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魂書庫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心魂書庫 > 篇章蓋世狂徒新書 > 《篇章蓋世狂徒》 第16章

《篇章蓋世狂徒》 第16章

言。太極拳柔和沉綿,常年練習有助於爺爺恢複傷勢。這可是中海鍼灸大師陳素昂給的建議。豈容你信口雌黃?!”蕭北辰搖頭:“太極雖然是柔和的拳法,但練到深處,拳與氣合,難免牽動筋骨。若是一般的舊傷,也還好。可你爺爺受的並非尋常傷勢。”嘶!老頭倒吸了一口冷氣。自己負傷,這是絕密!除了幾個子孫和陳素昂大師之外,無人知曉。而眼前這青年,竟然一眼看穿。美女也吃驚不小,忍不住問了句:“那你說,我爺爺受的什麼傷?”蕭...推薦精彩《篇章蓋世狂徒》本文講述了蕭北辰陳國華的愛情故事,此書充滿了勵誌精神,給各位推薦內容節選:...《篇章蓋世狂徒》第16章免費試讀

蕭北辰一句話,讓慕河圖一家三口感到巨大的壓力。

慕河圖看著滿地的屍首,再看著負手而立的蕭北辰,全身衣服不由自主就濕透了。

咕嚕!

他嚥了口唾沫,走到蕭北辰身邊,堆出一副笑容:“蕭北辰,我可是慕紫嫣的二伯。你也得喊我一聲二伯呢。今天,我設下晚宴,本意也是為了幫忙化解你們和雷家的矛盾啊……”

他開始攀附親戚關係了。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慕河圖臉上。

“你算個什麼東西?也配讓我喊你一聲二伯?”

啪!

又一個巴掌,狠狠的抽在慕河圖臉上。

“幫忙化解矛盾?這麼不要臉的話你都說的出口?從頭到尾,你都在慕紫嫣麵前秀優越感,都在幫著外人壓製嘲諷慕紫嫣,何曾有半點化解之意?”

“你今日所做的,無非就是怕雷家的怒火牽連到你們身上,所以,你為了自保,不惜打著親情的名義設宴,幫著外人對付慕紫嫣。”

“今日若非我在,慕紫嫣會被你們欺淩成什麼樣子?她那麼好的一個女人,何辜?何錯?竟然要被自己的親人這樣的對待?”

“嗬嗬,親情,不過是你利用的工具罷了。這就是二伯?”

每說一句話,蕭北辰就一個巴掌抽在他臉上。

慕河圖被說的羞愧難當,臉色通紅。臉被打腫了,也不敢反駁半句。

嘭!

蕭北辰一腳把他踹到慕紫嫣腳下:“若非你是慕紫嫣的二叔,我不想讓她為難。你,已經是個死人了。”

“但,你欠我妻子一聲道歉。”

噗通!

慕河圖慌得一批,立刻在慕紫嫣身前跪了下去,聲淚俱下:“侄女,對不起!是二伯糊塗啊!這些年讓您受委屈了。”

“這些年來,我不顧一切的往上爬,被權勢金錢矇蔽了雙眼。現在蕭北辰把我打醒了。侄女,對不起!”

“為了表示歉意,我願意把我的半數家產送給你。就當是對你的點點補償。”

說著,慕河圖立刻哆嗦的拿出紙筆,寫下贈送半數家產的承諾,雙手奉上。

慕麗和慕華見狀,也都連忙衝上來,在慕紫嫣腳下跪了下去,大聲道歉。

慕紫嫣站在原地,怔怔的看著慕河圖一家。

回首過往,慕河圖一家對慕紫嫣的嘲諷,迫害,打壓……一幕幕閃現。

所有的委屈,都在這一刻得到釋放,化作淚水,模糊了雙眼。

許久,她伸出手,拿起那份合同。

慕河圖見狀大喜:“侄女,以後我們還是一家人。就像五年前那般,和和睦睦。可好?”

慕紫嫣含淚,搖頭,目光決絕。

“你今日示弱,道歉,討好。不過是因為懼怕蕭北辰而已。”

“親情,你想利用就利用,利用完了後悔,花錢就想買回來?!你把我慕紫嫣,當成什麼人了?”

“回到從前那般?不必了。”

話落,她抬起一雙纖纖玉手。

刺啦!

直接撕成了碎片。

化成紙屑,飄落在慕河圖頭頂。

“以後,你好自為之。”

留下一句話,慕紫嫣挽著慕天豪的手,帶著蘇曼走出了宴會廳。

……

宴會廳裡。

慕河圖呆呆的跪在地上,身體都有點發軟,嘴裡還說著“對不起”之類的話。

慕華道:“爸,他們已經走了。”

慕河圖這才站起身,凝視著大門方向:“真冇想到啊,我們一直嘲諷蔑視的蕭北辰,竟然有這麼強大的能量。終究是我們看走眼了。”

慕麗滿臉不甘:“爸,慕紫嫣蕭北辰這倆人太過分了。你好歹也是她二伯,願意拿出半幅家產來緩和矛盾。竟然被拒絕。他們眼裡對長輩冇有半點尊重。”

慕河圖緩過神,眼神裡閃過一抹陰笑:“我承認,蕭北辰的確很厲害。但慕紫嫣以為靠著蕭北辰就能肆意妄為?終究……還是太天真了。”

慕華大喜:“爸,你想到對付蕭北辰的辦法了?”

慕河圖搖頭:“我自然冇辦法,但蕭北辰三天後要去雷家,那就必死無疑了。他根本不知道雷家有多麼可怕!”

慕華越聽越來勁:“連羅風都被乾下去了,蕭北辰手握劉長風這張王牌。雷家……能行嗎?”

慕河圖歎道:“兒子,你還是太無知了。普通人都以為,權勢是這個世界的巔峰。但我知道,真正的世界並非如此。”

慕華很詫異:“這個世界,不就是講究權勢,財富和地位麼?”

慕河圖搖頭:“這隻是普通人的眼界所能看到的巔峰。在權勢財富之上,還有一種更可怕的人。他們擁有掌握他人生死的力量。”

慕華:“掌握他人生死?!有這樣的人?”

慕河圖目光一冷:“他們超越了常人**的極限,能硬抗子彈,刀槍不入,殺人於十步之外。人稱——武道宗師。”

慕華倒吸了一口冷氣:“世上真有這樣的人?”

慕河圖道:“平江行省的華雲峰將軍,就是一位武道宗師。當年主導平江行省的定國之戰,敗儘敵寇,橫絕平江。”

慕華驚的渾身發抖:“什麼?華雲峰就是一位武道宗師?!難怪華雲峰在平江行省有這麼超凡的地位。”

慕河圖點點頭:“而雷家背後,也有一位武道宗師。宗師一出,八方臣服。豈是區區劉長風能抗衡的?”

慕華驚喜交加:“這麼說,隻要蕭北辰去了雷家,豈不是死定了?”

慕河圖惡狠狠的道:“必死無疑!”

“蕭北辰啊蕭北辰,你終究還是太年輕了……”

……

話說蕭北辰看到慕河圖一家給慕紫嫣下跪並且交出半數家產的時候,就轉身悄然離開了慕家。

接下來,是慕紫嫣的家事。

蕭北辰不想過多乾涉。

但蕭北辰已經把選擇權,已經交給了慕紫嫣。

走出慕家大門,蕭北辰麵色多了幾分凝重,微微歎息。

“終究,還是陷進女人裡啊。師父,爸媽,你們知道我一心要重建龍山蕭氏的,何必給我安排一個未婚妻呢。畢竟,曾經已經失敗過一次了。”

蕭北辰一邊順著小區山路前行,一邊無奈苦笑。

風,越來越大。

二月的風,冰涼刺骨,吹拂在臉上猶如刀割一般。

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錦繡一號門外。

這裡大樹遮天,風景秀麗。加上位於山頂的位置,可眺望整個江北的城市繁華。

旁邊的涼亭之中,一個七旬老爺爺帶著一個年輕窈窕的美女在打太極拳。

老人精氣神飽滿,有大家之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且手法沉穩厚重,舉重若輕,頗有功夫。

蕭北辰停下腳步,觀賞了片刻,隨後歎息一聲。

“可惜了。”

隨即,蕭北辰轉身離開。

就這時候,一個女人不悅的聲音響起:“站住。”

蕭北辰回頭,看到那年輕美女在叫自己,不由一愣:“有事?”

美女身高一米七,穿著瑜伽服,襯托出魔鬼般的身材,紮著馬尾辮,更顯幾分年輕乾練。就是有點兒盛氣淩人的味道。

“你方纔歎息搖頭,還說可惜了。你這是覺得我爺爺打的太極不好?”

“玉清,不得無禮。”老爺爺收手,上前嗬斥。隨後衝蕭北辰笑道:“我這孫女被我慣壞了,還請小兄弟不要介意。”

“不過,我看小兄弟話裡有話,不妨直說。”

看這老頭很有禮貌,蕭北辰倒是對他印象不錯,提了一嘴:“你舊傷未愈,需要靜養,打太極會加重你的傷勢!”

女子越發不悅:“一派胡言。太極拳柔和沉綿,常年練習有助於爺爺恢複傷勢。這可是中海鍼灸大師陳素昂給的建議。豈容你信口雌黃?!”

蕭北辰搖頭:“太極雖然是柔和的拳法,但練到深處,拳與氣合,難免牽動筋骨。若是一般的舊傷,也還好。可你爺爺受的並非尋常傷勢。”

嘶!

老頭倒吸了一口冷氣。

自己負傷,這是絕密!

除了幾個子孫和陳素昂大師之外,無人知曉。

而眼前這青年,竟然一眼看穿。

美女也吃驚不小,忍不住問了句:“那你說,我爺爺受的什麼傷?”

蕭北辰淡然:“老爺子外表看著正常,但內裡卻在枯竭。雖然服用了各種壯體的藥物,卻並不治本。這是……被武道宗師的內勁所傷。而且,已有二十年之久。”

唰!

老頭渾身大震!

多少江北的名醫泰鬥都診斷不出來的病因,這青年站在數米之外就一眼看透。

老頭看蕭北辰的眼神都變得不一樣了,立刻上前熱情的握住蕭北辰的手。

“小兄弟,高人啊……”

“老朽姓周,名雲波。這是我的孫女周玉清……方纔失禮,請先生海涵。”

“小兄弟,請坐!”

蕭北辰聽聞這老爺子就是江北唯一的將星周雲波,眼神裡不由多了幾分敬意,便跟著入座涼亭石桌。

周雲波立刻讓周玉清泡茶,態度十分熱情。

蕭北辰抿了口茶,問道:“你怎麼會招惹上武道宗師?”

不等老頭回答,周玉清搶先開口:“我爺爺出生行伍,二十年前參加一場中海邊境保衛戰,被一位東海的武道宗師重創。之後爺爺飽受其苦,遍訪名醫都冇用。”

“若非陳素昂大師為爺爺續命,爺爺隻怕早就歸西了。可陳素昂大師也說了,爺爺命不久矣……”

說到最後,美女咬牙,美眸濕潤。

蕭北辰眉頭一皺,目光裡有寒芒閃爍。

東海國,圖騰櫻花。在大夏定國之前,大肆入侵大夏,屠戮無數人,戕害大夏不知道多少同胞。更是在金陵犯下滔天大罪,屠戮三十萬同胞……

東海,罪惡滔天,人神共憤。

許久,蕭北辰才平複心神,道:“周老是行伍將門,為國受傷,可敬可配。既然如此,我為你醫治便是了。”

唰!

周玉清大驚,明顯不置信:“你,真的能治好我爺爺?”

周家二十年來,請了多少名醫都冇辦法,甚至他們連病因都診斷不出來。連名滿中海的醫界泰鬥陳素昂都冇辦法。

這青年開口就說能治?

蕭北辰點頭:“小事一樁。”

周雲波激動不已:“先生,你需要什麼藥材,器械,請儘管開口,我立刻讓人準備……”

“不必麻煩。藥材,就地取之便是。”蕭北辰淡淡開口。

周雲波兩人四處張望。

周玉清苦笑:“先生莫要說笑了,可這哪裡有藥材?”

蕭北辰仰起頭,看著黃昏草木上的霜露,喃喃道:“寒霜冰露,本乃日月精華,是最好的滋補,以我為爐,即可成藥。”

話落,他抬手在旁邊的百年榕樹樹乾上,輕輕拍了一掌。

嘩啦!

三百年的巨大榕樹,彷彿被高速卡車撞擊了似的,猛地劇烈搖晃起來。

樹梢無數霜露,如密雨墜落。

而蕭北辰輕抬右手。

三千霜露,隻取一滴。

雙手一揉,霜露竟然成了一滴軟綿綿的藥丸。

“這是我用冰霜露為引淬鍊的藥,有固本培元之效。你服用之後,可延壽十年。若再服兩顆,即可痊癒。”蕭北辰把藥丸塞到周雲波手上,轉身而去。

周雲波被這一幕給徹底驚呆,接過藥丸的手都有點發抖:“敢問先生大名?”

“蕭北辰!”

人已經走遠了,聲音卻在涼亭之中盪漾不絕。

周雲波爺孫女倆,呆若木雞。

許久,周玉清才緩過神來,呆呆的看著周雲波手中的藥丸:“爺爺,這藥丸當真能治你的病?要不拿回去找陳素昂大師檢測一番吧。免得……”

話冇說完——

嘩啦!

涼亭之外,那棵被蕭北辰拍過的三百年大榕樹,忽然迅速枯萎。

蔥蔥鬱鬱的榕樹,頃刻間變得枯黃萎靡,滿枝儘是枯葉。

周玉清都被嚇得連連後退:“這……怎麼會這樣啊?”

嘶!

周雲波倒吸了一口冷氣,神色驚悚:“這位小兄弟,取了這大榕樹三百年的生命精華,淬鍊成藥。真乃神人啊!”

話落,周雲波一口把藥丸吃了下去。

周玉清大驚:“爺爺,你怎麼就直接吃了。萬一對方有惡意……這些年來,你身居高位,想害你的人可不少呢。”

周雲波卻搖頭歎息:“如果他想害我,我剛剛就死了。”

周玉清不信邪:“他有你說的這麼厲害麼?”

周雲波道:“他是武者,而且不是一般的武者。”

周玉清:“黃階?玄階?”

周雲波搖頭。

周玉清:“那就是內勁……最多不過化境!”

周雲波再次搖頭。

周玉清終於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難道是傳說中的武道宗師?”

周雲波這才點頭:“方纔這青年,掌撼大樹,攝取大樹三百年精華淬鍊成藥。至少也是武道宗師啊!”

“什麼?他是武道宗師?那不是和平海華雲峰將軍一樣的絕世人物?”周玉清花容失色。

平海華雲峰!

在平海行省,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周雲波嚴肅點頭:“華雲峰將軍是在五十歲的時候,才勘破武道宗師之境。而此人,才二十出頭,就已破武道宗師。未來前程不可限量!”

“放眼整箇中海,能和他掰手腕的。不過一手之數。中海,來了這麼一位神人,要變天了。我們周家,若能和他結一份善緣,那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周玉清神色驚悚,良久說不出話來。

啪!

周雲波猛地拍了把周玉清的肩膀:“去打聽一下蕭先生在哪裡落腳,我要備上厚禮,親自登門道謝。”

周玉清不可思議的看著周雲波。

周雲波將軍親自登門拜訪。

放眼整箇中海,也冇幾個人有這樣的待遇啊。

要是讓人知道的話,還不得炸天了?

熱門小說《蓋世狂徒》試讀結束,閱讀全文向上看以後我們還是一家人。就像五年前那般,和和睦睦。可好?”慕紫嫣含淚,搖頭,目光決絕。“你今日示弱,道歉,討好。不過是因為懼怕蕭北辰而已。”“親情,你想利用就利用,利用完了後悔,花錢就想買回來?!你把我慕紫嫣,當成什麼人了?”“回到從前那般?不必了。”話落,她抬起一雙纖纖玉手。刺啦!直接撕成了碎片。化成紙屑,飄落在慕河圖頭頂。“以後,你好自為之。”留下一句話,慕紫嫣挽著慕天豪的手,帶著蘇曼走出了宴會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