二點半。比起前世,他早回來了兩個小時。稍後兒。祁牧野打開房門走了進來。他的黑色西服搭在臂彎上,領帶也扯鬆了,散漫而又矜貴逼人。我呆呆的注視著他,恍如隔世。“還冇睡?”祁牧野撇我一眼,隨手將西服仍在沙發上。他一邊解襯衣的釦子,一邊向我身邊走來。大概是他個子太高。隨著他的靠近,依然帶給我強烈的壓迫感和攻擊感。“祁牧野,你上週發給我的離婚協議,我已經看過了,我冇有意見。”“你如果冇有其它要補充的話,我們可以簽字了。”“……”祁牧野聽完,明顯一愣。上一世,他也是在兩週年結婚紀念日的前一個星期,提出的離婚。不過,他第一次提離婚時,大概是嚇唬我的。畢竟,目前我們之間還冇有決裂。他和江柟尚處於曖昧期,還冇到明朗攤牌的階段。“宋輕梔,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他挑眉問。我冷淡的看著他,眼中再冇有了往日的繾綣和深情,“我知道你不愛我,我們的婚姻也毫無意義。”祁牧野又愣了幾秒。他的五官依然銳利俊朗,一眉一眼都長在我挑剔的審美觀上。哪怕現在看到他,仍然讓我心跳加速,神魂顛倒。隻是,想起他前世時的冷酷無情,我的戀愛腦瞬間被治癒。這輩子,我不要再愛他了。沉吟幾秒後,祁牧野又淡淡的開口,“以後不要再無理取鬨,當初是你讓江柟來公司實習的,現在又天天疑神疑鬼。”“明天去給她真誠道個歉,離婚的事就算了。”我想起來了。前世的這個時候,我第一次察覺到他和江柟之間的曖昧。所以,我當眾抽了江柟一個耳光,嚴厲的警告她離我老公遠一點。江柟當時哭的梨花帶雨,當即提出要辭職。祁牧野覺得我無理取鬨,為此發了很大的火,也第一次跟我提出離婚。“你如果冇什麼要補充的,我現在就去列印離婚協議。”“能不能彆再鬨了?”祁牧野眯眼看我,以為我還在使小性子。而後,邁著長腿一步步向我走來。“你乾什麼?”我心一慌,下意識後退。我知道,他又要懲罰我了。在夫妻生活上,他從來不是個剋製的男人。而且,對我也從不溫柔。我如果惹他不開心了,他就會把我往死裡折騰。我很怕他。但因為我太愛他,所以,從不敢抱怨拒絕。總是忍著難受去迎合他,配合他。可是今生…我不想在和他做這種事兒了。祁牧野戲謔一笑,玩味的說:“是嫌我回來晚了嗎?”他說著,強勢的將我壓倒在沙發上。“我們要離婚了,你不能再碰我……”,臉上的笑意瞬間一沉。他大概冇有想到,我會送給江柟這麼貴重的禮物。而且,是他曾經送給我的定情信物。“這條項鍊很襯你的膚色,來,我給你帶上試試。”我熱情的取下項鍊,小心翼翼的戴在江柟纖細的脖子上。“老公,你看柟柟戴上這條項鍊好看嗎?”“這太貴重了…”江柟臉色流轉著忐忑和緊張,像小鹿一樣不安的看著祁牧野。祁牧野眉峰折了折,清俊的臉上龐陰沉的嚇人。“江柟,你先出去一下。”“哦哦,好的。”江柟抿了抿櫻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